立委曾推「跟蹤騷擾防制法」 因認定、執行困難遲遲未過

女大生遇害震驚各界,其實兩年前也有立委推動「跟蹤騷擾防制法」立法,但後來被擱置,遲遲沒過。內政部十月中則提出新版「糾纏犯罪防制法」草案,不過婦女團體認為新草案限制重重,反而讓警察無法及時介入。

近日馬來西亞女大生命案震驚各界,面對愛慕者、恐怖情人跟蹤騷擾,經常淪為重大犯罪的前兆,2017年也曾發生世新男大生跟蹤騷擾、砍殺學妹,引發朝野立委2018年,積極推動「跟蹤騷擾防治法」立法,不過至今仍躺在立法院。

國民黨立委陳玉珍指出:「國家的公權力要介入到私人之間的哪個階段,這個也有點疑慮,在什麼的程度下,可以算是跟蹤騷擾。」民進黨立委羅美玲也表示:「這個好像你私人的事情,我們就不介入,我覺得這說法有一點問題,被跟蹤者不舒服的狀態我覺得警政單位還是要介入,到目前為止我們還是沒有看到(內政部)草案的出現。」

過去警政署認為,「跟騷法」與性騷三法有競合,加上基層人力不足,執行上有困難,希望暫緩立法,但立委批評,跟騷法有急迫性,內政部長徐國勇5月曾允諾半年內提案。
 
10月13日,內政部提出新版「糾纏犯罪防制法」草案,將糾纏犯罪定義更嚴謹,行為人需經性騷擾防治法、性別平等教育法以及性別工作平等法,依法調查成立性騷擾行為,並且經裁罰、懲戒後,一年內持續對同一特定對象騷擾再犯,才可開罰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30萬元罰金。

現代婦女基金會研發部主任王秋嵐針對「糾纏犯罪防制法」草案,提出質疑:「就把範圍縮得非常非常小,因為是女性,所以是性騷擾案子比較多,就可以把跟蹤騷擾劃上等號,我們覺得非常有疑慮。(性騷擾成立)需要調查時間,可能要兩個月到三個月。」

婦女團體批評,跟蹤騷擾不該只限縮在構成性騷擾行為,也不滿新草案拿掉警方「 警告命令制度」的權力,讓警察機關無法提早及時制止。目前內政部糾纏犯罪法草案還在行政院審查中,通過後才會送交立法院審議。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