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對派納瓦尼疑遭下毒 俄政治毒殺屢見不鮮

俄羅斯反對派領袖「納瓦尼」疑似遭人投毒,目前還在德國醫院和死神拔河。經過血液樣本檢測,德國證實納瓦尼中的毒,就是神經毒劑「諾維喬克」。以投毒方式追殺政敵,在俄國並不罕見,蒲亭政府也多次被指控,批准跨海追殺令;但面對國際連番譴責,俄國一概否認。

短時間很難再看到俄羅斯反對派納瓦尼,充滿活力地站在示威的第一線。長期被俄羅斯當局視為眼中釘的他,8月20日在西伯利亞托木斯克機場的咖啡廳,疑似被人在茶中下毒陷入昏迷,目前在德國柏林救治。德國證實,納瓦尼血液樣本檢測出神經毒劑諾維喬克,儘管納瓦尼中毒方式神秘,但在俄羅斯並不特別。

在蘇聯時期用來整肅政敵的毒殺方式,於蒲亭接棒葉爾欽上台後死灰復燃。從2000年來,俄國政治人物、記者和間諜頻頻傳出被投毒;其中最知名的,就屬2004年的調查記者「波利特科夫斯卡亞」。

俄羅斯已故記者波利特科夫斯卡亞曾說:「醫生證實我確實遭人下毒,他們不太清楚如何下手,毒劑被放入我在機上喝的茶。」

身為蒲亭的批評者,波利特科夫斯卡亞逃過毒劑攻擊,兩年後卻在莫斯科自家外,遭槍手暗殺身亡。立場親美的烏克蘭前總統尤申科,則在2004年選戰期間,戴奧辛中毒後毀容。

還有越來越多海外的俄羅斯反對勢力被鎖定,2006年,已經歸化為英國籍的蘇聯前情報員李維寧科,在倫敦被以放射性物質「釙-210」攻擊身亡,他的遺孀十年後還在尋找答案。

李維寧科遺孀瑪琳娜表示,「(法官認為)構成以下事實,蒲亭以及當時俄羅斯聯邦安全局局長帕特魯舍夫,兩人親自批准暗殺。」

2018年,又有特務攜帶蘇聯時期研發的神經毒劑「諾維喬克」來到英國,這次目標是前俄羅斯雙面間諜「斯克里帕爾」。

法蘭西24記者說:「2018年3月斯克里帕爾和女兒尤莉亞,被發現在索爾茲伯里的一個長凳上失去意識,他們暴露在強烈的神經毒劑下。」

英國發現,俄羅斯特務將諾維喬克塗抹在斯克里帕爾住家門把上,雖然父女倆逃過一劫,但有一名女子被毒劑波及身亡。英國點名,執行暗殺任務的是兩名俄國軍官,也認為主使者就是克里姆林宮,英國和盟國驅逐共驅逐上百名俄國外交官。

對這些指控俄羅斯一概否認,但投毒需要科學知識,又得經過策畫;異議人士指出為了維持政權,只要能讓反對派禁聲,距離似乎不是問題。
 
1599441513x.jpg
在蘇聯時期用來整肅政敵的毒殺方式,於蒲亭接棒葉爾欽上台後死灰復燃。從2000年來,俄國政治人物、記者和間諜頻頻傳出被投毒。(圖/美聯社)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