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男性育嬰常遭歧視排擠 僅6%請過育嬰假

超高齡社會日本,為了刺激生育,男女都可以享有一年的減薪育嬰假,第一胎新手爸爸還可以分開來請兩次,不過工作優先第一,再加上男女傳統角色的刻板印象,去年男性申請育嬰只有6%,而且七成的人請假都沒超過兩個禮拜。

東京的年輕爸爸小川,去年五月迎接兒子出生時,只請了四天育嬰假,但他隨後決定行使新手爸爸第一胎才享有的權利,再請第二次育嬰假,這次休足半年,餵飯換尿布親力親為,充分感受為人父的喜悅與責任。
 
小川表示:「過去我去工作整天之後回家,只能照顧兒子很短的時間,感覺好像什麼都做不了,但二次育嬰假讓我獲得真正的育兒經驗,我常感覺很有生氣,很開心,感覺原來自己真的成為父親。」

不過小川的案例並非常態,東京一家小型建築事務所的建築師平賀大吾,家有五歲兒子跟三歲女兒,卻只有假日才能享受親子時光.平賀大吾說:「小公司每位員工都有具體職責,我不在的時候很難找到替代者,因此育嬰假並不是個簡單的決定。」

為挽救人口負成長的超高齡社會的趨勢,日本的育嬰制度比一些歐洲國家還慷慨,父母雙方都可以用留職減薪的方式申請一年育嬰假.但對男性而言看得到吃不到,因為傳統職場文化把工作放在家庭之上,多數人成長過程中,爸爸總是忙著加班工作.儘管時代在改變,請育嬰假還是被視為不負責任,為同事添麻煩,回到公司甚至可能遭受排擠。
 
官方統計2018到19財政年度中,申請育嬰假的職場女性高達82%,男性只有6%,還不到官方目標的一半,而且其中超過七成請假天數都不敢超過兩個禮拜.鼓吹男性光明正大休假育嬰的民間團體認為,應該修法增加育嬰假的強制力,就像先前政府為防止過勞死,推動的勞動法修正案一樣,祭出罰則,才能見效。

非營利組織日本父親理事塚越學認為:「目前我們只是促進並獎勵支持者,但我們可能還需要懲罰那些不參與的人,否則那些不插手照顧養育子女的父親有七成永遠不會改變他們的態度。」

高人氣的日本環境大臣小泉進次郎,今年首開內閣大臣先例,在第一個寶寶出生後,以個人休假跟遠距視訊工作,彈性請假兩個禮拜,分擔女主播妻子瀧川雅美的育兒壓力,希望帶動社會接受男性育嬰假的風氣。雖然強調不會荒廢政務,但還是惹來爭議批評,讓他感嘆日本社會太守舊古板。統計顯示,如果企業文化允許,三成男性會願意休假育嬰,厚生勞動省準備從公務員推動男性休育嬰長假,也跟非營利組織合作,積極改變社會觀念,營造更人性的育兒環境。


 

九合一選戰解析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