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一廠一號機除役階段 核廢處置場址難尋

國內使用核電超過四十年,核一廠一號機運轉執照去年底已經到期,進入除役階段,不過至今高低放射性核廢料都還沒有找到最終處置場址,後續包括核電廠除役以及核廢料的處理經費,來自「核能發電後端營運基金」,台電表示,費用可能從原先預估的3300多億、增加至4700多億元,提高超過四成。

幾乎所有高低放射性核廢料目前都放在核電廠內,除了蘭嶼貯存場,累積存放9萬7千多桶低放射性,只是才十年就發現廢棄桶劣化、鏽蝕嚴重,後來檢整重裝,又增加2千6百多桶,蘭嶼經驗暴露過去處理技術不佳,原能會強調,隨著技術進步,類似問題應不至於再發生。

原能會物料管理局副局長陳文泉說:「要求它(台電)用比較好的三層式的容器 ,這是一個鍍鋅的鋼桶,耐用性就是會比較強,我們相信應該是不會再發生類似這樣的情況。」

蘭嶼核廢料貯存出狀況,說是暫存但放37年仍無法遷出,中央雖已明確宣示非核家園立場,但尚未對核廢料處理提出有效解方,總統蔡英文說地方政府扮演重要角色,而台電目前確實受制於地方政府。

台電發言人徐造華說:「核廢料的處理,不管你喜不喜歡核能,都是需要去面對的。」

核一廠一號機已經進入除役,用過燃料棒卻無法退出爐心,因為新北市府以有安全疑慮,不核發、作為中繼的乾式貯存設施的水保完工證明,因此無法啟用。而低放射性選址進度延宕,台電遭原能會重罰千萬元,但法院採信台電說法,是卡在地方政府不舉行公投,撤銷處分。關關難過關關卡,台電改推不必公投的「集中式貯存」,卻讓成本大增,核能發電後端營運基金必須從3300多億、追加四成、至4700多億。

徐造華表示,「所以目前來講,我們是朝用年金的方式來規劃,我們希望是說透過每年提撥固定的金額,讓整個核後端基金的數能夠達到要求。」

基金按核能發電量提列,但隨著核電機組陸續除役,經費勢必縮減,台電保證會另覓財源。綠色公民行動聯盟指出,當初預估三座核電廠除役需675億元,後來新資料顯示,光一座就要花1400億元。

綠色公民行動聯盟秘書長崔愫欣說:「大家擔心目前核電的除役跟核廢的成本是被嚴重低估的,我們覺得有可能還會再上漲,有可能會上漲到兩倍到六千多(億)左右也不一定,所以其實應該及早去想未來如何,要從哪裡再提撥這樣子的經費來去彌補。」

低放射性最終處置場址設置條例,已公佈實施滿13年,候選場址仍無法選出,高放射性的選址尚未立法,踏不出第一步。國民黨執政一路推動核電,改由民進黨執政宣佈終結核電,數十年來,兩黨皆未真正在核廢料處理上,有關鍵進展,核電除役已揭開序幕,但非核家園不等於非核廢家園,棘手問題亟待解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