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首度解散同運團體 同運人士憂打壓 | 公視新聞網 PNN

中國首度解散同運團體 同運人士憂打壓

台灣的同婚專法今天面臨關鍵表決,其實,今天也是「國際不再恐同日」。相較於台灣已經可以公開討論同志,在中國卻是在近幾年嚴格管控網路論壇,今年更首度解散了兩個同運團體,讓遭到打壓的同運人士和同志族群很擔心。

猛男大跳艷舞,北京這間同志酒吧,五月的一個夜晚,低調地舉辦名為「彩虹驕傲」的活動。

在中國的同志議題就像這樣,門關起來,一切好說;但圈內能夠在舞台上拋頭露面的,畢竟很少,更多人都是在舞池裡摸黑探索的一群,所幸因為網路的匿名特性,不少深櫃裡的同志找到了認同感。像是受訪時不便露臉,化名為Rush的女同志,發現自己的性取向時,就是靠著網路,才認識到自己不一樣又怎樣的性取向。

中國女同志 Rush說:「在那個時間段的話,多半就是說那個網路的社群,幾乎就是關於了解LGBT,我當時唯一的途徑,也是信息最主要的來源和繼續努力生活下去的動力。」

但最近Rush的生存動力,出現了變化,她發現自己常上的論壇,有些已停止更新,最慘的是再也連不上。事實上,從去年開始,微博就大肆清理同志內容、淘寶也下架彩虹旗或彩虹符號的商品、影音網站上的「耽美」、「同性愛」的題材也被禁止或下架。

為何風聲鶴唳?國際特赦組織中國分會的一名研究員認為,中國當局擔心同志社群有短時間動員的力量,是對「維穩」的潛在威脅。網路言論被打壓,讓一些同運人士擔心,會失去和社會對話,爭取性別平權的討論空間也將被壓縮。

北京同志中心媒體部門主管 段帥表示,「所以我覺得恐懼還是有,我們也是再不斷地想,看去找一個什麼樣的策略然後盡量去減少對抗,盡量去不要碰觸太敏感的議題,但是同時又可以去幫到社群,解決社群的他們的生存需求。」

不只在線上動作頻頻,當局的管控也延伸到了線下。廣州今年有兩個同志團體被政府列為非法組織強制解散。首度出現這種案例,讓很多性別NGO團體,擔心遇上一樣的狀況,試圖登記立案,可是一旦被體制認可,又很難公開倡議性別議題,妥協的辦法,是在檯面上以「推廣公衛」名義尋求生存。種種對同志社群的控制,國際特赦組織認為,短時間內還不會鬆手。


 

相關新聞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