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人雞排妹主持尾牙 控遭老闆、翁立友性騷擾

藝人雞排妹鄭家純,最近在臉書上發文,表示主持尾牙時遭到公司老闆和在場的男歌手翁立友性騷擾,因而被外界拿放大鏡,檢視和評論她過去的各種經歷;學者表示,雞排妹目前正在經歷一般受害者會遇到的最大難關,也因此面對性騷擾,被害者往往不容易勇敢。

藝人雞排妹鄭家純在網路上指控,在主持尾牙活動的時候,遭到公司老闆和歌手翁立友性騷擾。雞排妹表示,公司老闆在喝了酒之後,說出許多不禮貌的言論。

包括「妳單身喔,雖然我結婚了,但我可以為了妳離婚喔。」、「加碼數字隨便妳喊,因為妳是未來老闆娘。」、「我們還沒約會就喊這個數字,也太貴了吧!」

除了話語上的性騷擾之外,雞排妹也表示,公司老闆讓員工起鬨要「親一下」,甚至在抽獎的時候,故意摸她的手拿出中獎號碼。不過在法律上,性騷擾該如何界定?

婦女新知基金會董事長莊喬汝指出:「他的處境,一個成年合理成熟的客觀第三人,站在他的位子上都會感受到不舒服,那在這樣的情況下面,如果我們認定他符合合理的被害人,那進一步就會來採信他的說法。」

同台演出的歌手翁立友,同樣被雞排妹指控吃豆腐。翁立友在原先沒有安排之下,要求雞排妹留在舞台上合唱廣島之戀,還把歌詞「不夠時間好好來恨你」,改成「想你」。舉起左手的時候,用左前臂摸過雞排妹的屁股,最後對她說,「我一定要為了妳開一間公司。」面對雞排妹的控訴,翁立友發表聲明,表示潔身自愛是自己的信念,支持雞排妹提出告訴。
 
翁立友說:「尤其是女性的權力,被欺負了,遭受汙辱了,們都會為她感到惋惜、疼惜,是非黑白應該是要由司法做公平正義的主持,雞排妹若感覺自己的權益受損,我們力挺她提出告訴,爭取她應有的權利。」

雙法說法不一,是故意或不小心,性騷擾該如何界定和舉證,學者指出,不論走行政申訴或司法調查,雞排妹目前正在經歷的,就是受害者會遇到的最大難關,也就是必須要接受眾人的檢視和評論,因此面對性騷擾,被害者往往是不容易勇敢的。

東吳大學健康暨諮商中心主任姚淑文強調:「一個性騷擾事件的發生,其實不是我們正在走程序當中,被調查裡面的難堪,而是當我們揭露這件事情的時候,大家會拿各種的放大鏡在檢視我們的過程,所以會不會影響,然後會不會造成後續今天我退縮了。」

性騷擾罪屬於告訴乃論,如果遭遇性騷擾,除了可以向縣市政府主管機關申訴,也可提刑事性騷擾告訴以及民事訴訟求償,對於翁立友的說法,雞排妹回應,她只是把當天發生的過程,照實說出來,對方想做什麼,不干她的事。

 

相關新聞

專題|全台敬老金大調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