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懲會今審管案 管中閔批政治迫害

台大校長管中閔在馬政府擔任公職期間匿名替壹週刊撰寫社論,獲得稿費,監察院認定違法兼職,公務員懲戒委員會今天下午開庭審理此案。管中閔親自出庭怒批,如果不是台大校長遴選事件,自己不會被迫站出來,過去一年間他遭受鋪天蓋地的政治迫害,當權者只找到社論稿費的收入,就將他羅織入罪。法官回應,會依證據做出審判。

台大校長管中閔走進台灣高等法院,親自出庭為自己辯護。2012年到2015年他擔任行政院政務委員、經建會、國發會主委期間,在壹週刊匿名撰寫社論,監察院認定他一年約獲得65萬元稿費、三年約190萬元是違法兼職,今年一月通過彈劾,並送公懲會審理,2日下午3點開準備程序庭。

被付懲戒人台大校長管中閔表示,「重點是我今天為什麼會被迫、必須要站在這裡,這就是來自過去一年鋪天蓋地、無所不用其極的政治追殺與政治迫害的結果。這些迫害者們去調查我20年的所得稅資料,逐筆檢視,然後要求所有單位都要詳細交代跟我的來往細節,經過這樣子,上窮碧落下黃泉地尋找,他們能找到的證據只有稿費收入而已。」

管中閔批評,從台大校長遴選事件至今一年多來自己遭受鋪天蓋地的抹黑,在法庭上將這份預先備好的聲明稿陳述給法官,多次提到「政治迫害」,最後引述美國人權運動者金恩博士的名言,表示希望自己是受政治迫害的最後一人。法官回應,會依證據做出審判。

被付懲戒人台大校長管中閔表示,「我一直用了一個成語『深文周納』,『深文周納』這四個字用在這裡太恰如其分了。『深文周納』就是不根據事實、巧妙援引苛刻法條入人於罪。」

管中閔引用出自於史記酷吏列傳的成語形容自身處境,壹週刊前社長裴偉則擔任證人出庭,證實管中閔擔任公職期間仍執筆社論,一篇可獲得25,000元,但在管中閔是台大學者時便邀約,稱監察院對外揭露的許多篇社論其實不是管中閔寫的。而合議庭這次以本案屬於「社會矚目重大」案件為由,主動開放民眾旁聽,創下公懲會首例,預計八月會再舉行言詞辯論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