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身護樹被告入侵住居 樹黨主席應訊 | 公視新聞網 PNN

肉身護樹被告入侵住居 樹黨主席應訊

正隆紙業主導開發的杭州南路都更案,基地上有棵百年老榕樹,預計被建商移植到自來水園區,但有地主和護樹人士,都希望老樹原地保留,樹黨主席潘翰疆上上禮拜用肉身護樹表達抗議,結果被控告強制罪和入侵住居罪,上午前往中正一分局應訊。

樹黨主席潘翰疆利用繩索,把自己固定在樹幹,抗議正隆紙業主導開發的杭州南路都更案,打算把基地上的百年老榕樹,斷根移植到自來水園區,結果用肉身護樹的潘翰疆遭被控告強制罪和入侵住居罪,上午前往中正一分局應訊。

潘翰疆說:「經由他圍在人行道的非法圍籬越過去爬到樹上,那到樹上以後一直到下樹,我們並沒有踩到它(正隆)的土地,我們只有踩到地主的土地,我已經被告三、四次了,每一次的入侵住居都是不起訴。」

杭州南路與濟南路口876坪的商二特都更基地上,老舊建物已全數拆除,剩下被修剪過後老榕樹,矗立在人行道邊緣,上午文化局委託的中華科大團隊,到這裡丈量老樹的占地面積和檢測土壤,團隊表示,如果老樹移植的動線和載具有完善規劃,移植後的存活率算高,不過護樹團體仍提出質疑。

護樹人士古文發說:「像樹那麼大,高有四層樓,寬的話至少有兩層樓,你怎麼做一個託運或是吊掛的工作,都還沒有完成你說就要斷根或是要移樹,這對我們樹保人員來講是不能接受的。」

律師王至德說:「他整個遷移計畫現實上面是不可能實施的,那如果不可能實施的話,當初的計畫是怎麼通過的?」

文化局回應,都更基地狹長,未來開挖地基,老榕樹難以保留,移植困難不代表老樹移不了,樹保計畫2012年就通過,當初是依照委員的意見通過,未來會請正隆做更細膩的移植模擬。對文化局指出提告人就是正隆,但正隆否認,也說不是委託營造的山發公司,至於未來都更案能否變更設計留下老樹?只回應「大家目標都是一致要保護老樹。」
 

相關新聞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