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克蘭審判首起戰爭罪 21歲俄軍遭控射殺平民恐終身監禁

(圖/美聯社)
俄羅斯自2月24日發動入侵戰爭將屆滿3個月,烏克蘭法院於當地時間13日,首次開庭審理一名涉犯「戰爭罪」的21歲俄羅斯軍人希希馬林,他遭控持步槍朝一名手無寸鐵的烏克蘭平民開槍,導致受害者當場遭擊斃。全案由烏克蘭國家安全局(SBU)調查,希希馬林最高將被判處終身監禁。

這起案件發生於2月28日,希希馬林遭控在烏克蘭東北部蘇米(Sumy)地區一座村落,先是挾持一部私人轎車,並在逃亡途中,持卡拉希尼柯夫(Kalashnikov)突擊步槍,朝一名手無寸鐵的62歲烏克蘭平民開槍。

開庭前,烏克蘭檢察總長辦公室發布聲明指出,21歲的希希馬林是一名戰車指揮官,隸屬莫斯科地區的坎捷米爾裝甲師(Kantemirovskaya tank division),在希希馬林所屬部隊遭烏軍鎖定追擊後,他夥同另4名俄軍挾持一台私人轎車,並對其開槍,隨後就駕駛該輛轎車朝蘇米地區逃亡。

聲明稱,當希希馬林一行人逃亡行經小鎮丘帕希夫卡(Chupakhivka),見到路旁一名沒有武裝的烏克蘭平民正騎著自行車,一邊講電話,希希馬林同夥隨即下令要求被告射殺這名平民,「以防他跟烏克蘭軍人回報目擊俄軍。」希希馬林聽從指示,朝車窗外的平民頭部以突擊步槍擊發數槍,受害者當場死亡。

作為首起以戰爭罪起訴的「希希馬林案」,被烏克蘭視為具重大象徵性意義,烏克蘭指控俄國在入侵期間對平民濫行暴力,諸如布查、博羅江卡等城鎮,4月接連爆發俄軍血腥屠殺平民的慘案,烏克蘭檢察總長維涅迪克托瓦(Iryna Venediktova)日前指出,俄軍涉犯逾1萬700多起戰爭罪,目前已鎖定600多名嫌疑人。

而作為涉犯戰爭罪嫌疑人希希馬林母國的俄國,則一貫地堅決否認有針對平民無差別射殺,或是涉犯戰爭罪,並將炮口轉向基輔當局,反控烏國為抹黑俄軍,無所不用其極地捏造事實。克里姆林宮13日表示,對這起戰爭罪審判「無可奉告」。

在預審庭上,理著平頭的希希馬林身穿藍灰相間的連帽上衣與運動褲,被警方帶到玻璃隔間的被告席上,法官先以烏克蘭語,再以俄語詢問,要求他提供姓名、地址、婚姻狀況和其他身份資訊,希希馬林說,他出生於俄國伊爾庫次克(Irkutsk)地區,為一名俄國軍人。而當希希馬林被法官問及是否理解自己的權利時,他低聲地回答「是」。

法官表示,將於5月18日再次開庭,他的律師則回應,之後將告知法庭,當事人是否認罪。而根據烏克蘭刑法中涉及戰爭法律和規範部分,希希馬林有可能遭判最重的終身監禁。

檢察官辛尤克(Andriy Synyuk)在預審庭後告訴記者,「今天這是第一起案件,但之後還會有更多起這類案件」。

不過希希馬林案在此前已有不少關注,《華盛頓郵報》11日報導指出,烏克蘭一名影音部落客佐爾金(Volodymyr Zolkin)在3月19日發布的一支影音內容中,赫見如今坐上受審席的希希馬林,身穿同樣的藍灰相間連帽上衣,在影片中,希希馬林同意被拍攝,並描述他所屬的部隊在1月被派往俄羅斯西部城市沃羅涅日參與軍演,後來戰事爆發,而他是在嘗試在將受傷的俄國士兵帶回俄羅斯境內時遭圍捕。

影片中,希希瑪林的頭髮相較受審時的平頭模樣略長,他也現場打電話給他的父親告知自己遭俘,但「他們在這裡對我們很好」,希希馬林說或許他會以換俘方式交換回去。而他父親則對佐爾金說,「他只是個士兵,連要去哪裡也不知道」,並說「「你說他入侵(烏克蘭),我們卻被告知他們是在保衛國家……你聽到的是這件事,我們聽到的則是另一件事。」希希馬林後來打電話給他母親,母親說俄國對戰爭訊息嚴加控管,質疑「普丁為何要送我們的孩子去參戰?」

不過《華盛頓郵報》亦表示,無法針對佐爾金的影片加以核實,不過烏克蘭揭露希希馬林的個人資訊,有可能違反國際法的規定。《日內瓦公約》規定,必須保護戰俘不受暴力或恐嚇、污辱個人尊嚴與引起公眾好奇,烏克蘭稱並未違反規定。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