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冬奧/首週萬名外籍參與者閉環管理 選手競賽爭議頻傳

新冠疫情與西方國家外交抵制的考驗下,北京冬奧如火如荼的進行。賽程第一個星期,明星選手服裝不合規定或是犯規被判出局等,令人難以想像的爭議頻傳。而超級嚴格的閉環管理防疫措施,更是讓運動員與採訪團記者叫苦連天。對照中國官方高舉的「雙奧城市、傲視全球」的政績宣傳,以及民間所掀起的紀念品搶購風潮。所呈現出來的,是本屆冬奧內熱外冷的奇特現象。

冬奧會開幕以來,北京王府井大街工藝美術大樓的購物中心,每天都是這副大排長龍的景象,攝氏零下6度的寒冷低溫,都阻擋不了北京人購買奧運特許紀念品的熱情,特別是穿戴透明運動頭盔的吉祥物貓熊冰墩墩。

北京市民王小姐說,「4點就來了,就是喜歡給孩子做個紀念唄,畢竟這個冬奧會是在咱們這地方舉行的,志在參與嘛。」

規定每人限買一個,7日這一天貨架上300個冰墩敦,半個小時全部賣光。工藝美術大樓表示單是4日開幕典禮當天,總計就賣出了300萬人民幣的奧運紀念品。定價人民幣192元的冰墩墩,轉手能以1千人民幣的價格賣出,也難怪排隊苦等的人龍裡,有不少都是代購蹲點的專業戶。

這屆冬奧的主辦城市,外有西方國家的外交抵制,內有清零防疫的艱鉅挑戰。北京奧組委的資料指出,第一個星期抵達的外籍參與者,有一萬兩千五百多人閉環管理,進行了超過80萬件的檢測,總計有387人被驗出陽性。

現年54歲每日電訊報的澳洲籍記者朱利安林登就是其中的一員,他被要求在封閉的旅館房間隔離,直到通過兩次陰性PCR檢測為止。林登對採訪的美聯社記者表示,9天不見天日的經歷,是對身心的一大考驗。

林登表示,之所以令人沮喪,是因為不知道何時才會結束。「如你所知道的,去年我從東京奧運會回來,在澳洲被隔離了兩個星期,他們有一套隔離政策,你可以對時然後兩週後,你就可以出來,在這裡你不知道是3天、7天還是10天,什麼時候你可以出來。」

原本應該隨團採訪的記者,被關在旅館隔離無法發新聞,於是好幾位記者拍起了隔離日記,瑞典第一大報快報家喻戶曉的記者菲利浦嘉德,以鏡頭記錄下他被告知PCR陰性,他可以離開旅館房間時的好心情,以及終於可以喝到一杯現煮咖啡的感概。

嘉德表示,他開始想自己平常的生活有多麼自由,想去哪裡就去哪裡,並思考了不少這類的事情,同時也說不知道自己的生活在這次之後是否會有改變,「但當我與友人喝一杯時,或是未來當我有孩子或孫子時,肯定會有好話題可以聊,也許這個故事可以一直講下去」。

北京奧組委9日安排數十名外國記者,在義工的陪同下前往全面對外封閉的居庸關,進行90分鐘的長城行。這對每天只能搭乘專屬巴士,往來旅館與比賽會場的記者來說,成了難得的放風經驗。

紐約時報記者維克特表示,「到目前為止奧運體驗都和工作相關,這很棒,能採訪奧運是個榮幸,可以走出來見見中國的真實面,也是另一種體驗。」

超級嚴格的閉環管理防疫措施,對這屆冬奧選手村的義工、清潔人員、甚至是廚師來說更是漫漫長路,許多人已經好幾個月沒有回家了,奧運會結束後,他們甚至還要隔離管理好幾個星期,才能回歸正常生活、走入人群。

 

九合一選舉指南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