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冬奧/花滑團體賽頒獎延後 疑與俄15歲女將藥檢有關

北京冬奧花式滑冰團體賽的頒獎儀式被延後舉行,俄國媒體報導,是因為俄羅斯15歲小將瓦莉娃,疑似未通過藥檢。國際奧會對此拒絕發表評論,只表示希望牽涉此案的運動員保持耐心與理解;專家則分析,曲美他嗪用來治療心臟疾病、完全合理,不能拿來和類固醇這類禁藥相比。

俄羅斯15歲花式滑冰小將瓦莉娃,7日才在團體賽兩度完成4周跳,成為花滑女子史上第一人,也幫助俄羅斯拿下團體金牌;不過頒獎儀式卻延後舉行,包括英國和俄國媒體都報導指出,是因為瓦列娃的藥檢出了問題,但國際奧會對此拒絕發表評論。

國際奧會發言人亞當斯表示,懇請所有涉及的運動員保持耐心並且理解,「但這是一起法律案件,我跟你們一樣受到法律約束,不能再多說」。

報導指出,瓦莉娃被驗出使用一種叫做「曲美他嗪」的禁藥,這種藥物通常被用來治療胸痛;俄國民眾認為,這是西方國家想要消除競爭對手的手段。

俄羅斯民眾默沙認為,「也許他們只是想透過這種手段來消除競爭者,並以此消滅我們的同胞。」克里姆林宮發言人佩斯科夫則表示,「我們不做評論,我們與國際奧會一致,希望我們的運動員包括瓦莉娃能奪得金牌。」

俄羅斯過去因為大規模使用禁藥,遭到禁止使用國名出賽,改以「俄羅斯奧會」以及及會旗參與國際賽事;現在再度傳出禁藥疑雲,恐怕影響瓦莉娃後續出賽,目前還不清楚瓦列娃是否申請治療用途的醫療豁免,或是有任何心臟病史。

專家認為,對瓦莉娃這種年輕患者,使用曲美他嗪來治療心臟疾病完全合理;而且這種藥物很快就會從體內代謝,也不會再產生影響,因此不能和類固醇這類禁藥相比。

澳洲國立大學化學副教授麥克里德表示,他不會把曲美他嗪歸為同一類,同時他也懷疑這是12月的藥檢,距今已經有一段時間,不太可能影響現在的表現。

至於伊朗高山滑雪選手申沙琪則確定被驗出「同化類固醇」,呈現陽性反應,成為北京冬奧首位沒通過藥檢的選手;目前他被暫時禁賽,但仍可提出上訴,要求分析另一個樣本結果。

 

相關新聞

專題|全台敬老金大調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