坎城影展落幕前 臨時播放反送中紀錄片《時代革命》

今年的坎城影展臨時播放一部反送中紀錄片--《時代革命》引發各界關注。雖然許多人擔心導演周冠威的安全,但是他堅持留在香港。周冠威向媒體表示,他已經有入獄的心理準備,影片和發行權都先交給外國友人了。

「香港要是不能民主化,就不可能維持香港的自由和法治。」

兩百萬人站上街頭,透過影像再度呈現,即使兩年後的香港早已風雲變色,反送中運動仍觸動人心。這是法國坎城影展5月落幕前,臨時特別播放的紀錄片《時代革命》。導演周冠威是土生土長的香港人,2015年曾參與電影《十年》的拍攝,因為題材敏感,失去許多工作機會。幾年後,反送中運動興起,周冠威告訴自己,不能再錯過歷史。

紀錄片《時代革命》導演周冠威說:「雨傘運動我沒機會去拍,但是反送中運動就好像給我另一個機會,『你不出來試試嗎?』」

在《時代革命》前,周冠威從沒拍過紀錄片,但他嘗試完整記錄反送中:抗爭者如何運用科技通報,志願駕駛如何送示威者回家;銀髮族組成的「守護孩子」,如何跟年輕人站在一起;以及那些不顧危險、在抗爭現場急著救人的急救員。當然還有為了爭取自由民主,冒險走上街頭的「nobody」。



「警察在那裡,跑啊!隊友不知道我叫什麼名字,因為這場運動沒有大台,所有人都是nobody。」

周冠威指出,《時代革命》片名,就來自反送中運動口號,而這四個字也點出,這部紀錄片談的不是單一事件,而是運動期間發生的一切。

「阿Sir,求你,你們的同情心到哪去了?阿Sir,我們不攻擊人,我只想救人啊。」

紀錄片《時代革命》導演周冠威說:「我用這個口號,抽出來這四個字,可能是最危險的,但我想盡力維持一種正常,也都希望別人知道,這個是正常,為什麼不可以講這四個字。」

但周冠威也坦言,港版國安法實施後,這部紀錄片恐怕成為官方逮捕他的理由。儘管隨時可能入獄,但周冠威選擇留在香港,也已經將影片和發行權交給外國友人。只是港府6月修訂電影檢查條例,加入「國安」條款,《時代革命》在港上映的機會,恐怕很渺茫。

「香港應該被視為世界的香港、國際的香港、自由世界前線,對抗極權的香港。」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