溝通不足、信任度低 台灣核廢存放選址仍難解

台電長年對核電廠所在地發放回饋金與促協金,但地方對核電廠的態度依然兩極。一出野柳隧道,眼前浮現山海相連的美景,核二廠就座落其中。與核電廠當鄰居,萬里區居民每個電表可年領2,500元補助、學童營養午餐免費、65歲以上長者每年領三節獎金共8,000元。

萬里區居民鄧女士表示,「我知道有一個兩千五的,那叫什麼錢、那什麼錢?」萬里區居民簡女士則認為,「就大家都這樣在領,我也不知道,你不領也是浪費了啊。」

核電廠依照發電度數發給地方促協金,另因在當地儲存核廢料,還要再給另一筆回饋金,萬里區一年約領一億多元,這筆作為敦親睦鄰的經費補貼對象從漁會到社區,項目從廟會遶境活動到關懷弱勢長者活動,可說五花八門,是否真建立起民眾對核電廠的信任感呢?

野柳里里長陳進財表示,「當地居民也大家都能夠適應,沒這個反核的聲浪。在安全的情形下,就大家和平相處。」

北海岸反核自救會執行長郭慶霖則認為,「迎神祭典、辦活動都會有一些幫助,但是那個真的叫溝通嗎?」

核二廠所在的野柳里,里長陳進財表示,一開始居民不信任核電廠,但近四十年來大家看到核電廠安全運轉,甚至希望延役,不過大家還是不希望成為核廢料永久存放的地點,也有里長提出,若將來無法遷走,台電該付懲罰性賠償。

野柳里里長陳進財指出,「犧牲小我支持全國性的大我,他們就是說我們要錢不要命,對我們在地人非常不公平的講法。」
 
北海岸反核自救會執行長郭慶霖則批評,「直接徵收,強迫地方居民就離開那個環境。」

北海岸反核自救會認為核電廠是威權時代產物,從一開始選址興建時未取得居民同意就強行推動,過程不顧環境保護,因此很難信任。

北海岸反核自救會執行長郭慶霖表示,「開發的過程裡面我們可以看到那幾乎是沒有任何的環境保護措施,所以你怎麼會相信(安全)?」

對此,台電發言人徐造華說明,「我們也不能夠因為這樣而灰心,那該溝通的該建立社會共識的,這件事情還是要持續進行持續要做。」

郭慶霖認為不信任感從核電廠興建之初就已經種下,他至今仍活在核電廠可能出事的陰影中。他認為台電的溝通過程要更透明、納入反對聲音,才有可能重建互信。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