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民導演拍紀錄片 盼喚醒原民土地正義

記錄下自己家鄉的故事,你會用什麼方式? 泰雅族原住民導演Sayun Simung(莎韻.西孟)用她自己的專長,拍攝原本居住在武陵農場地點的家鄉族人、曾經被迫遷離的過程,希望喚起更多人對原住民轉型正義的重視。

櫻花紛飛的粉紅世界,是武陵農場最廣為人知的風景,但這裡除了是觀光勝地以外,更是台中和平鄉環山部落泰雅族人的祖居地。

Sayun Simung外祖父 哈踴優豹說,「(爺爺你不是說這是我們以前的家嗎?)對阿這是我們七家在這裡的一個土地(那我們以前在這裡生活?)」

Qyawan導演 Sayun Simung說,「他們過去,以前我的外公他們在那邊生活,那以前是他們生活的祖居地這樣子,然後每次一進去他都很感慨,我就奇怪,那時候我其實不太明白,我只是覺得說他好像很想念這個地方。」

拿起手邊拍照,外公失落的背影,讓原住民導演Sayun Simung決定拍紀錄片Qyawan,記錄下耆老們口述當年被迫遷離的過程。

七家灣溪泰雅族人 劉誠文表示,「52年底,行政院輔導會就進來啦,我們也沒有抗爭居然被趕下來,走路喔。」

泰雅族沒有文字,因此口述歷史和影像記錄就更顯重要,Sayun Simung號召族人,一起做立體部落地圖,了解家鄉的土地,進而用鏡頭,把泰雅族人記憶中的七家灣溪記錄下來,因為就算過了幾十年,傷痛仍然存在。

七家灣溪泰雅族人 劉美蘭說,「到那邊很傷感,因為有感情。」

導演 Sayun Simung說,「拍這部記錄片很重要是說,第一個就是土地正名,傳統領域這部,第二個是說,我要讓大家看見不一樣,關於七家灣溪的故事,而不是說大家進去到武陵農場,想到的就是櫻花季,這個變成就是說我們跟這個土地息息相關。」


曾經住過這片土地的泰雅族人和下一代,分享著過往的生活和回憶、拼湊出故鄉的點滴,這裡不只是觀光勝地,更是泰雅族人永遠的家。

導演 Sayun Simung強調,「泰雅族其實人口不多,我們的文化其實真的就是很像是夕陽文化一樣,然後老人家在凋零,我們在做的事情其實也是在跟時間賽跑的感覺,那我就是用我自己最擅長的方式,去用影像去紀錄。」

Sayun Simung外祖父 哈踴優豹表示,「真正武陵人就是環山人,不是農場,歷史可以原諒,但不能遺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