導演鈕承澤被控涉性侵 剃光頭到案說明

導演鈕承澤被控性侵,今日他剃了一個大光頭,出現大安分局作筆錄。鈕承澤表示會配合司法調查,但司法以外,也有一場「公審」正在進行,他已經被判死刑了,而北檢原定下午四點傳喚鈕承澤複訊,但鈕承澤以身體不適、情緒不穩為由請假。

戴著墨鏡走出家門,導演鈕承澤被控涉嫌性侵,上午在大批媒體的守候下,剃了光頭的他,自行前往大安分局到案說明。

鈕承澤表示:「我會盡全力配合調查,靜待調查的結果,期待這會是一場公正的審判,但其實司法之外,有一場公審已經在進行了,我已經被判處死刑了,鈕承澤已死。」

面色凝重鞠躬,鈕承澤自認已被司法外的「公審」判處死刑,隻字未提報案的當事人。鈕承澤新片《跑馬》劇組一名女性工作人員指控,上個月23日,她受邀鈕承澤與朋友的聚會,後來只剩兩人獨處,結果被他性侵,女方事發後隨即驗傷,本週三前往警局報案;週四全天,鈕承澤沒有現身,傍晚他在臉書發出聲明,說壓力很大,但不會逃避,並預告週五上午八點半赴大安分局說明,週五一早,他在律師陪同下,到警局做筆錄。

完成筆錄後,北檢原本傳喚鈕承澤下午應訊,但三點多他以傳真請假,近四點時只有委任律師胡原龍,獨自一人步入北檢。

鈕承澤以身體不適,加上上午離開警局時與媒體發生不愉快為由,向檢方請假,由於檢察官第一時間未准,律師才來說明。而律師胡原龍,曾任台北、桃園、新竹主任檢察官,偵辦過頂新混油、胖達人炒股等案,司法經歷豐富,近年轉任律師,和鈕承澤是小學同學,相識多年。而這起案件將朝向妨害性自主罪偵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