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西村影像館開幕 反對人士鬧場

彰化台西村與雲林六輕,只有一水之隔,影像工作者許震唐用30年的時間,記錄家鄉的轉變,並且成立「台西村影像館」,相片裡沒有對立,只有在六輕煙囪下、台西村的美麗與哀愁。不過,卻引來反對人士在開幕當天抗議。

參觀者來了,館長趕來開門,位於彰化最西南的村落台西村,與雲林六輕只有一水之隔,牆上的28張照片,影像工作者許震唐,這次不想用憤怒來控訴六輕。

許震唐說:「(老先生)罹癌前後總共拖了八年,在倉庫上吊自殺就結束,他認為這樣才不會拖累家庭,這是一個對台西村生命被迫的一個選擇。」

許震唐向國有財產局租屋租地,在一個人口只有400多人的台西村,村裡幾乎看不到年輕人,開了台西村影像館,透過彰化縣政府的老屋活化及自掏腰包,花了一百多萬整理,每個月還有四千元的開銷,他要透過影像,凝聚在地意識,許震唐說,「(影像館)社區再造的一個功能,我想就不想用一個控訴或對立的方式。」

七十多歲的許老先生,指著影中人,回想當年拜溪王的盛況,說到六輕來了之後,死的死、走的走,眼淚緩緩的流下臉頰,「唉,很難講,剩下這些老人他會想,這個村,怎麼變這樣?」

不過即使相片裡沒有一根六輕的煙囪,透過隱喻的手法讓參觀者反思工業對環境的改變。這個月22號開幕當天,還是引來反對者以車擋住公車,在現場製造混亂,因為飲酒開車,遭警方帶走。

面對反對者的聲音,台西村影像館長用開幕時的慶祝鞭炮來比喻,接下來他們還要持續透過影像來達到社區再造,同時讓人們注意到,從這個窮困小村落起步的大願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