護孕妻打死賊 夫二審改判2個月徒刑

兩年前,台北市何姓男子,為了保護懷孕的妻子,勒斃闖空門的小偷,引發防衛過當的討論。一審判他3個月徒刑,全案上訴後,高院考量被告自首,改判2個月,緩刑2年,全案定讞,不過,除了刑事責任,還需面對民事求償。 2014年,何姓屋主發現家裡,遭到張姓小偷闖空門,為了保護當時懷孕8個月的妻子,將小偷壓制在地,卻不慎將人勒斃,何姓男子一審遭刑3個月,緩刑2年,全案上訴後,高院仍舊認定他的行為,已構成防衛過當,但符合自首條件 因此,依過失致死罪,改判他2個月徒刑,得易科罰金六萬,緩刑2年,全案定讞。 ==何姓男子委任律師 張宸浩== 這個案子 會有個指標性意義 會有一種寒蟬效應 變成以後 如果你真的在家裡面 看到有歹徒在 你要去思考說 你到底要不要做一個防衛行為 何姓男子的委任律師,對於判決結果,感到失望,因為,除了刑事責任,死者的家屬,還向何姓男子,提出數百萬的民事求償。 ==何姓男子委任律師 張宸浩== 被告緩刑 所以被告不用入監 但是他還是要面對這民事訴訟 (在民事求償過程) (會不會對他很不利) 會 我們會有這個疑慮 ==(103.10.26)嫌犯弟弟== 行竊他當然是不對的行為  但是這個屋主  他也下手太過凶殘  也不應該當場就把他勒斃 為了保護家人安全,失手殺人,遭到判刑,何姓男子無法接受,但對死者家屬來說,卻是因為他出手太狠,才讓親人白白喪命。這起案件,一度引起法界對「防衛過當」認定的爭論,如今,何姓男子被判決有罪確定,背上前科,還得面對民事訴訟,自我防衛的那把尺,該如何拿捏,再掀議論。

相關新聞

專題|全台敬老金大調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