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務生誤把酒精噴罐當額溫槍 里長唱歌雙眼灼傷

台北大安有一名里長,去年跟朋友到錢櫃SOGO店唱歌,入場前卻被服務生誤用酒精量額溫,造成角膜灼傷。他今天出面指控,錢櫃事後和解時態度高傲,對此錢櫃則反駁,強調里長要討400萬。

北市臥龍里里長邱奕承說:「從我們第一天好好的接觸調解的時候,他們的律師那個態度,就是那就來告啊,不然怎麼辦。」

拿出診斷單、起訴書,台北市大安區臥龍里里長邱奕承,12日出面指控,錢櫃到現在一句正式的道歉都沒有,會這麼氣憤,就是因為他去年4月跟朋友到錢櫃SOGO店唱歌,配合防疫政策,進場前要量體溫,但服務生誤把酒精當額溫槍,造成他雙眼灼傷,視力受損。

北市臥龍里里長邱奕承表示,「我每天讀書都沒辦法超過3到4個小時,因為我眼睛從早上眼睛張開的時候,你的眼皮黏在你的眼球上,你要張開的時候,好像你的眼皮扯著眼球那種撕裂般的感受。」

回想事發經過,里長說,當下眼前漆黑一片,眼睛感受到劇烈疼痛、灼熱,更因此導致他的視力從1.0,剩下不到0.8,治療的費用已經花費超過10萬元,甚至造成許多後遺症,連看到噴霧罐都會害怕,不過錢櫃事後處理的態度,里長批評相當消極。

北市臥龍里里長邱奕承指出,「這8個多月來,錢櫃公司真的是一句慰問、一句關心什麼什麼什麼都沒有,那我認為這樣子,實在並不是一個大企業應該要(有的)。」

錢櫃法務代表回應,「他這樣講是有一點不厚道,因為從事情發生的當天,公司這邊就全力的都在協助他處理,那賠償的金額是加起來總共有400萬,金額已經超出公司的預期。」

錢櫃法務代表則說,不是不願意和解,而是里長以及委任律師提出的求償費用太高,分別向服務生以及公司索賠400萬元,超出原本預期,但強調有持續協調溝通。由於服務生涉嫌過失傷害,已經被檢察官提起公訴,至於錢櫃,里長也將提告附帶的民事訟訴,雙方的爭議要交由司法來釐清。
 

相關新聞

專題|全台敬老金大調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