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江三峽大壩迫遷戶 至今未獲合理補償

長江三峽大壩完工十年,當初迫遷上百萬人,到現在還有很多人沒有獲得合理補償,另外長江流域的生態也被破壞,無魚可捕。

高185公尺、水庫占地1000平方公里,耗費2000多億人民幣打造的長江三峽大壩,是中國20世紀最重要的建設之一。但這座被視為「奇蹟工程」的大壩完工10年後,當年的迫遷戶,仍有許多人流離失所。

有迫遷戶感嘆:「這是個傷心之地,建大壩是好事,但要是能幫被迫遷的人找房子更好,現在我沒地方可住,我生活困苦,生活都沒意義了。」

這位不願具名受訪的老農民,已經64歲,是三峽大壩當年150萬迫遷民眾之一。20多年前他住在興建地的上游河谷附近,政府告訴他施工時水位會高漲,要搬到800公里遠的安置區。但對只會務農的他來說,安置區沒住房、沒土地,根本無法生存。他失業多年,現在跟家人合租一間地下屋,勉強過日子。

老農民控訴:「這份公證書證明我是三峽大壩搬遷戶,這是官方簽署的,是我的補償證明,政府毀了我的房子,把磚頭賣了,他們根本不在意我之後會怎樣。」

除了人沒被好好安置,當地河流生態也發生劇烈變化。中國學者坦言,長江流域生態體系已經崩潰,生物完整性在2018年時,降到最差的「無魚」等級,也就是多數魚種快要滅絕。政府把問題歸咎到漁民過度捕撈,今年開始禁止捕魚10年;但漁民認為,其實是大壩破壞了生態。

長江漁民陳友義說:「這是因為大壩它將河流一分為二,下游的魚不能游回上游。」

漁民指出,魚無法返回上游時,只能到其他支流繁衍,對水域生態產生影響,魚也因此減少。在大壩蓋好前,他們每天漁獲量可達40到45公斤;大壩建好後,只有5到10公斤。中國地質學家范曉更指出,除了魚群減少,水質也遭受更多污染:「大壩興建後,水流變得更慢,所以它的自我淨化的能力大大下降。」

已被公安監控的范曉表示,長江近年的水質越來越差,但在官方吹捧氛圍下,沒人點名問題,大壩帶來的生態後果,也成了不能多言的禁忌。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