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邊境緩衝地帶 香港落馬洲如化外之地


香港在抗爭當中走入2020年,而在北部靠近深圳邊境的落馬洲,一直都相對平靜。因為從主權回歸以來,當地維持與世無爭的鄉村生活。在幾十年前從中國大陸冒死渡河的老村民,以及在邊境兩頭生活、就業的年輕族群,對於目前局勢也有不同看法。

香港新界元朗區東北部,深圳河以南的邊境管制區落馬洲,主要由濕地,魚塭,農地跟寧靜的鄉村組成,河的北岸就是深圳的福田區。港英政府時期,在落馬洲嚴厲打擊非法入境和其他的跨境犯罪,53歲的郭先生清楚記得,七零年代中國偷渡客前仆後繼,冒著生命危險泳渡深圳河前進香港,追求打工賺錢的機會。郭先生說,「他們攀山越野整個禮拜的時間,來到我身旁的這條深圳河邊,然後就很不幸的淹死了。」

幾十年後物換星移,對面的深圳早已發展成科技出口重鎮,高樓大廈燈光璀璨,跟落馬洲回歸二十多年如一日的鄉村景致,已經形成完全相反的對比。福田口岸連接港深兩地,人民密切往來,過去半年多來香港激烈的反送中抗爭,在落馬洲感覺不到緊張。23歲的柯小姐在深圳長大,在香港理工大學唸完碩士學位,在香港就業,兩地的生活都如魚得水,也有很多朋友坦言政治氣氛對立,讓人不習慣。

深圳居民柯小姐說,「我們更加刻意的避免去談政治,不是因為我們怕,而是我們希望說,即便是在不同的政治立場,我們一樣可以獲得友誼。」

回到繁華的深圳,柯小姐喜歡跟朋友相約吃美食、逛街,討論哪個新媒體的內容更有趣,不過在當今尷尬的政治氛圍下,去香港玩的深圳民眾少了,來深圳遊玩的港人也少了, 朋友們見面機會都受影響。柯小姐坦言,如果跟同事因為政治立場不同而爭執,會嚴重影響工作,因此毅然選擇離開香港,新的一年轉職到上海,看看更廣大的世界。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