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擊黃國章遭虐 檢今傳黃同袍作證

23年前的這起海軍士兵黃國章落海死亡案,在黃媽媽奔走多年後,2015年高雄地檢署重啟調查,但高雄地院認定,追訴時效已過,判決公訴不受理。2016年黃媽媽再找到黃國章被燙傷凌虐的新事證,對兩名軍人提告,橋頭地檢署今天傳喚黃國章當年同袍作證,黃媽媽今天也到北檢,以視訊方式參與開庭。

穿著水手制服,露出靦腆的微笑,這是海軍士兵黃國章,生前在軍中的留影。為了追查兒子,究竟是不是被凌虐致死,黃媽媽陳碧娥23年來不斷四處奔走,並在2016年閱卷筆錄時發現,有其他士兵目擊黃國章,生前遭1名士兵與1名士官押到廚房毆打,甚至用滾燙綠豆湯燙傷腿部,因此對兩名軍人提出殺人罪告訴。

陳碧娥說:「後來我閱出那個卷宗,看到就是有人證說指控說他有目擊黃國章被一個士官跟士兵毆打跟燙傷,針對這部分橋頭地檢署還是屬於在傳人證,今天也有傳了兩個,但是只出現一個。」

為釐清疑點,橋頭地檢署上午傳喚黃國章當年同袍,開庭作證,人在台北參與紀錄片首映的黃媽媽則前往北檢,以視訊方式全程參與。
 
但檢方表示,該證人過去在軍事檢察署就到庭過,上午應訊時並沒有做出積極有效的證詞,「他就把他所看到所知道的告訴我們,大概的情形就是這樣子,我想我們還是會基於我們的權責去做相關的調查。」

黃媽媽曾帶著黃國章頭部插有鋼針、三角形鈍器的遺體照片,前往監察院陳情,但事後軍檢無法證明黃國章是遭殺害,1997年宣布全案不起訴。2013年發生洪仲丘案,嚴查軍中不當管教的氛圍下,2015年高雄地檢署重啟調查,依業務過失致死罪,起訴當時的艦長馮逸成,但高雄地院認定追訴時效已過,判決公訴不受理。如今黃媽媽再找到兒子受凌虐的新事證,奔走法庭,期盼能從司法找到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