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網球名將彭帥自爆與前國務院副總理「婚外情」 微博發文遭刪且噤聲

(圖片來源:翻攝自彭帥微博)

中國網球好手彭帥,2日晚間無預警在個人微博發出千字文,透露與前國務院副總理張高麗多年來有性關係與感情糾紛,消息一出震驚網路,不過該文在發文不久後,就遭刪除。

彭帥的個人微博雖然逃過「被消失」的命運,但近期動態停留在今年一月生日,且已無法查看留言。在中國大型搜尋網站如百度及微博上搜尋「彭帥」、「張高麗」等關鍵字,已找不到任何關於兩人婚外情的資訊,僅有2020年彭帥參加澳洲公開賽的新聞報導,等於間接被封鎖。


 

在中國大型搜尋網站百度上搜尋「彭帥」,已找不到任何關於婚外情的資訊,僅有2020年彭帥參加澳洲公開賽的新聞報導。(圖片來源:網路截圖)


彭帥在該篇貼文中,細數自己和75歲已婚的張高麗不倫戀的經過,表示在兩人早在十多年前就在天津發生過關係,後來張高麗升官,兩人斷了聯繫。但三年前張高麗退休後,他再次找上彭帥,兩人在天津網球中心打球後,「然後把我帶進你家的房間,和十多年前在天津時一樣,要和我發生性關係。」

「那天下午我很怕,根本沒想到會是這樣,一個人在外幫守著,因為誰都不可能相信老婆會願意。」讓彭帥訝異的是,張高麗的妻子康潔不但沒出手阻止,甚至在門外把風。彭帥也透露發文的理由:兩人原本約好在11月1日談清楚,但張高麗突然說有事、藉口推託,稱改天再聯繫。「就這樣和7年前一樣『消失了』,玩玩想不要就不要了。」彭帥感嘆。

彭帥在WTA單打世界排名最高曾達第14名,並曾與我國「網球一姐」謝淑薇合作,在2013年的溫布頓拿下女雙冠軍,隔年的法國網球公開賽搭檔也順利奪冠,更一度登上雙打世界第一的寶座。

張高麗出身於福建省,官至前國務院副總理,2018年第十二屆全國人大後卸任並退休,官職歷任中共廣東省委副書記、深圳市委書記、山東省省長、中共山東省委書記、天津市委書記等職位,被視為江澤民派系的重要人物。

中國官場不時傳出性醜聞,2013年前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在濟南中級人民法院受審時,親口承認自己曾外遇,導致妻子谷開來把兒子薄瓜瓜帶到英國。2017年,出走海外的中國商人郭文貴爆料,中國國家副主席王岐山與藝人范冰冰有染,兩人長期發展不倫關係。范冰冰因此委託律師向郭文貴提告,但她隨後陷入逃稅風波,事件暫告一段落。

以下為彭帥在微博發表全文:

我知道說不清楚,說了也沒有用,但還是想說出來,我是多麼的虛偽不堪,我承認我不是一個好女孩,很壞很壞的女孩,大概三年前張高麗副總理你退休了,找天津網球中心的劉大夫再聯繫到我,約我打球,在北京的康銘大廈。上午打完球,你和妻子康潔一起帶我去了你們家。然後把我帶進你家的房間,和十多年前在天津時一樣,要和我發生性關係。那天下午我很怕,根本沒想到會是這樣,一個人在外幫守著,因為誰都不可能相信老婆會願意。七年前我們發生過一次性關係,然後你升常委去北京就再沒聯繫過我。原本埋藏了一切在心裡,既然你根本不打算負責,為何還要回來找我,帶我去你家逼我和你發生關係?是我沒有證據,也根本不可能留下證據。後來你一直否認,可確是你先喜歡的我,否則我也不可能接觸的到你。

 

那天下午我原本沒有同意一直哭,晚飯是和你還有康潔阿姨(編按:張高麗妻子)一起吃的,你說宇宙很大很大,地球就是宇宙的一粒沙,我們人類連一粒沙都沒有,還說了很多很多,就是讓我放下思想包袱。晚飯後我也並不願意,你說恨我!又說你這七年從未忘記過我,會對我好等等......我又怕又慌帶著七年前對你的情感同意了......是的就是我們發生性關係了。感情這東西很複雜,說不清,從那日後我再次打開了對你的愛,後來與你相處的日子裡,單從你人相處你是一個很好很好的人,對我也挺好,我們從近代歷史聊到遠古時代,你同我講萬物的知識再談到經濟哲學,聊不完的話題。一起下棋,唱歌,打乒乓球,桌球,包括網球我們永遠可以打得不亦樂乎,性格是那麼的合得來好像一切都很搭。

 

自小離家早,內心極度缺愛,面對發生這一切,我從不認為我一個好女孩,我恨我自己,恨我為什麼要來到這個世界,經歷這一劫。你同我說你愛我,很愛很愛,來生希望在你二十歲我十八歲時我們就遇見。你說你很孤獨,一個人很可憐,我們有聊不完的天,講不完的話,你說你這個位置沒有辦法離婚,如果你在山東時認識,還可以離婚,可是現在沒有辦法。我想過默默無聞就這樣陪著你,開始還好,可是日子久了慢慢的變了,太多的不公與侮辱。每次你讓我去,背著你你妻子對我說過多少難聽侮辱的話,各種冷嘲熱諷。我說喜歡吃鴨舌,康潔阿姨會衝著我說~咿真噁心。冬天北京霧霾我說有時候空氣不太好,康潔阿姨會對我說,那是你們郊區,我們這兒沒感覺。等等諸如類似的話說了很多很多,你在時候她不這樣說,好像和我們一樣,兩個人相處時是一個樣,有旁人時你對我又是一個樣。

 

我同你說過,這些話聽多了心裡特別難受委屈,從認識你第一天到現在沒用過你一分錢,更沒通過你謀取過任何利益或者好處,可名分這東西真重要。這一切我活該,自取其辱。從頭到尾你都是一直讓我保密和你的一切關係,更不可以告訴我媽和你有男女關係,因為每次都是她送我去西什庫教堂那兒,然後換你家的車才能進院裡。她一直以為我是去打麻將打牌,去你家玩。我們在彼此的生活中都是真實生活中的一個透明人,你的妻子好像甄環傳的皇后一樣,而我無法形容自己多麼的不堪,很多時候我覺得我自己還是一個人嗎?我覺得自己是一個行屍走肉,裝,每一天都在裝,哪個我才是真的我?我不該來到這個世界,可又沒有勇氣去死。我好想可以活的簡單點,可事與願違。

 

30號那天晚上爭議很大,你說2號下午再去你們家我們慢慢談,今天中午打電話來說有事再聯繫,推託一切,藉口說改天再聯繫......,就這樣和七年前一樣"消失了",玩玩想不要就不要了。你說我們之間沒有任何交易,是,我們之間的感情和錢、權力沒有任何關係,可這三年的感情我無處安放,難以面對。你總怕我帶什麼錄音器,留下證據什麼的。是的,除我以外我沒留下證據證明,沒有錄音、沒有錄像、只有被扭曲的我的真實經歷。

 

我知道對於您位高權重的張高麗副總理來說,你說過你不怕。但即使是以卵擊石,飛蛾撲火自取滅亡的我也會說出和你的事實。以你的智商謀略你一定否認或者可以反扣給我,你可以如此玩世不恭。你總說希望你母親在天可以保佑你,我是一個壞女孩不配為人母,你為人父也有兒有女,我問過你就算是你的養女你會逼她這麼做嗎?你今生做的這一切日後心安理得的去面對你的母親嗎?我們都很道貌岸然......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