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錢沒房不願生
沒時間照顧不想生
少子化=國安問題
拆彈戰略:友善生產
幸福路上往哪走

鞋店老闆:創業跟購屋雙重壓力 育兒補助誘因低

宋之凡跟太太楊馥瑋結婚一年多,還沒有小孩。「我是沒有在避孕的啦,如果有就生,沒有的話也不會特定去做試管。」他笑言對生育持順其自然的態度,政府育兒補助,對他一點吸引力都沒有。「才幾千塊,我是不會因為這些錢而想生小孩。」
坐在旁邊的太太楊馥瑋也點頭認同,她認為作為父母當然會想給孩子最好的生活,但現在連最基本的開銷奶粉、尿布都不便宜。「有小孩的朋友都說,要送禮物的話,送尿布最好。」
宋之凡與楊馥瑋都認為,養育小孩需要花費並不少。(攝影/許家嘉)
在生養小孩之前,宋之凡倒是希望政府多幫他先解決當下生活的壓力來源。「更有意願?我覺得還是房價。如果我有一間透天厝,又有一份固定收入,生活無憂又可以存點錢,我可能會考慮想生啊,可是目前不會。」
宋之凡的工作室是父親留下來的不動產,省下了一筆租金負擔,但他想了一想,如果生小孩,夫妻倆勢必要換間新房。
「現在光停個車,倒車進來有那個廢氣,不適合小孩居住。如果有足夠大的空間有伴,有玩伴,環境會比較好。」楊馥瑋說完,宋之凡則在一旁附和,「我們這個房子四五十年了,基隆潮濕,房子也不好顧,其實那個水泥剝落都很嚴重了,太舊了,大家都在等都更。」
夫妻兩人都認為政府如果想提高生育率,應該先處理年輕人買不起房子的問題。根據內政部2020年第三季的數據,宋之凡所在的基隆市,房價所得比為5.62倍;也就是要不吃不喝5年多才能買到基隆的房子,雖然比起台北市,基隆房價稍為親民,但對宋之凡來說,要靠一己之力也不容易。
「之前有想過買房,去看房發現沒辦法貸款,因為我們資本低,只有10萬,對中小企業不是很好貸,那如果要請父母做擔保人,他們會要求房子要怎麼樣裝潢,就不能自己決定。
宋之凡以父親名下的店面開製鞋工作室,房子的後半則是他跟太太吃飯和睡覺的地方。宋之凡說,如果生了小孩,空間勢必不夠用。(攝影/許家嘉)
「現在這樣的夫妻生活很棒,有小孩的話,很可愛也很棒。」撇開經濟因素,宋之凡心中理想的家庭模樣,畫面裡有兩個小孩,可以像他跟弟弟一樣,「可以互相cover,然後互相幫忙,也不會那麼無聊。」

我的時間全給了小孩 楊太太:不想再重來一次

楊光偉住在新北土城,和太太鐘怡君有一個快5歲的兒子,即將就讀幼兒園大班,依政府規定,楊家現在每月可領2500元的育兒津貼。
今年2月,蔡政府宣布育兒津貼再加碼:自2021年8月起,未滿五歲的育兒津貼將增至每月3500元,明年8月將再提高至每月5000元。
大部分的民眾都覺得是聊勝於無,加個一千兩千,對有小孩子的負擔來說,真的就是杯水車薪。
楊先生認為有做事的政府就該鼓勵,不過掌管一家財務的楊太太鐘怡君,思考層面就比較深:他們根本來不及感受到,加碼的幸福。
「育兒津貼其實到滿五歲就已經沒有了,接著就是等到念大班的時候,才會有就學補助。所以對我們來說,這波加碼對我們其實沒有太多的幫助。除非說,連就學補助也會同等再加一點點。」
鐘怡君認為,在小孩進入小學之前,雙薪家庭的育兒開銷很大,花最多的就是聘請照顧人力,孩子小的時候她選擇請保姆,後來又因為公幼難抽而選擇私立幼兒園,註冊費、學費零零總總加起來,每個月就得花上一萬多塊,甚至更多。
對我們而言,關鍵是時間,而不是錢。
因此就算補助金額提高,鐘怡君也不會有生第二胎的想法。現在夫妻下班後的時間全部奉獻給小孩,難得兒子長大了,可以擁有一點點私人時間,兩人都說,實在是不想再過著被子女綁住的日子。
每天晚上,鐘怡君跟楊光偉輪流坐在床邊,講故事哄兒子睡覺。(攝影/許家嘉)
「一方面是也已經有一點年紀了,再生第二胎的話,對身體也是一個負擔。」鐘怡君今年已經37歲,她說自己跟丈夫交往時,也不是以結婚為前提。
「現在要叫我再從頭來過前面那四年,那段育兒的經歷,我會覺得沒有那麼想要。」
她說,現代女性對家庭的想像也不再侷限於一定要結婚、然後生小孩,像她自己在懷孕前,甚至對要不要組成一個家庭也沒有固定的想法。她也說,身邊有生小孩的朋友,或因長輩壓力,又或因家庭計畫,大多數都只生一個。
雖然養育小孩得犧牲私人時間與金錢,但講到心目中的家庭,楊光偉冒出了三到四個小孩的理想值。「一個家庭基本上應該是要生到三到四個,才會對少子化問題改善。而且我覺得三到四個小孩一起玩,真的就很有伴。像我們上一代,我媽生三個,她媽媽也生三個,真的就是一次都生三四個。」
養小孩的日子雖然辛苦,問到有小孩的好處時,鐘怡君似乎是想起了甜蜜的一刻,突然流下眼淚,「好像......工作有了目標一樣,就你下班回來看到他,就會覺得自己辛苦工作是值得。」楊光偉也說,每天送兒子上學後,兒子都會隔著窗用手比一個愛心,讓他覺得窩心。
每個週末,鐘怡君跟楊光偉都會帶著小孩到公園玩耍,他們表示,照顧兒子雖然辛苦,但對於當初生育的決定並不後悔。(攝影/陳祖傑)
想看更多有關兩個家庭的生活與故事,請觀看以下影音報導:
看完影片後,可以得知兩個家庭都認為,政府因應少子化時,可以做得更多。接下來的部分,我們將探討少子化為何被視為國安問題,以及少子化將如何改變未來台灣社會形態。

少子化已成國安問題 政府必須「拆彈」

日前,內政部公布2020年的人口統計數據——出生數為16萬5249人,創歷年新低,死亡數為17萬3156人,死亡數超過出生數,台灣人口首度出現死亡交叉。
台灣出生與死亡人數趨勢
死亡人數
出生人數
資料來源:國發會
註:2020年後為中推估值。國發會在推估未來人口時,會分為高、中、低三種情境推估,而「中推估」為假設總生育率維持當前水準。
國發會在2020年8月公布的報告早已預警,台灣將從2020年開始進入人口負成長社會,未來死亡人數大於出生人數的情況會越來越嚴重。國發會進一步預估,到了2070年,台灣出生人數約8萬,死亡人數則高達32.8萬人,人口數預估僅剩約1500萬,比現在約2300萬減少800萬,相當於2個新北市的總人口數。
基於養育成本、房價等外在因素,以及個人主義取代傳統家庭觀因素,民眾生育意願已經大不如前,未來台灣確實可能面臨「死去的,比出生的還多」的困境。
國際上將65歲以上人口占總人口比率達到7%、14%及20%,分別稱為高齡化社會、高齡社會及超高齡社會。國發會同一份報告也指出,台灣在1993年已成為高齡化社會,2018年已轉為高齡社會,並推估到2025年將邁入超高齡社會。
同時,台灣的老年人口年齡結構也快速高齡化,2020年,65歲以上老年人口所占比率為16.0%,到2070年將增加至41.6%,也就是約每10人中,即有超過4名為65歲以上的老年人。
國發會預估,台灣在2025年就會步入超高齡社會,到2070年,每10人中即有4位為65歲以上的老年人。(攝影/陳祖傑)
「簡單來講,就是少數的年輕人,少數有生產力的人,要支撐整個社會的賦稅,這個就變得越來越吃力。」國立臺北教育大學社會與區域發展學系張榮富教授認為,台灣的健保、年金系統,都必須依賴勞動人口持續繳費和賦稅才能維持運作,若少子化問題未見改善,勞動人口將會下降,老年人口比例則會成長,上述的社會福利系統將背負極大壓力。
台灣大學社會工作學系楊培珊教授2019年發布的期刊論文指出,在勞動力下降的情況下,每一個勞動人口 扶養比
扶養比是指青壯人口對老人、幼年人口的比例。
將持續升高,個人經濟壓力增加,社會經濟發展也會因此受到限制。2020年台灣扶養比為40.1%,也就是目前每百位工作年齡人口需負擔40名老、幼年人口。
台灣成為超高齡、人口負成長社會已不可逆轉,接下來的問題,就是生育率持續下探的情況,政府該如何提高民眾生育意願、減緩人口負成長的速度?

檢視人口政策 生動盟:「友善生產」環境更重要

面對少子化挑戰,政府在2018年核定了《我國少子女化對策計畫(107年-111年)》,在計畫書裡各部會均有提出改善少子化的策略:比如:提升嬰幼兒照顧品質、營造友善職場環境、提升公共化托育服務、擴大發放育兒津貼等不同面向。
生育改革行動聯盟(下稱「生動盟」)是國內提倡改革生產制度、打造「友善生產」環境的團體。對於政府在2月宣布育兒補助「再加碼」,她們認為,錢要花在對的地方。
「不是錢多少的問題,而是台灣並不是一個對女性、孕婦友善的地方。」生動盟秘書長陳玫儀表示,提高育兒補助對育齡婦女缺乏吸引力的原因之一,就是傳統觀念影響仍在,多數已婚女性在婚姻中還是相對弱勢,「你看除夕、過年有多少女性還是要跟丈夫回家;清明掃墓,拜的也是夫家的先人。」
不只在家庭,女性相對弱勢也在職場上發生。鐘怡君坦言,當初雖然知道可以請2年育嬰假,但她仍然選擇在兒子滿三個月大時休完產假就回到職場。「就是會擔心說,如果再回公司,會不會沒有這個職位了?因為,我還是會希望,之後孩子大了可以回職場,我不想要當全職的家庭主婦。」
產後三個月就回到職場,鐘怡君坦承,如果從頭來過,應該會選擇請兩年的育嬰假,好好陪伴兒子。(攝影/陳祖傑)
陳玫儀說,這樣的案例在台灣俯拾皆是,「好比說有些人回到職場,雇主就跟她說,『這個職位已經沒了』,等於她被fire了。」加上申訴過程漫長,不少人遇到類似狀況的人,要找新工作還要顧小孩,哪有時間打官司?她認為,最後大家都會摸摸鼻子,自認倒霉。
生動盟主張,打造「友善生產」才是拯救少子化、讓民眾願意生育的上上策,「像『產前教育』這一塊,台灣就超缺乏的。」應該要讓男性知道,懷孕不是只有女生的事。
陳玫儀認為,傳統觀念上,男性被視為「育兒豬隊友」——不想、不願意照顧小孩,甚至寧願花錢了事,請人照顧。「但這對女性來說,壓力就很大,也很受傷。」
陳玫儀表示,傳統觀念上,男性被視為「育兒豬隊友」,但透過產前教育,男性可以成為生產中不可或缺的角色。(圖/公視資料畫面)
生動盟也主張在設施設計上,應該要對照顧者更友善,而且是不分性別去規劃。「比如說尿布台好了,台灣有多少男廁是有尿布台的?如果今天只有爸爸帶著小孩,他怎麼辦?」陳玫儀表示,另一個例子就是洗手台,「我曾經在廁所看過一個懷孕的媽媽,因為沒有小孩用的洗手台,她必須要把小孩抱起來才能洗。」

結婚率、出生數下探 未來台灣理想的幸福模樣?

儘管政府積極出招,搶救低迷的生育率,但根據內政部最新統計資料顯示,今年一月出生人數僅9601人,是有統計以來,史上第一次單月新生兒不到1萬人。
因著婚姻制度與家庭關係而衍伸的「不婚、晚婚、少子」現象,三者看似有因果關係,但專家認為,站在政府的高度看,要拆彈隱形的國安危機,三者也不是絕對的必然連結
「學者比較不願意開口的講法是,未來當事人也不容易承認他結不了婚,會講說不想結婚。而且我們一直沒有認真面對一個事實,弱勢低薪的男性怎麼結婚?當他們娶外配,什麼時候正面報導過?」
張榮富擔憂,從人口模型推演出這群結婚機率甚低的族群,政府能幫助他們嗎?
台灣女人連線理事長黃淑英則指出,結婚生子皆是個人意願,政府都不能強迫人民去執行
一個國家少子化,是人口政策的問題,至於晚婚,一定有它的道理,如果只是因為少子化,然後叫大家趕快去結婚,我覺個這個東西太簡化了。
黃淑英認為,如果從全社會的幸福去思考,現在個人自我意識抬頭,假如男女都沒有活出想要的樣子,「你讓一個女人很早去結婚,然後讓她的生活裡沒有她自己的追求,或她的希望沒有達到,或家庭照顧的缺陷,這算不算是幸福的家庭?對社會到底是好,還是不好?
看其他隱形的國安危機:
#不婚篇
結婚數連六年下滑 是什麼讓人不婚
#難愛篇
晚婚時代來臨 年過三十結婚成常態
你理想的家庭模樣,會有幾個小孩呢?歡迎留言跟我們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