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所致 結婚數跌至史上第二低

1981-2020年結婚對數
資料來源:內政部
根據內政部統計,過去六年除了在2015年有超過15萬對(15萬4346對)新人成婚之外,此後每年結婚對數一路下滑;2020年遇上百年大疫,全國結婚對數更跌破13萬大關,只剩下12萬1702對,創史上第二低。
若看前二十年的數據,雖然在千禧年有18萬1642對情侶結婚,打破自1981年以來,最多人結婚的紀錄,但到了2009年,傳統習俗上命定的「 孤鸞年
人們認為在「孤鸞年」結婚的夫妻聚少離多、婚姻不安定,甚至可能發生外遇,所以不利婚姻。
」,受全球金融海嘯後續影響——只有11萬7099對情侶結婚,是最少人結婚的一年。
從2016年起,台灣結婚數持續下滑,去年遇上百年大疫,全國結婚對數更跌破13萬大關,只剩下12萬1702對,創史上第二低。(圖/基隆市政府民政處提供)

35歲以下碩博士 五成以上未婚

學術上在教育程度與完婚年齡關聯性研究,有德國學者提出「制度效應」(institution effect)的論點,意思是學歷愈高者,愈可能因完成學歷的年齡較晚,而延遲了「正式考慮」 婚姻擇偶的年齡。
下表是2020年全國男女性未婚比例,按年齡與教育程度區分,呈現如下:
不同年齡與教育程度未婚比例比較
男性
女性
國中
高中
專科
大學
碩士
博士
單位:百分比(%)
資料來源:內政部
不管男性或女性,在30至34歲這個區間擁有碩博士學歷者,甚至大學學歷者,未婚率都超過五成。儘管來到35至39歲的區間,仍然有三成以上的碩博士學歷者未婚。
值得注意的是,高學歷的大齡女性,跟高學歷大齡男性相比,結婚難度有著明顯的差異。
以30至44歲男性碩士為例,未婚率為64.75%,但在40至44歲的區間,還未婚的比例將降至17.89%;也就是說,到了44歲,每100位有碩士文憑的男性,只有約17人未婚。即使在49歲後,未婚率降低的速度趨緩,在55至59歲的區間,每100個男碩士裡,只剩約6人未婚。
但在女性碩士部分,卻呈現跟男性不一樣的趨勢:30至34歲、35至39歲、40至44歲,這三個年齡層的女性碩士,未婚率分別為57.83%、34.16%、26.35%。但女性碩士在40歲以上的年齡層,未婚率仍在兩成以上。在55至59歲的區間,每100個女碩士裡,仍有約21人未婚,這反映出高學歷的大齡女性,未婚比例偏高的現象
對於男女大不同的差異,國立臺北教育大學社會與區域發展學系張榮富教授認為,這跟男女擇偶的偏好有關。
高學歷男性不介意收入、學歷比自己低的女性,但高學歷女性擇偶會往上追求,但現實中只有少數男性能符合她們的要求。
張榮富表示,上表的紅色區塊可視為男女性完婚年齡的門檻,在這個區間之後,未婚比例降低的速度就會變慢,甚至變化不大。不過需要強調的是,高學歷的民眾也不一定會「不婚」,但跟其他教育程度相比,高學歷者會延遲完成結婚階段,這是不分性別的共通現象。

結婚生子不再是女性的「必考題」

「之前我們也會覺得說,結不結婚好像也不是人生一定要走的路,兩個人在一起很開心,這樣相處也很好。」在印刷公司當行政的鐘怡君五年前意外懷孕後,才決定結婚。
台灣社會仍然彌漫著「結婚=生子」的風氣,學者楊靜利、李大正、陳寬政在2006年於期刊論文中就直言:「結婚雖然不是生育的必要條件,在台灣卻是生育的重要條件。」另外在內政部委託民間團體所做的報告也有提到這樣的現象:「台灣將結婚生子看做連續發生的事件,所以許多女性背負相當大的懷孕生子的壓力。」
不過台灣女人連線理事長黃淑英則認為,傳統社會「男大當婚、女大當嫁」的家庭價值觀漸稀薄,婚姻也不再是性行為的許可證,同居更逐漸取代婚姻,且受法律保護及社會接受。
「近一、二十年,男女大學生同居,也不是什麼太大的問題,婚姻對子女約束力越來越少,生不生孩子也不會有太大的罪惡感,年輕人反而追求要自己的生活。」
隨著時代變遷,結婚、生子已經不是年輕民眾心中一定要達成的事項。(圖/公視資料畫面)
鐘怡君也說,現在年輕人已經漸漸地,不會那麼的能夠被長輩掌控。鐘怡君身邊的朋友都面臨著婚後生育的問題,但大多數人都扛住壓力、只生一胎,「就覺得有生一個,有交差了事就好。」
她認為,現代女性性平意識抬頭,而且婚後或許得面臨「婆媳問題」,更讓女性對這個選擇抱持觀望態度。
內政部委託民間團體,針對國內晚婚、不婚現象進行研究,報告也有提及婆媳關係造成婚姻問題,一位受訪者這樣說:
過年去婆家的時候就得演出一番,先生就會跟太太說平常在家我洗衣、燒飯、洗碗都沒關係,那幾天拜託配合演出一下,演個賢妻良母給爸爸媽媽看。
台灣女人連線理事長黃淑英也認為,台灣女性只要踏入婚姻,就會被賦予各種傳統任務,「包括育兒、照顧老人等等的一些東西,雖然國家一直在強調雙親育兒等等,但是女性她在婆家、娘家,或整個社會對她的期待還是那個樣子。」
她指出,女性個人自我存在的意識越來越高,開始主張追求有自己的生活,就不願意被傳統婚姻綁架。

女性地位、收入接近男性「男高女低」已成歷史

傳統嫁娶觀念普遍有男大女小、男高女低、男主外女主內深植人心,但隨著時代變遷,各類機會不斷鬆綁性別限制,女性的社經地位提升,收入無虞,對親密關係的期待與想像也開始不同。
根據教育部統計,從2008年起,擁有大學學位的女性已經超過男性;而且女多過男的差距也越來越大,到了2019年兩者差距已經達到約23萬人(男性:2,082,331人、女性:2,317,332人)。
從2008年起,擁有大學學位的女性數目,已經超過男性,但在碩博士方面,則是男性居多。(圖/公視資料畫面)
不僅在教育程度上超前,在收入方面也逐年拉近差距。根據勞動部統計,自2011年開始,台灣女性平均薪資就超過新台幣4萬元 ,2019年已成長至4萬8507元,男性的平均薪資則為5萬8152元。雖然男性在平均薪資仍占優勢,但女性收入提高,意味著擁有經濟獨立、不用靠男性的條件。
台灣女人連線理事長黃淑英舉身邊朋友為例:「我認識一群大概30歲多一點的女律師,她們沒有一個要結婚。她們覺得生活好好的,賺很多錢,大家一起去旅遊、去shopping,幹嘛要去惹麻煩?」
黃淑英也表示,男性不容易接受學歷比自己高的女性,而女性也不太願意在婚姻配對上妥協。除了收入差異之外,她認為,女性更在乎情感層面的交流。
「我們這邊有很多的志工,也受過相當高的教育,她們就說找不到可以談得來的男性。但有些男的也會覺得她們學識太高,難以溝通,沒什麼好談,一樣嘛,我的話題在汽車,你每天跟我講風花雪月,我就聽不下去。」她認為,這個時候高學歷女性或許就會寧可選擇單身。

無房無車難娶妻 男性成婚壓力增

低薪、高房價常常被視為摧毀年輕人結婚夢的兇手,即便政府積極打房,房價仍然居高不下。根據內政部公布的2020年第3季全國各縣市房價所得比,台北市仍以15.29倍成為全國房價最高的區域——必須15年不吃不喝才能買到一處在台北的家。
另外,根據人力銀行業者調查,有八成七上班族,一年以上沒有加薪,甚至約近一成上班族表示,十年以上沒調薪。換算下來,上班族平均凍薪3.8年,也創8年新高。
儘管如前所述,「男高女低」的現象開始翻轉,但傳統上男性作為一個家庭「經濟支柱」的自我要求仍不容易改變。
宋之凡是一名製鞋師傅,三年前決心自行創業。父親曾開過補習班,少子化衝擊早已沒有學生來上課,荒廢已久的一樓店面便轉給兒子開店做手工鞋。
宋之凡說,因為創業小有成就,加上省了房租跟開店成本,他才能在30歲向女朋友求婚。「店面租金太高了,你光一個月要負擔兩萬塊,如果在基隆夜市一點那邊要十幾二十萬,如果沒有這些,應該沒辦法那麼早結婚吧!」
宋之凡遠赴台南學習製鞋技術,利用父親以前開補習班的空間創業。(攝影/許家嘉)
育有一子的楊光偉也說,因為自己是么子,哥哥、姐姐已經搬離家裡,跟母親同住的他才能提早結婚,「住外面的話,租金壓力太大了。」
抓寶可夢是楊光偉跟兒子的共同興趣。(攝影/許家嘉)
房子的問題,同樣也成為劉庭煒的困擾。今年27歲的他,在建築公司上班,劉庭瑋跟女友都是中部人,從大學時期開始交往至今七年,感情穩定,一起在新北市租房子,但還沒有更近一步的打算。
「北部房子太貴、買不起。但有房子,彷彿是結婚的必備條件。」他表示,因為現在跟女友姐姐同住,房租攤分下來一個月大概5000元,負擔不算重,還可以儲錢,但頭期款的部分,可能還是得跟父母借才能解決。
國立臺北教育大學張榮富教授認為,買不起房子是國內低薪男的問題,而不是低薪女的問題。(攝影/黃守銘)
國立臺北教育大學張榮富教授認為, 面對高房價,「這會被認為是低薪男的問題,而不是低薪女的問題。」根據經濟學家Gary Becker的專業分工與交易論,Becker認為,過去男性的專長在於賺錢,女性的專長則在於家務勞作與養育子女,因此共組家庭可以互補所需。但當女性薪資跟男性的差距愈來愈小時,結婚可以獲取的「效益」逐漸下降,婚姻的誘因也會因此減少。

伴侶形態改變 結婚不再是終點

劉果豐在媒體業做剪接師,單身多年、跟家人同住的他認為,活到了28歲,現在工作狀態穩定,買不買房並不是一個障礙。「就覺得自己一個人過生活也滿好的啊!」性格內向的他,自認不好找對象,電玩就成為了生活唯一寄託。他享受在虛擬世界交朋友,交女友、結婚成家不是人生中一定要達成的目標。
台灣女人連線理事長黃淑英認為,伴侶形態已經改變,不再侷限於愛情,擁有共同興趣的好友,比如遊戲、爬山等,也是一種伴侶。(圖/Monika Baechler via Pixabay)
「現在有太多陪伴人的工具,比如說網路、遊戲等等,你對伴侶的需求也降低,所以有沒有一個伴,在當下沒那麼重要。」
社群平台普及,人們可以方便地找到擁有共同興趣的同好,比如爬山、自行車等等。台灣女人連線理事長黃淑英認為,伴侶形態已經改變,不再侷限於愛情,擁有共同興趣的好友,也是一種伴侶。
「不論男女,陪伴的方式越來越多,旅遊也可以找一群女生出去玩,讓他說不需要有一個伴侶,也很快樂。但有時候,生活上是這樣,你會需要一個伴侶跟你share一些東西。」
此外,黃淑英也有遇過質疑婚姻意義的女性。「她就是說不想結婚,因為有時候還會離婚,那幹嘛去結婚呢?」。台灣 粗離婚率
年度離婚數與總人口之比,通常以千分率表示。
在亞洲一直是名列前茅,僅次中國,2020年共有5萬1680對離異,雖較2019年少,粗離婚率仍在2.19。

不想婚的另一面 民眾難覓有緣人而「結不了婚」

當「結婚」、「生子」不再是人生一定要完成的考題。同時,女性學歷、收入提高,加上個人主義、自我意識越來越高,女性傾向自我懷疑,結婚反而需要一個理由,這時,情感成為現代女性Say YES的關鍵一擊。
「大概都是遇到一個自己愛的人,也認為對方愛你,想跟他一輩子在一起,想要跟他有一個愛情的結晶,才會進入婚姻裡。」
台灣女人連線理事長黃淑英認為,以前找長期飯票的觀念並沒有消失,但現在女性決定要不要結這個婚,能不能滿足個人生涯發展會是優先考量。再者,感情因素會讓女性衝動去結婚,反而比較不是其他的經濟因素。
至於男性逃避不了婚姻扛負經濟責任的壓力下,往往只能做出先立業後成家、延遲結婚的決定。
然而也有一些民眾因為不同原因,而找不到結婚對象,因此無法結婚。接下來的《難愛篇》,我們會帶各位讀者了解,年齡增長將如何影響自己在異性心中的「被接受度」,還有一窺台灣交友市場的實際狀況。
你對台灣2020年結婚數創歷史第二低有何看法?歡迎留言跟我們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