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二八

  • 二二八國家紀念館 展覽活動內容年輕化

    |

    二二八國家紀念館為了要爭取更多年輕人關注,因此特別把展覽和活動內容都年輕化,希望可以讓年輕世代,能夠對二二八事件有更多瞭解。 二二八國家紀念館邀請不同世代,針對二二八事件的平反進行座談。 ==律師 李勝雄== 這要申冤實在很重要 不是真正得到補償 得到說恢復你以前的地位 是心靈得到安慰才對 ==第一屆共生音樂節發起人 藍士博== 我要認識台灣歷史 我要認識台灣的2

  • 灣生求償案228基金會不上訴 受難者家屬徐光憤辭董事

    |

    吳東牧 / 台北報導 二二八日籍受難者家屬青山惠昭求償勝訴一案,二二八基金會今天以表決方式決議捨棄上訴,並預計在二二八69週年前夕,核發600萬賠償金。但強烈反對賠償日本人的董事徐光,表決後已請辭明志。 台北高等行政法院上星期做出青山惠昭求償案判決,明確要求二二八基金會撤銷原來不予賠償的處分,核發600萬元的賠償金。基金會今天召開董事會討論是否上訴。執行長廖繼斌表示,這是基金會自19

  • 官民流血衝突 228悲劇已過62載

    |兩岸

    二二八公園的人文咖啡廳旁,不少遊客在咖啡座悠閒聊天,很難想像六十二年前,這裡曾經是官方的廣播電台,1937年二二八事件爆發,官民之間在電台爆發流血衝突,釀成悲劇.二二八受難者後代廖繼斌,當年他的祖父廖進平參與民間組織台灣政治協會,在二二八事件當中被捕失蹤,這幅著名的二二八畫作"清秋"是他的父親廖德政所畫,畫中的竹籬笆,象徵對當時國民黨獨裁政權的抗議,不過廖繼斌認為,二二八受難家屬,現在已經不再是弱

  • 追思二二八 降半旗遊行紀念

    |政治

    今天在台灣各地、都有關於二二八事件的紀念活動。除了全國各機關降半旗之外,在二二八事件的爆發地點--天馬茶房、也有一場萬人巡禮的活動。而下午在台北二二八公園的紀念儀式、包括正副總統、行政院長、以及臺北市長都到場、跟受難者家屬一起紀念這個特別的日子。 一大早各機關就緩緩的降下半旗,紀念今天二二八和平紀念日,以後每年二二八,所有機關學校都必須以這個方式來紀念這個影響台灣最大的歷史悲劇,雖然一整天陰

  • 還原二二八紀錄片 提供多元史料

    |政治

    國民黨和文化人楊渡、共同發表了還原二二八紀錄片,希望能提供更多元的角度、來還原二二八真相,而台北市二二八紀念館今天也推出兩本新書,一本是所有二二八文獻的索引工具書,另外則是聯合國善後救濟文獻,其中也有提到當年二二八事件的美國觀點,相當值得參考 由文化人楊渡總策劃的還原二二八,採訪包括二二八當年目擊記者,突擊隊長等十二人的證言,試圖在省籍衝突外勾勒二二八事件的原貌,楊渡表示,二二八在各方政治利

  • 二二八 馬英九定位「官逼民反」

    |政治

    回到政治新聞、我們要來關心、國民黨中常會今天針對二二八事件、邀請作家--楊渡、進行專題演講,馬英九也再次將二二八、定位在官逼民反的衝突事件,馬英九強調,當年的政府的確有腐化及貪污的現象,因此他近年來和家屬接觸,也表達歉意在二二八基金會的責任歸屬報告出爐後,國民黨也積極準備一連串的二二八紀念活動,中常會上請來文化人楊渡發表還原二二八的演講,楊渡認為二二八事件中省籍其實不是衝突的核心,也不能忽略國共內

  • 二二八研究報告:蔣介石 首要元兇

    |政治

    今天新聞一開始,首先來看,二二八紀念基金會,今天公佈一份責任歸屬的研究報告,其中明白指出,當時國民黨總裁蔣介石,是二二八的最主要元兇,必須負起,最大的刑事跟民事責任。 二二八發生至今將近六十年,儘管事件已經平反,政府已經補償,總統也已經道歉,不過大部分受難家屬心理最放不下的,就是誰才是殺害他們家人的最大兇手。為了徹底釐清二二八的是非對錯,二二八基金會委託國史館長張炎憲等領域學者,希望能確定二

  • 二二八肇因新說法 國共戰爭的延伸

    |政治

    在儀式性的活動背後、其實更應該探討的、是228事件的發生背景和代表的意義。有人把228解讀為、本省人跟外省人之間的仇恨衝突,也有學者分析、悲劇發生的原因、是當年國民黨的高壓統治。但是這幾年又出現了一種新說法、認為二二八是在台灣的共產黨企圖推翻國民黨、所引爆的抗爭與鎮壓行動,其實跟大家以為的族群衝突、並沒有絕對的關係。 五十八年來,二二八從政治禁忌到成為社會焦點,從被刻意遺忘的歷史悲劇,到大量

  • 二二八族群互助展 公開多幅珍貴影像

    |政治

    明天是二二八紀念日,台北市長馬英九今天到二二八紀念館展覽,不過,因為賠償問題,一直沒有得到解決,今天現場也有家屬陳情。馬英九怎麼回應,另外,這次的展覽,有什麼珍貴史料,一起來看,記者葉怡君、陳信隆報導。 明天是二二八紀念日,今天台北市長馬英九到二二八紀念館,參觀的二二八族群互助特展,不過對受難者家屬最實際的,恐怕還是補償問題。 受難者陳炘律師在二

相關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