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汗

  • 印尼移工指控新北捷運三鶯線是血汗工程 每個月底薪不到一萬塊、加班高達170多小時

    |社福人權

    耗資340億元台幣,還在興建的捷運三鶯線被指控是血汗工程。兩年前來台受聘的印尼籍移工,拿出薪資條,顯示每月底薪只有9677元、加班時數176小時,但一小時的加班費只有47元台幣,月薪加總起來兩萬出頭,不到法定基本工資,也嚴重超時加班。受害印尼移工表示,「來到台灣工作將近兩年,我在三鶯線捷運的工程工作,工地在桃園跟新北,在台工作期間,我的底薪只有450萬印尼盾,換算起來大概是9千多台幣。」移工表示,

  • 疫情來襲 物流倉儲業工作量大增、運將生計受影響

    |

    疫情三級警戒,物流運輸業的業務量大增,但長期暴露在危險,而且是人與人高接觸的工作環境裡,卻無法列為疫苗優先施打對象,還有駕駛因為載到確診個案,需要居家隔離,無法上班。   台灣汽車貨運暨倉儲業產業工會理事楊正義表示,「有倉儲會員投訴說,他在5月份的時候,他的休假已經被調整到6月去了,(平均)一個人的送貨量,是還沒升級前的一到兩倍。」   物流倉儲業人員再次出面發聲,訴說自己在全台升級三級警

  • 共青團翻出H&M拒用新疆血汗棉花聲明 引發中國網購平台下架潮

    |

    歐美國家和中國的新疆「血汗棉花」戰火延燒,瑞典品牌H&M,去年有一篇不使用新疆生產棉花的聲明,意外被翻出來,結果就被中國抵制,商品在網購平台下架,實體店面也從百度地圖消失。另一方面,臉書是宣稱,有封鎖一批利用該平台散播惡意軟體,來監控海外的維吾爾人的中國駭客假帳號。 瑞典知名服裝品牌H&M,2020年10月曾在官網發表聲明,稱新疆維吾爾族人遭強迫勞動,因此該公司將不會採用來自新疆生

  • 防春節前夕血汗超時 貨運工會籲專案勞檢

    |

    農曆春節即將到來,加上新冠肺炎疫情所帶動的宅經濟潮流,導致貨運倉儲產業的工作量大增。汽車貨運倉儲工會指出,在貨運旺季期間,駕駛們動輒要連上超過七天班,但有些業者卻會以假班表來搪塞勞檢,因此呼籲勞檢相關單位,應該在春節前兩週的時候,針對貨運、物流啟動專案勞檢,還應該讓工會成員陪同,才能確實杜絕血汗超時。 拿出過年期間的排班表,可以看到有好幾位員工連續上班超過七天,這樣的狀態不只出現在過年,像去年疫情

  • 日工時18小時、本俸僅3200元 大榮貨運司機控血汗

    |

    大榮貨運有員工今天到母公司陳情,控訴公司血汗,本俸只有3200元,還有駕駛出現18小時超時工時,檢舉人還被記過。但嘉里大榮物流回應,被記過是因為打假卡,強調駕駛工時符合勞基法。 出示行車紀錄卡,大榮貨運員工控訴有司機居然一天工作18小時,嚴重超時。工會指出,大榮貨運十年來都沒有調過薪水,司機本俸只有3200元,是業界最低。雖然加上伙食津貼和全勤獎金等各種獎金,月薪大約有四到五萬,但因為加班費的計算

  • 棕櫚油業650億美元年產值 隱藏人口販賣、童工問題

    |地方

    棕櫚油是全球生產量、消費量和國際貿易量最大的植物油,年產值高達650億美金,但是在印尼跟馬來西亞等主要產區,卻充滿移工、人口販賣與童工的血汗與眼淚。 15歲印尼少女伊瑪曾經是數學資優生,夢想成為醫生,但10歲起被迫輟學,每天忍受酷熱蹲在地上弓著背,撿拾棕櫚果幫忙貼補家用,有時一天工作15個小時,沒有手套只穿拖鞋,經常被果實尖刺割傷、被蠍子咬傷,甚至可能遇上毒蛇。 印尼童工伊瑪說:「我問媽媽,什麼時

  • 戒護比1:10 國內監獄監所管理員血汗過勞

    |

    國內的監獄人滿為患,目前的監所管理員,還有收容人的戒護比為1比10,高於日本和新加坡,基層人員每次的勤務時間,都長達25小時,但其中只有16小時被認定是工時。為了終結血汗過勞,因此基層決定,要成立獄政工作權益促進會,集體爭取權益。 在國內擔任監所管理員,面對高達1比10的戒護比,高於日本1比5.4與新加坡的1比5.9,工作壓力大,工時也極長,每次勤務長達25小時,其中16小時認定是工時,9小時備勤

  • 客運司機投訴血汗 7時工作到晚上23時

    |

    有客運駕駛提供班表,向工會投訴部分客運路線嚴重超時,有的排班甚至是從早上七點上班、晚上十一點才下班。但客運業者解釋,中間保有六到八小時的休息時段,可讓司機休息。但勞工團體認為勞工仍在待命狀態,精神體力上,都無法真正休息。 客運載來大批的旅客,國道客運路線眾多、票價相對便宜,不少民眾選擇搭乘,不過有駕駛拿出一張客運班表向工會投訴,指出有部分路線嚴重超時,司機疑似要從早上七點開到晚上十一點,工會認為

  • 遭解僱後重新招募要求減薪 勞工指控「綠環境」

    |

    曾在綠環境科技公司、楊梅工廠的勞工指控,工廠在過年前解僱他,又在過年後重新招募員工,並要求減薪,要求環保署不應該再補貼這家血汗工廠。 拿出斗大的回收標誌潑紅漆,指控綠環境科技公司、位於楊梅的工廠是血汗工廠。勞工曾先生指控,擔任大型家電廢棄物拆解工作的他,曾在工作時受傷,結果他與其他十多人,在過年前遭解僱,年後工廠又招募新人,他再次前往應徵,卻被要求要減薪四、五千元。 勞工 詹先生說:「我為他流血流

相關標籤

近期熱門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