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與記憶 —— 疫情衝擊下,他們的故事
圖片來源 美聯社
專題報導

疫與記憶 —— 疫情衝擊下,他們的故事

2020年春天,新冠肺炎疫情蔓延全球各地,許多人的生活在疫情下受到衝擊,《公視新聞網》邀集全球各地的台灣人投稿,記錄人們與疫情共存下的生命故事。

作者 / 公視新聞網 更新時間 2020/12/09 19:33 主圖來源/美聯社
  • 中國台幹篇:這一年,也是疫年

    到2020年3月,我到上海剛好滿一年,這一年,也是這疫年。 我也聽了第一位確診出院的台商感謝錄音,一邊聽著我一邊拭淚鼻酸,同樣作為在中國大陸工作的臺灣人的我,或許有些人是像她一樣很單純,只是因為對於中國大陸的醫療環境不熟悉才選擇回臺灣治療,求的也只是「平安」兩個字,我看了很有感觸,有種感覺是:臺灣是我的家,是這麼的強而有力。

  • 印度篇:我獨自在印度的隔離病房關了四天

    因為華人面孔和輕微咳嗽症狀,士賢無預警被以「疑似新冠肺炎」為由通報,接著送上救護車,在異地展開為期四天的隔離生活。 媒體聞風而至,在未經士賢同意下直闖隔離病房採訪。照顧他的醫師護士也在偷拍,「Taiwanese」、「Coronavirus」變成他的關鍵字登上當地新聞媒體,明明好好的士賢還「被發燒」,他靠著追韓劇《愛的迫降》,做了一場在印度的四日惡夢。

  • 西班牙篇:義大利全國封城,我在照樣狂歡的西班牙

    有趣的是,西班牙首相佩德羅·桑切斯(Pedro Sánchez)在宣布國家進入緊急狀態時記者會上,提了三點允許出門的例外。 剪髮、送洗衣物、遛狗。 為了出門,寵物瞬間成了人們心中最寶貴的資產。「 我也要趕快去買一隻狗,好讓我出門。」連續待在家4天之後,德國室友開玩笑地喊道。

  • 中國上海篇:中國今死亡數歸零,只剩我在觀望

    小年夜(1/23)那天早上,武漢宣布封城的同時,我從上海回到了台北。一路上戴著口罩,直到踏進國門的瞬間,內心的焦慮與壓迫感才緩緩退去。應該說,我每次短暫回到台灣時都會有「逃回來」的感受,但這一次不只是感受,而是物理意義上,真正的「逃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