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典全民養老金制 保障老人生活

根據聯合國的定義,一個國家65歲以上的人口,只要超過7%,就是高齡化國家,而台灣65歲以上的人口,早已突破了10%。面對高齡化社會的來臨,我們到底要如何因應呢,今天晚上「十點全紀錄」,就從瑞典和日本的經驗看起。 全球老化可能繼全球暖化之後,成為全人類最該正視的課題。向來以高薪資、高福利、高課稅聞名於世的瑞典,是全世界最早建立全民養老金體系的國家之一。 1913年,瑞典議會通過國民年金法案,規定對所有的老年人口實行沒有差別、一視同仁的養老金給付,這種具有普及性與強制性的養老金體制,保證了每一位瑞典老年公民,都能夠享有基本的生活保障。 瑞典未來國家委員會主席約金帕馬 為什麼公共退休金唯一的目標,就是確保回收率的原因,退休金不只被投資於瑞典,國際間也有。針對此近期已提高警覺性,監督公共退休基金投資標的企業責任運作需求。 為了提高生育率,瑞典也在1974年開始實施父母保險制度,也就是給予父母雙方帶薪假期以照顧幼兒,而目的是為了確保父母雙方都能兼顧工作與育兒的雙重責任. 瑞典未來國家委員會主席約金帕馬 不過我想再次強調的是,不要過渡鼓吹生育政策, 或者只想增加出生率的傳統,而是要有更好的社會福利政策,讓年輕人有餘裕生養。他們想要的子女數目。 再來看同樣有高齡化問題的日本,政府規劃國民以中度負擔來換取中等福利,並且鼓勵人民以自助及互助的方式,來面臨高齡化社會的挑戰. 日本政府早在1963年就已經制定老人福利法,厚生勞動省更在2001年強迫全國開辦介護保險制度,最主要的目的是鼓勵每位國民能夠互助共生,進而落實憲法所揭櫫的適合人性尊嚴的生活理念. 厚生勞動省政策統括官 城 克文 :最剛開始是這樣的,從事自營業或是沒有工作的人,不是這種制度的保障對象,所以以擴展年金制度,至全體國民為主旨,於昭和36年,西元1961年制定了國民年金制度 瑞典和日本兩個國家的安養政策不一定適合台灣,但兩地的經驗提醒我們,高齡化社會已然成形,如何改革養老保障制度、變革贍養方式、甚至是老年人怎麼過自己想過的生活、都還需要努力。 記者綜合報導.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