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年來七次修憲 影響政局深遠

解嚴20年的七次修憲,被認為是一場又一場極為艱辛的政治工程,而其中以第三次及第四次修憲通過的總統直選以及凍省、確立雙首長制,對台灣政局影響最大。尤其是第四次修憲通過取消閣揆同意權,這項配套不足的雙首長制被各界批評是造成今天憲政僵局的重要根結。現在我們就來回顧一下這20年來的修憲史。 李登輝這番話正式開啟了解嚴後憲改的序幕。在李登輝的主導下,結合當時的在野民間人士、包括反對黨民進黨,在圓山飯店召開了體制外的國是會議,達成全民直選總統的共識。 但因當時保守勢力強大,為了推動落實總統直選,民進黨在1992年發動了417總統直選群眾運動,向執政當局施壓。也使得當年在中山樓召開的國民大會,直選派與委任直選派兩股勢力僵持的情況急轉直下,李登輝一聲令下,決定總統直選。這項決定也在1994年的第三次修憲獲得落實。 接著,李前總統又在1997年聯合最大在野黨民進黨,再度召開體制外的國發會,進一步推動凍省與雙首長制中央體制修憲工程。 就憲政發展來看,解嚴後的七次修憲,以1997年第四次修憲會議影響最大,尤其是取消閣揆同意權,修成傾向法國的雙首長制中央體制,被認為是導致今天憲政僵局的重要癥結。當年曾經反對雙首長制、主張總統制的前民進黨國大代表陳儀深,即使到今天還是認為雙首長制不適合台灣。 回顧解嚴後20年來的七次修憲,被外界形容是縫縫又補補的一套舊衣衫,在體認不可能制定新憲的政治現實下,雖然國內政壇和學術界對總統制、內閣制各有所好,但考慮中央體制全面翻修的修憲高門檻,恐怕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因此在盱衡現實條件下,不少學界及藍綠不同黨派政治人物幾乎都同意,在短期內修憲恢復閣揆同意權,以及將總統選制改為絕對多數的兩輪投票,應該是未來可以考慮的修憲方向。

相關新聞

專題|全台敬老金大調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