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民主消退中 台灣還好嗎?

(被V-Dem列為非民主國家的波蘭,2021年8月通過限制媒體新法,引發人民抗議。圖/法新社)
台灣公職從里長到總統皆可民選,也已透過公民直選選出6任總統,但這樣的民主現狀是否足以令我們安心?包括V-Dem、自由之家等國際上多所研究民主體制的機構,皆指出近10年來全球民主國家數量正在減少,走向威權專制的政體反而增加。這波民主消退浪潮,帶來什麼警訊?

自由民主是人類社會普世追求的價值嗎?在瑞典研究民主趨勢的獨立研究所V-Dem(Varieties of Democracy)於2022年3月發表《2022年民主報告》,指出目前世界上享有自由民主的人口僅佔全球人口數的13%,有的國家更從民主走回專制。

今(2022)年9月15日,歐洲議會以433票贊成、123票反對的壓倒性多數通過,認定匈牙利「不再是完全民主國家」,而是「選舉專制」政權。這是歐盟自1993年成立以來,首度對會員國的政體做出決議。

雖然匈牙利對此表達抗議,但3日後,歐盟執委會以匈牙利在使用歐盟資金上有違規和缺失、也未能調查並起訴涉及的弊案等理由,提案凍結原本要給匈牙利的75億歐元(近2412億新台幣)基金,做為對匈牙利的制裁。

歐盟20%成員非民主政體

V-Dem定義「選舉專制」是一種透過操控選舉產生的專制政體,在匈牙利國內,現年58歲的總理奧班(Viktor Orban)其實已3度高票連任,10多年來他與率領的極右翼政黨青年民主主義者聯盟,主張民粹與民族保守主義,深獲選民支持。

(匈牙利總理奧班主張民粹與民族保守主義,深獲選民支持,3度連任。圖/法新社)

表面上匈牙利採自由選舉,但奧班透過修法和調整選區等方式,操控選舉結果,鞏固權力,也迫害新聞自由與多元性別,反對移民。

奧班在2014年發表的宣言裡直言,他正在建設一個「不自由的國家」,並指出,「非西方的、非自由的、非自由民主的制度,甚至可能根本不是民主制度,但仍然使國家成功,例如新加坡、中國、印度、俄羅斯、土耳其等。」

類似匈牙利的民主消退現象,在歐洲並不罕見。V-Dem調查指出,歐盟裡有20%成員是非民主政體,包括2015年開始獨裁化的波蘭、塞爾維亞等。葡萄牙與奧地利則是從「自由民主」被降等為「選舉民主」國家。

34個國家民主退步 進步僅15國

V-Dem將國家政權區分為「自由民主」、「選舉民主」、「選舉專制」、「封閉專制」4種類型,「自由民主」與「選舉民主」都具備自由且公平的選舉,但「自由民主」對法治與人民基本權益的評分要求更高。

前英國首相邱吉爾曾說,「民主並不是什麼好東西,但它是我們迄今為止所能找到的最好的一種制度。」但V-Dem以一套複雜的民主指數計分方式統計,2012年全世界自由民主國家有42國,達到巔峰,至2022年只剩34國,降至 25 年來最低水準,世界上享有自由民主的人口僅佔全世界13%。

過去50年實行封閉專制的國家數量則創下歷史新高,於2022年達到33國,幾乎與民主國家齊頭;另外,選舉民主國家有55國,但選舉專制國家仍高出一些,達到60國。總的來看,2011年至2021年,有34個國家民主退步,進步的僅15國。

不僅V-Dem,總部位於瑞典斯德哥爾摩的「國際民主及選舉協助研究所(IDEA)」,於2022年的《全球民主國家指數》更指出,全球半數民主國家處於倒退狀態,包括限制言論自由、民眾對選舉合法性的不信任日益增加,都在破壞民主制度。

研究民主轉型的成功大學政治系副教授王奕婷認為,在第三波民主化後,大家對民主有了樂觀的想像,但是如同V-Dem等機構調查到的民主消退,確實在近年持續發生。

(成大政治系副教授王奕婷研究民主轉型,認為全球民主消退中。圖/王奕婷提供。)

亞洲民主持續走下坡

第三波民主化是建立現今全球民主政體的關鍵浪潮——1974年葡萄牙因殖民地戰爭問題,軍方與民間發起以「康乃馨代替槍枝」的不流血革命,成功推翻專制軍政府,讓葡萄牙放棄殖民地,逐步實現民主轉型,進而影響西班牙、希臘與東歐、亞洲等,掀起全球民主化進程。

於1986年推翻獨裁者馬可仕、展開民主之路的菲律賓,是亞洲第三波民主化的國家之一,但也是近年持續專制化的代表性國家,已經被V-Dem降等為「選舉專制」國家。

菲律賓的家族政治文化是家族成員共享地位與勢力,1人當選總統,家族共享資源,進而更壯大家族,總統一職形同不同家族間競逐的事業,國會議員也大部分來自多個名門望族。

(菲律賓前獨裁者馬可仕的兒子——小馬可仕,2022年6月就職總統時遭民眾示威抗議。資料畫面)

今年菲律賓選出的總統「小馬可仕」(Ferdinand Romualdez Marcos Jr.),在6月30日宣誓就職時,馬尼拉街頭同時有不少反對者抗議,憂心他會重現父親1965至1986年的專制獨裁又貪腐。

抗議者說,「下一屆的政府,可能是菲律賓史上最糟糕的暴君聯盟,我想我們只能為最壞的情況做好準備。」

除了菲律賓,英國的「經濟學人智庫」也將新加坡、印尼、東帝汶、泰國列為「有缺陷民主政體」;越南、柬埔寨、寮國、緬甸則被列為「獨裁政體」。東南亞的民主現況不見進步。

國際人權組織「自由之家」(House of Freedom)2021年公布的全球自由度調查報告,也將印度從「自由」降級為「部份自由」國家;美國學術雜誌《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今年12月14日進一步報導指出,自2014年印度總理莫迪(Narendra Modi)上台以來,不僅新聞自由大幅受限,選舉也不再公正,許多選舉委員會有特定黨派傾向,且政黨資金流向不透明,當局更企圖將司法和軍隊政治化。

民主逐漸失寵?

民主政治歷經長久發展,卻在近10年走下坡,以歐洲為例,主因是數量暴增的移民潮引發社會與經濟危機,釀成憤懣不滿的民意,在原本「左」與「右」兩種政治立場的政黨之間,民粹且本土保守的極右翼政黨趁勢崛起,匈牙利即是典型案例。這是否代表民主逐漸失寵?

台灣大學胡佛東亞民主研究中心主任張佑宗正著手研究全球民主現況,他認為,相關統計與現象可視為一項警訊,但民主的消退未必會發生;民粹與反菁英論調讓極右翼政黨看起來像是反體制政黨,不過,一些國家的極右翼並非反民主。

(台灣大學胡佛東亞民主研究中心主任張佑宗研究全球民主現況。攝影/王介村)

張佑宗也提出「民主韌性」,認為民主有自我修正功能,不同政黨勢力相互角力拉距,選民立場會也隨之變換,民主指數有進退是正常的。

張佑宗以美國為例,指出美國在川普執政四年後,在「自由之家」的評比從93分降為83分,步入與蒙古、迦納和波蘭這些新興民主國家為伍的行列,但是在拜登執政後,民主分數便回升;被指為反民主的川普勢力,在今年美國期中選舉也未大勝。

浪潮中的台灣民主 

極右翼民粹主義的流行成為世界上民主國家的一大難題,國民黨在2018年勝選高雄市長、2020年敗選總統後又被罷免市長的韓國瑜,也有學術研究視他為民粹人物。全球政治動盪之際,台灣是否擔心受到極右翼浪潮的衝擊?

2022年11月26日台灣舉行九合一大選,主力仍是藍綠兩黨之爭。

11月25日,大選前1天,左翼聯盟祕書長黃德北風塵僕僕從台北趕到高雄前鎮、小港選區,坐上吊車改裝的宣傳車,陪同左翼聯盟在高雄市唯一的市議員候選人顏坤泉,進行掃街拜票的最後衝刺。

(黃德北坐在吊車改裝的宣傳車上,為左翼聯盟候選人掃街輔選。攝影/王介村)

從里長到總統,台灣公民皆可參選,並由選民投票直選,台灣也已產生6任直選總統。2018年,當時任教世新大學社會發展研究所並擔任所長的黃德北,曾以學者身分參選台北市議員,以1216票落選。這次大選他改以輔選的方式,與社會民主黨、台灣工黨等具有左翼思維的小黨合作,期望台灣有更多社會主義的聲音。

「左翼是為農民、工人發聲與支持改革。」黃德北表示,左翼聯盟期勉不用激情口號,不做表演政治,更重視公民參與;但是網路科技與社群媒體讓民眾更容易發聲,情緒性發言等民粹現象在台灣早已形成。

黃德北認為,以民粹為基礎的極右翼恐怕破壞民主,台灣藍綠傾向資本主義,要抵抗同樣重視民眾聲音卻保守的極右翼崛起,更不能缺少左翼,逐步促進公民參與,發展慢政治;歐美代議民主都遇到危機的此刻,台灣政治需要更多元的想法。

「台灣政策其實也有左翼思想,譬如健保制度。」王奕婷指出,過去也曾出現類似極右翼的選舉動員,如教會投入同志公投,但是代表極右翼的美國前總統川普,尚難以在美國國會取得半數,「台灣的單一選區兩票制,也會導致小黨民粹更無法壯大。」

1987年解嚴後,台灣才逐步自由民主化,王奕婷強調,近年台灣偶有「懷念威權」的聲音,但狀況仍和歐洲威權化路徑很不同,譬如行政權擴張、限制國會監督制衡、甚至軍事政變,可能還不是台灣人民的選項;但台灣在少子化與開放移工衝擊下,是否會在種族上發展出極右翼思維,值得觀注。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