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析九合一/解密縣市議員選舉開銷 政治獻金藏「蹊蹺」【銀彈篇之一】

(圖表設計/陳怡蒨)
參與一場選舉不只拚政見夠不夠吸引人,口袋的銀彈夠不夠燒也左右勝負。政治素人連紹傑為了實踐理想,在登記最後一刻勉強湊出保證金;連選6屆的醫師洪士奇則賣房也要選,他直言,選賢與能的競賽中暗藏「蹊蹺」。

拆解選舉開銷,打一場選戰有多燒錢?

雙寶爸連紹傑一手抱著小孩,另一手拿著支票,在登記這一天,赴台北市選委會繳交保證金20萬。

「其實我也是上禮拜才真正籌到,差一點籌不到。」

連紹傑代表小民參政歐巴桑聯盟(簡稱小歐盟)參選今(2022)年台北市議員,即使代價高昂,但想要推動友善育兒環境,還是在最後一刻努力繳出「入場費」。

曾任職科技業工程師,連紹傑在育兒過程中有感相關公共政策不足,並意識到有些事務是可以嘗試推動與改變,因而投入選戰。他坦言,從政零經驗且資源不多,光是議員保證金就讓他直呼「超級貴!」

《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規定,參選直轄市議員須繳交保證金20萬、縣市議員12萬,對沒有資源的候選人來說,光籌保證金就已吃不消,更別說投入選戰所必須扛起的財務壓力。

「在台北不管是看板、競選辦公室的租金,幾乎是其他縣市的2倍以上。」

頂著全國醫師醫療產業工會理事長頭銜、署立屏東醫院心臟血管外科主治醫師吳欣岱,同樣選擇台北市作為主戰場,也是台灣基進黨唯一投入首都選戰的候選人。儘管醫師收入相對豐厚,台北市的物價還是讓吳欣岱感到相當拮据。

首都選舉開銷大,吳欣岱選擇將資源投注於認同他們政黨理念的選民。(攝影/李金龍)

租不起大量看板爭取曝光,吳欣岱靠創意取勝。競選總部只租得起一個檳榔攤大小的空間,所幸將外觀佈置成檳榔攤;看準台灣是機車王國,將機車擋泥板印上宣傳照就成了行動小看板,「那是為了很賞臉的支持者而做的。」

細數吳欣岱投入選舉的基本開銷:競選總部一個月租金加水電4至5萬、看板預計投入逾20萬、助理費40萬、文宣品20至30萬。儘管吳欣岱已努力節省成本仍不下百萬,但跟許多「大咖」議員比起來,這些花費恐怕僅是零頭。

(圖表設計/許靜之)

解密政治獻金募款 捐贈收入前段班全是連任議員

選舉不只比拼候選人提出的政見,有時比的更是資源夠不夠多、人脈夠不夠廣。

政治素人或青年為了打一場選戰,絞盡腦汁投入有限資源,只為有一天能踏入議會實踐理念;但對許多連任多屆的議員來說,競選經費從不成煩惱。

根據監察院政治獻金公開查閱平臺,2018年九合一選舉全台縣市議員候選人捐贈收入排名前6名以國、民兩黨為主。除曾任3屆高雄市議員、2屆副議長的民進黨候選人蔡昌達,受時任高雄市長韓國瑜掀起一波「韓流」影響選情,意外成為落選頭,其餘5位榜上候選人皆於當年順利當選。

(圖表設計/許靜之)

攤開排行榜,不乏征戰多年的沙場老將。曾任高雄市議長的民進黨籍議員康裕成連任6屆居冠;排名居次的國民黨台北市議員陳炳甫連任2屆;民進黨台北市議員洪健益連任4屆;民進黨台中市議員曾朝榮更是5朝元老。

儘管所在的松山信義選區今年受台北市人口減少影響將少1席,目標挑戰5連霸的洪健益淡然表示,雖然競爭激烈,仍會保持平常心。

「在連任第2屆的時候,假如服務做得不錯,原則上在競選時,就不用太擔心選舉經費的問題。」洪健益坦言這是連任議員的「主場優勢」,隨著連任屆數越多、服務的案件也會越多,收到贊助金額自然水漲船高,最終反映於政治獻金募款的帳上。

沙場老將游刃有餘,選舉還能有盈餘?

資源及人脈夠多的候選人在選後不僅不賠錢,還可能有高達數百萬賸餘。觀察2018年全台縣市議員候選人政治獻金餘額排行前6名,便與捐贈收入排行榜高度重複,共有5位名列兩份榜單。

(圖表設計/許靜之)

其中,餘額前6名的候選人平均開銷超過千萬,僅國民黨台北市議員闕枚莎花費千萬以內,但由於他們的捐贈收入皆超過千萬,幾乎靠著政治獻金就能打完一場選戰。

上屆選舉賸餘908萬,名列所有候選人第一的洪健益表示,除了在選舉支出上有自己的一套「理財方法」,就連開銷龐大的看板費用,也有民眾自願提供地點借他掛上,「是我服務過的民眾好意借我。」

許多選舉贈品,洪健益則受人贊助,根本不用花到錢,「像我的文宣及面紙,人家贊助我2、30萬份;有些人贊助我酒精瓶;有些人贊助我藥膏、牙線棒。」

至於選舉結束後的盈餘該如何處理?根據《政治獻金法》規定:

該賸餘政治獻金,自申報會計報告書之日起4年內,則仍得於下列用途下使用之:

一、支付當選後與其公務有關的費用。

二、捐贈政治團體或其所屬政黨。

三、捐贈教育、文化、公益、慈善機構或團體。

四、參加公職人員選舉使用。

而若4年內仍未將賸餘政治獻金支用完畢,則應繳交監察院辦理繳庫。

擁近千萬賸餘的洪健益表示,在選戰過後,會將剩餘的政治獻金作為議員服務處的開銷及助理費用;或提供選民服務辦理摸彩活動,以及轉捐選區宮廟添香油錢等等。

洪健益表示,他在服務選民時力求親力親為,累積出雄厚的政治資本。(攝影/李金龍)

負債選舉,傾家蕩產也要選?

有別於許多連任議員打起選戰游刃有餘,部分候選人的政治獻金餘額卻呈現赤字,但最後不見得能夠當選。以2018年全台縣市議員選舉為例,政治獻金餘額排名倒數前6的候選人之中,其捐贈收入皆未破千萬,開銷同樣不小的他們,剩餘支出得自掏腰包。

(圖表設計/許靜之)

北市聯醫泌尿科主治醫師洪士奇上屆代表親民黨參選,雖然透過募款得到503萬的捐贈收入,但由於競選經費逾900萬,必須自行支付剩下的493萬,在2018年全台縣市議員候選人政治獻金赤字榜排名第6。

「我選舉的錢都是賣我房子的錢,我不是去A錢來的。」

2002年初次投入選舉,洪士奇20年來屢戰屢敗,今年第6度參選,決定以無黨籍身份再次挑戰政治高牆。

洪士奇堅持不懈,一直將「推動長照改革」列為政見。他的父親生前是「三管」(鼻胃管、氣切管、尿管)失能病人,最後6年只能躺在護理之家,每月固定5萬的醫療費用加上聘請外籍看護,一年必須花上百萬。

「政府要做一些事情,不然像我們這種還負擔得起,很多夫妻一個月薪水加起來都還不到5萬。」洪士奇有感許多家庭若住了一位重症病人,龐大的醫療費用將會造成極大負擔,便於父親在世時承諾他,有生之年若當上台北市議員,一定要推動長照改革。

但洪士奇的參選之路卻不順遂,談到許多候選人的看板都會有人捐贈,他語露無奈,「現任議員才有可能啊,我這種新人,有誰會提供看板給我?」

競選期間常見行走的公車廣告,洪士奇也喊負擔不起,「1台公車1萬,100台就要100萬。100台公車在台北看不到什麼,你常常看到某個人的公車廣告,你看他要多少台才看得到?」

洪士奇雙手一攤,自嘲自己「不會選舉」,每次參選都差臨門一腳就能當選。(攝影/李金龍)

堅持選6屆的代價不小,選到最後連妻子都抱怨,洪士奇從德高望重的醫師權威轉變為卑躬屈膝的政治新人,必須到處掃街求民眾「投他一票」,至今還在尋求初次踏入議會殿堂的資格。

金權政治藏「蹊蹺」,小黨素人如何求生存?

「1塊競選看板3萬元,懸掛半年18萬元,100面廣告1800萬元,我問你,議員候選人有這麼多選舉經費嗎?但外面擁有100塊看板的議員很多耶!」洪士奇認為,選舉競逐的金錢競賽錯綜複雜,其中暗藏「蹊蹺」。

東海大學政治系教授沈有忠指出,台灣的選舉文化就是要買廣告、打知名度,甚至在選前要辦各式各樣的活動,所以台灣一場選舉,議員的開銷動輒幾百萬。「如果沒有稍微有一點銀彈,口袋不夠深的話,對於年輕人或者沒有背景的人來講,他選舉先天上就輸人家一把。」

經營選戰開銷極大,各候選人之間資源分配不均,能否當選全看自身有多少銀彈可燒。一場選舉下來,恐怕不只政黨與候選人的個別差異,許多縣市更伴隨家族政治。下一篇【銀彈篇之二】將探討,沒有資源的候選人如何在六都以外的縣市求生存?而就制度面來看,又該如何改變這個金權至上的選舉生態?

 

解析九合一大選

第三勢力怎麼打選戰?

小黨賞味期短難成第3大勢力

銀彈、樁腳缺一不可 小黨如何出頭天?

政見牛肉真能兌現?

政見支票漫天飛 債務鐘聲響誰靜默?

前人建設,後人揹債?自償性債務誰來還?

打一場選戰多燒錢?

解密縣市議員選舉開銷 政治獻金藏「蹊蹺」

更多解析九合一報導

九合一選戰解析

相關議題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