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析九合一/前人建設,後人揹債?自償性債務誰來還錢

(製圖/陳怡蒨)
六都運用自償性債務為重大建設政見解套,也因此在長、短債以外,近年來自償性債務比重反而呈倍數飆升,連縣市級政府也跟進,動用自償性債務的作為明顯增加。自償性債務顧名思義,是舉債建設後期望有能力賺錢還債,但如何保證地方財源收入細水長流?還是成為迴避債務監督的管道?

2020年新北捷運環狀線通車,開放民眾免費搭乘一個月,這是新北市政府耗時10年、斥資699億元的重大建設,屬於「自償性債務」。

台灣法定公共債務是長債(還款期限1年以上的非自償性債務)加短債(未滿1年的債務),而自償性債務也是公共債務的一種,只不過暫時不列進公共債務的舉債上限,雖然也是借長債來建設,但建設完成後有票收、租金等收入,能產生定期還債的財源,並由地方政府召集管理委員會審核管理。

8年來,普遍而言,地方政府債務雖然稍有減少,但六都在自償性債務上都呈現倍數提升,尤其新北市和桃園市,預估至今年增加逾600億元,桃園市幾乎是從零快速增長。

桃園市財政局長歐美鐶表示,600億債務最主要是因應航空城開發的362億元基金,未來會出售抵費地回收平衡,另外住宅基金141億元是針對社會住宅,以後也會有租金收入。

自償性債務增加,財源萬無一失?

地方政府多運用自償性債務用來興建社會住宅、停車場、軌道建設大眾運輸系統等,更是六都持續聚焦的發展議題。雖然「舉債是為了建設」,但自償率是否被高估?是否釀成「蚊子館」建設?或者成為地方政府另一個迴避債務監督的管道?過去一直存在爭議。

在上一篇《政見支票漫天喊凍蒜 債務鐘聲響誰選擇靜默?》提及,明顯超過法定債務的縣市除了苗栗縣,還有宜蘭縣。近年宜蘭縣雖然長、短債逐漸減少,但是自償性債務增加,從2015年的1.89億元增加至今年預算數的55億元,成長29倍。宜蘭縣政府財政局副局長蔡玉娩認為,自償性債務是有幫助的,目前宜蘭主要投資在興建觀光區停車場。

蔡玉娩表示,縣府投資停車場營運後,也帶動觀光的便利性和收入;去年宜蘭歲出餘絀有11億元,加上縣府節省開銷,原本超過法定債限的短債也已經降到債限以內。

但自償性債務能否真的能「自償」,需要長期觀察,若財源收入不如預期該怎麼辦?依《公共債務管理委員會審議規則》,地方政府無法按如期降低自償性債務時,可以向公共債務管理委員會說明,經過審議後可能延緩自償債期程。

陳國樑提醒,必須留意未來是否有自償性債務因地方政府失去自償能力,又被改列回長債的情形。中央大學經濟系教授邱俊榮也存有疑慮,他認為,自償性債務確實是另一個債務隱憂,但舉債利弊各方看法不一,因為自償性債務仍屬國內地方債務,若有狀況仍可向中央要求出手協助。

不過台灣國債在2022年10月為5.7兆元,平均每位國民負擔債務24.8萬元,由中央協助償還自償性債務,等於將地方債務平均分擔給全體國人,邱俊榮提醒,如何運用自償性債務仍需要好好討論,建立地方財政紀律的共識。

地方自籌財源有危機 選後是最好改善時機?


自償性債務是讓了讓舉債風險借低,地方首長要合理舉債,首要仍是增加地方財源,並且量入為出。

地方政府財源為自籌財源加統籌分配款,根據110年各縣市的自籌財源佔歲入比率統計,除了台北市、新北市、桃園市、新竹縣市、台中市,其餘仍無法過半,也因此各地方政府都喊出希望修正《財政收支劃分法》,再增加統籌分配款。

陳國樑指出,地方財政的兩根支柱為《地方制度法》和《財政收支劃分法》,但地制法已修正12次,財劃法卻紋絲未動,等於停留在只有兩直轄市的時代。

中央大學經濟系教授邱俊榮也表示,沒有堅強的法律支持下,地方債務問題不太可能解決。中央應該盡快找出誘因機制,「和各縣市討論的最好時機就在地方選舉後。」

邱俊榮建議,地方首長執政時間有限,碰觸債務問題的意願不高,但可透過地方團體和青年自覺,運用民間的力量,較能長期投入債務改革。

解析九合一大選

第三勢力怎麼打選戰?

小黨賞味期短難成第3大勢力

銀彈、樁腳缺一不可 小黨如何出頭天?

政見牛肉真能兌現?

政見支票漫天飛 債務鐘聲響誰靜默?

前人建設,後人揹債?自償性債務誰來還?

打一場選戰多燒錢?

解密縣市議員選舉開銷 政治獻金藏「蹊蹺」

更多解析九合一報導

九合一選戰解析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