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烏戰爭/冷戰以來首場動員令 俄羅斯役男逃離湧現亞歐邊境

俄烏戰爭開打超過7個月,俄羅斯總統蒲亭發布冷戰以來,首次軍事動員令。官方媒體播放著大批士兵,井然有序排隊入伍畫面的同時,莫斯科機場,以及通往亞歐鄰國的邊境卻湧現數以萬計蜂擁出境的人龍。

克里姆林宮發布部分軍事動員令之後,俄羅斯國防部緊接著對媒體發布,全國各地的新兵訓練營、軍事基地,大批士兵井然有序排隊入伍的影片,以及部長紹伊古前往後備軍人訓練營視察的消息;就連宗教領袖東正教的牧首基里爾,27日在莫斯科教堂布道時,都呼籲信徒精神也要動員起來。

俄羅斯東正教領袖基里爾說道,「當我們的士兵犧牲他們的健康與生命時,更重要的是全國人民願意以基督之名,給予需要的人提供協助。」

路透社記者在羅斯托夫州的徵兵處記錄到的場面,卻是樂手以手風琴演奏的蘇聯軍歌,都掩蓋不了四周圍送行妻子及老母的哭泣聲。俄羅斯後備軍人寇達柯夫表示,「恐懼是一回事,重要的是克服恐懼,我只擔心我的家人,他們心都碎了。我自己倒是不怕,一切都聽憑上帝旨意。」

現場也有早超過入伍年齡,但自願2度伍的老兵。俄羅斯後備軍人莫伊賽耶科說道,「我在那裏(烏克蘭)有親人朋友,我們必須幫忙解放他們。」

另一方面,莫斯科4大機場僅存的幾條出境路線,飛往土耳其、亞美尼亞、塞爾維亞以及杜拜的航班,票價高昂依舊班班客滿,而且還一位難求。飛不了的就轉而走陸路,與蒙古、喬治亞、哈薩克、芬蘭等國接壤的公路湧現數以萬計蜂擁出境的人龍。

衛星照片清楚看到排隊等著進入喬治亞的車陣,綿延將近17到20公里的距離,每天平均有一萬多俄羅斯人入境;哈薩克短短一個星期的時間,有9萬8千名俄羅斯人湧入,首都烏拉爾滿街都是拉著行李箱,揹著後背包講俄語的年輕人。

莫斯科市民基里爾表示,「我來自莫斯科,起初我來到薩拉托夫,我真的買到最後一張車票。從那裏有很多計程車,他們收取昂貴的車費,有人甚至開價要兩萬盧布,就只是載到邊界堵車的地方,從那裏就必須用走的走到邊境檢查哨,大約是10公里,我在那裏站了5個小時才搭到車,因為禁止徒步入境,你一定要搭計程車或是別人載才能跨境。」

蘇聯時期出生在克里米亞,化名亞歷克斯,在芬蘭赫爾辛基接受法新社記者專訪的這位前俄羅斯軍官表示,他一聽到動員令的消息,立刻帶著一箱行李跳上車,頭也不回的直奔芬蘭。

前俄羅斯軍官亞歷克斯說道,「蒲亭先生在俄羅斯宣布動員令,決定要殺俄羅斯公民之後,我決定不給他這個機會,我不想被動員(入伍),我不想要殺我的斯拉夫人,我的兄弟姊妹,我一天內收拾好東西就到芬蘭來,是為了躲避動員令。」

亞歷克斯指出俄軍的實力並不如電視上所看到的,這支軍隊沒有辦法贏得烏克蘭戰爭,因為領導階層差、裝備老舊加上士氣低迷。亞歷克斯指出,「我在軍隊裡8年了,我知道俄羅斯軍隊內部是什麼樣子,我深信蒲亭會輸,電視上的形象是一回事,但我們的武器裝備又是另外一回事,事實非常明顯。」

不過,和哈薩克敞開大門歡迎俄國逃兵不一樣的是,芬蘭23日宣布將嚴格限制俄羅斯人入境,對此亞歷克斯深不以為然,認為西方不應該把戰爭算在所有俄國人的頭上,關閉邊界等同於是把這批有良心的俄國人往死裡推。

九合一選戰解析

相關議題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