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廠提告副廠零件侵害專利,車主與汽車產業受影響【獨立特派員】

車燈零件大廠帝寶工業,因為製造了一款副廠車燈,遭德國賓士汽車原廠提告侵權,二審宣判帝寶侵權認定,須賠償1812萬元。不少消費者和相關業者擔心,如果此案成為判例,不但會對台灣汽車零件產業帶來衝擊,還會讓消費者往後買不到副廠零件,必須得選擇較昂貴的原廠零件。消基會表示,保護原廠專利權雖然重要,但讓車主購買零件時有其他平價的選擇,才符合消費者權益,因此呼籲政府增訂維修免責條款,讓汽車維修市場更公平。

2017年,德國賓士汽車原廠控告台灣車燈大廠帝寶工業,其中製造的一款種副廠車燈侵害專利權,日前二審宣判帝寶工業敗訴。工業執行長許叙銘出面回應,表示司法判斷結果對整個產業產生十分巨大的影響,同時也連帶影響消費者的權益。

許叙銘一番話,說中不少車主的心聲。民眾曾彥豪是一位汽車玩家,擁有好幾台車的他日前才因事故,將10年的老賓士換了全新的副廠頭燈。曾彥豪解釋,由於副廠零件相較於原廠便宜許多,加上整體外觀並無太大差異,因此老車在價格貶值的狀況下,通常會選擇副廠零件進行維修。

而曾彥豪所換的副廠車燈,製造者正是帝寶工業。事實上,帝寶敗訴這樣的判決結果,引發市場議論,不少車主關心若此案成為判例,讓副廠零件廠因此難以經營,是否以後都只有昂貴的原廠零件可以做為選擇?

「原廠零件的品質一定比副廠來的優異,但消費者在衡量之下有時也會願意犧牲部份品質,來換取更低廉的價格。」曾彥豪說明,兩者各有優劣,相互自由競爭也本來就是於市場會出現的事情。

帝寶工業因製造副廠汽車零件,遭德國賓士原廠控告侵權。(圖/獨立特派員)

價格時間大不同,選購需做足功課

對於原廠副廠零件差別,銷售通路又是怎麼看待呢?《獨立特派員》前往汽車百貨賣場,裡頭玲瑯滿目的零件供消費者選擇,同一種商品,就有不同的價格帶,原廠、副廠也一應俱全。

就算是架上沒有的零件,店家也會幫忙訂貨。店員認為,原廠和副廠零件主要的差異之一,在於訂貨等待時間的長短。汽車百貨副店長簡瑞宏表示,原廠零件大多需要一個月左右的運送期,副廠零件則只需一至二周即可到貨。

至於消費者最關心的價差,簡瑞宏透露依照經驗大致落於1至2倍左右,不過由於各維修廠對於工時定義不同,加上還有運費等額外因素,因此還是建議消費者實際至銷售通路詢問價格。

通路業者發言相當謹慎,正因為原廠和副廠汽車零件的競爭中,隱含龐大的利益。而消費者如要保護自己的權益,必須自己好好做功課,比方說先從認識汽車零件的來源開始。

汽車廠老闆龐德經營維修廠多年,他告訴《獨立特派員》有一種原廠委外生產的副廠零件,簡稱原廠OEM零件,因為有與原廠簽訂合約取得授權,所以不會產生專利糾紛。大多出現法律問題的,則是副廠自行開發或仿製的零件、或是來路不明的零件品牌。

汽車通路業者表示,原副廠零件差異主要在於配送時長與價格上面。(圖/獨立特派員)

制定維修免責條款,各方專家看法不一

沒有和原廠簽過授權合約的副廠零件製造廠眾多,這些廠商雖然提供給消費者更多元的選擇,卻也有被原廠控告侵害專利權的風險。帝寶車燈一案,就是被法院判侵權的例子。然而消基會並不認同這樣的判決。

消基會董事長黃怡騰指出,法院的判決保護過度專利權人,導致汽車商對於專利權產生獨佔現象,忽略了消費者的權利需求。站在消費者權益的角度思考,車主需要的零件,除了要能自由選擇品質和價格外,也希望在維修汽車時,具備多元且經濟的解決方案,而光是原廠零件並無法完全滿足需求。

「為了調和專利權保護對於消費者產生的不利影響,許多國家都有制定維修免責條款,一旦為了維修目的而使用、製造具專利權的相關零件,就可以獲得免責。」消基會補充,只要通過條款,副廠便可在沒有原廠授權的情況下,免責生產維修零件,維修廠也可用副廠零件進行維修服務,消費者也能完整擁有汽車維修的權益。

但還是有專家提醒,維修免責條款的推行,仍得兼顧汽車原廠的權益,所以需要配套規定。而智慧財產局則認為修訂相關條款,恐怕會違反台灣司法上保護專利權的精神,因此持反對看法。

副局長廖承威解釋,由於廠商於台灣有申請專利,因此就會受到專利權保護,倘若通過免責條款,某種程度上等同直接架空廠商應得的權利。此外,原廠有權利保護其專利權,而且在台灣市場中,原廠並沒有強制車主使用原廠零件,因此智慧財產局認為原廠並未利用專利權壟斷維修零件市場。

原廠、副廠和消費者之間的權益,要怎麼調整才能平衡,仍需主管機關審慎評估跟把關,而推行維修免責條款的討論,或許能開啟各方對話,讓汽車維修市場未來的發展,可以更公平更合理。

(※ 萬真彣 黃政淵/採訪報導)

九合一選戰解析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