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不到外籍看護 北市婦人闖社會局砸盆栽陳情

一名婦人今(8)日闖進台北市社會局,砸盆栽陳情,她聲稱因為孩子有重度身心障礙,生活起居需靠人協助,不過社會局只派居服員協助,無法解決她的需求,希望申請到全天候的外籍看護工。社會局強調,會再積極協助個案媒合相關照顧資源。而社福團體分析,這2年受到疫情影響,加上先前印尼的零付費政策,讓原本國內看護市場缺工情況越來越嚴重。

員警趕到台北市府帶回武姓女子,因為她幾分鐘前,尾隨員工闖進辦公樓層,大鬧社會局。拿起盆栽一陣亂砸,原來她不滿,請不到全天候外籍看護工。

武姓女子表示,「真的累了,很累很累,我一直跟他講,我是人,不是機器人,我帶小孩帶已經很多年了,就是我沒辦法出去工作了。」

講到眼眶泛淚,武姓女子無奈道原委,孩子重度身心障礙,生活起居需靠人協助,社會局只能派居服員,處理部分項目需求,做為單親媽媽,無法抽身工作。不過,以暴力行為表達訴求,即使社會局不提告,警方仍依社維法送辦。

台北市社會局老人福利科長楊雅茹說明,「長照需求等級就是從2到8級,那2是最輕,8是最重這樣子,政府相對應會依照福利身份,提供一定比例的補助,單一家庭做到一整天的人是比較少。」

像武姓女子這樣,對外籍看護工有需求的家庭,其實不在少數,而我國引進的外籍家庭看護工,主要以印尼為大宗,社福團體直言,原本市場就嚴重供需失衡,這兩年受限疫情,外籍移工進不來,加上印尼先前的"零付費"政策,引進成本高、洽談沒結果,導致缺工問題越演越烈。

家庭照顧者關懷總會副主任張筱嬋表示,「居服員的居家服務,能不能完全替代掉外籍看護工,老實說不太可能,尤其是重度,重度是非常難的。」

移工人力仲介公司理事長黃杲傑表示,「台灣這兩年來,外籍看護工只出不進,進來這2年來只進了幾千個,可是出去,出去了好幾萬人,所以台灣現在看護工的市場,欠缺的名額,至少超過5到10萬之間。」

人力仲介表示,疫情這2年,每年至少新增2萬缺口,推估全台欠缺名額超過5萬,看護工市場供不應求,建議透過開放更多來源國,來疏解人力,呼籲政府能正視問題。這次民眾以激烈手法抗議,也讓看護市場缺口問題,再度浮上檯面。

全台敬老金大調查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