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PD國際審查會議 團體指出聾童性教育及資訊近用仍有不足

CRPD國際審查會議,針對條文第12到22條,聾人/聽障團體提出加強聽障者性教育與溝通,避免淪為性暴力、性剝削的高危險群,另外也指出政府在近用資訊方面不足之處。

身心障礙權利公約CRPD 第二次國家報告國際審查會議,8月2日,針對條文第12到22條進行審查,聾人/聽障團體提出意見整理如下:

▋台灣聾人聯盟祕書長詹富娟同時代表中華民國聾人協會、聽障人協會聯合發言:

第16條免於剝削、暴力及虐待

台灣目前對於聾孩子的性教育及性別關係的觀念是不足的,聾聽親子間經常無法有良好的溝通技巧,聾孩子無法詢問父母相關問題,教育現場也缺乏對聾孩子有利的性教育工具,沒有任何一種教材可以告訴學校教師、父母如何與聾孩子進行性教育。老師和父母通常也沒有能力用手語去和聾孩子進行性教育,而無法傳達正確的性知識讓聾孩子理解,很多父母和老師都不了解聾孩子想表達的,往往會忽略孩子的即時反應,導致聾孩子淪為性暴力、性剝削、性侵害的高危險群。

第21條表達與意見之自由及近用資訊

政府規定新生兒都必須做聽力篩檢,但是一當發現孩子有聽力障礙,醫療人員們給家長的選擇從來只有口語治療的選項,甚至是強烈建議孩子進行人工電子耳的手術,手語經常是被排擠的、不在選項之中,讓聾孩子損失了最關鍵的黃金認知發展期,影響其一生。

台灣現行推動融合教育,關於聾孩子的教育,高中以下大致分為啟聰學校、特殊教育學校以及主流學校的啟聰班,這幾所學校型態中的教師們會手語的比例非常少,顯見聾人在教育中無法獲得足夠的手語服務及各項支援。

接著在大學教育中,許多大專院校不願意提供手語翻譯或聽打,僅是提供同儕輔導員,也就是請學生以同儕輔導方式協助有特殊學習需求及學習困難學生,或是即使願意提供手語翻譯和聽打的學校,也僅是在少數通識科目提供手語翻譯或聽打,專業課程反而被認為不需要服務。

高比例的聾生,在主流學校求學階段從未使用過手語或聽打服務,即使願意聘請手語翻譯員或聽打員的學校,教育部提供給手語翻譯員的薪資也過低,法定為新台幣600元,聾學生難以聘任到合適的手譯員,這都大大影響聾人的受教權,也使他們在學校裡無法參與各項學生事務、社團活動甚至失去了擔任領導或幹部的角色,也讓聾人在校園中無法擁有自由表達及意見自由之權利。

▋聲暉聯合會秘書長江以文發言:

第21條表達與意見之自由及近用資訊

公部門對於將障礙者視為獨立個體,並且順利與之溝通的意識仍不足。像是,新冠疫情爆發,政府制定確診通報、線上視訊看診、確診者關懷追蹤服務、疫苗施打等服務流程時,卻沒有考慮到聽語障者特殊溝通需求。也未主動聯結地方手語翻譯與聽打溝通服務窗口,預先建置相關配置。

工作或生活上,聾人/聽障者仍多有需要依靠聽人協助打電話,或公部門仍多以電話通知,更甚者以此為由婉拒其他即時溝通管道。

政府提供的同步手語翻譯與字幕服務形式重於品質。如聘用未符合等級證照的手語翻譯員以及發布重大訊息時,往往只有手語翻譯,卻沒有字幕。團體呼籲政府重視中文語音辨識軟體的研發,提供正確正確的資訊,仍未見具體進展。

委員回應
日本籍委員長瀨修關切,在臺灣使用的是臺灣手語,還是中文文字手語。聾人聯盟祕書長詹富娟解釋,因為特教的干預下,希望臺灣手語配合中文,不少聽障學童學習的是中文文字手語,同時也提到去年衛福部出版兩個版本的手語教材,沒有尊重聾人的語言。

加拿大籍委員里奇勒(Diane Richler)針對第20條,關心政府是不是補助過時的輔具給身障者?衛福部表示目前已經在進行修法調整,會將補助經費提高。

英國籍委員路易斯(Oliver Lewis)針對第21條,詢問政府對於公共服務是否都有提供手語翻譯,以及新冠疫情,資訊是否有落差?通訊傳播委員會表示會開發手語轉譯服務共享平台,以提供手語視訊電話服務。


中文、英文及原音頻道觀看連結:

8月1日上午9時至下午3時30分:https://reurl.cc/p1Q82d

8月2日上午9時至下午12時30分:https://reurl.cc/vd9Gx1

8月3日上午9時至下午12時30分:https://reurl.cc/M0nWon

8月6日下午2時30分至3時30分(結論性意見發布記者會):https://reurl.cc/9Gg2vv

全台敬老金大調查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