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日本唯一「嬰兒保護艙」 為棄嬰找到新生路

為了幫助未婚產子無力撫養的父母,許多國家都有嬰兒保護艙的設置,讓孩子不至被遺棄在街頭餓死凍死,而能夠由社福機構接手送養。日本唯一的棄嬰保護箱,是在九州熊本市的天主教慈惠醫院,這裡不但為需要的女性,提供各種諮詢幫助,還能在院內保密生產,生母可以留下資料,等孩子成年之後再聯絡,15年來已經幫助161個棄嬰,找到新的生路。

宮津航一今年18歲,是經由熊本慈惠醫院嬰兒保護箱救助,在養父母家長大成人的孩子。閒暇時幫父母養雞,開朗笑容看得出生活在充滿愛的環境,小小的衣服鞋子,一張已故生母的照片,是航一與過去唯一的連結,但他樂觀面對。

宮津航一表示,「因為我被放進了嬰兒保護箱,我遇到了現在的父母,能夠像現在這樣子生活,我覺得非常感激。」

改變航一人生的保護箱,位在九州熊本市的天主教慈惠醫院,是全日本唯一、院方稱之為「送子鳥」的搖籃,希望保護每一個不在期望計畫中出生,父母親養不起,不敢曝光而無法受到社福照顧的孩子,免於被遺棄街頭。當寶寶被放進箱子裡,警報與燈號就會啟動,值班護士立刻前往照顧嬰兒,同時也到門外尋找生父母,提供更多幫助,也可以讓他們選擇,是否留下真實身分,讓孩子長大後有機會尋親。

院方體恤單親媽媽獨自承受的壓力,包括性侵或家暴,伴侶不負責任,工作謀生困難等等,設置24小時熱線電話,提供匿名諮詢、匿名棄嬰,甚至匿名入院生產的幫助,讓不想被人知道懷孕生子的女性,不必冒險在家分娩,而能在保密安全的環境生下寶寶,也讓孩子免於在不良的環境成長,受到虐待甚至早夭。

慈惠醫院醫師蓮田健指出,社會上充斥責怪女性的聲音,「為什麼跟不負責任的男人交往,為什麼要跟得知自己懷孕就開溜的男人在一起?為什麼不好好避孕?為什麼不墮胎?社會上譴責這些女性的方式很多,同情或者幫助她們的卻很少,幾乎是沒有的。」

慈惠醫院出於宗教信念成立送子鳥搖籃,2007年獲得熊本地方政府核准,15年來幫助了161名新生兒、嬰幼兒及身心障礙寶寶,甚至有來自東京或更遠地區的求助案例。宮津航一在養父母照料下長得陽光健壯,即將成為大學新鮮人,他經常志願服務,還成立為貧童免費供餐的食堂,讓養父母很驕傲。

養父宮津美光表示,「他已經比我還要成熟了。」

不過立意良善的嬰兒保護箱,也有法律與道德上的爭議。有人批評助長匿名棄嬰不負責任,損及孩童知道自己出身的權利,還可能助長人口拐賣。

日本導演是枝裕和,與南韓影帝宋康昊合作的電影《嬰兒轉運站》,就描述了單親媽媽原本想在教會保護箱遺棄新生兒,後來跟販嬰二人組一起為寶寶物色收養買家的故事,在本屆坎城影展大放異彩。

短暫公路之旅交織著現實的殘酷與人性的溫柔,3個邊緣人變成沒有血緣的一家人,帶領觀眾思考對嬰兒而言,善意究竟是什麼。導演也為本片拜訪過2009年,在南韓率先設置嬰兒保護箱的牧師李鍾樂。

李牧師夫婦創立主愛社區教會,長期照顧被遺棄的孩子,嬰兒保護箱24小時運作,有毯子與保溫設備,只要有人把寶寶放進箱子,就會響起鈴聲讓志工接收照顧,警方備案登記後,再送到育幼院進行出生登記。這些年來只靠民間奉獻捐款支撐,已經拯救將近2000名嬰孩性命。2012年南韓政府修正領養特例法,要求生父母實名登記,才能辦理領養,造成匿名遺棄的案例大增。

所幸近年來嬰兒保護箱的使用次數有下降趨勢,一是因為2019年墮胎禁令解除,不得已產子的情況減少,二是政府給予的育兒支援增加,父母遇到困境還能多方諮商,不再只有遺棄孩子一個選項。李鍾樂牧師希望有一天,再也無須設置嬰兒保護艙。

九合一選戰解析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