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遲到總比未到好」:全球第30國,瑞士同婚法案7月正式上路

2021年蘇黎世舉行的同志大遊行,民眾披戴彩虹旗幟走過馬路。(圖/美聯社)
2021年9月,瑞士針對同性婚姻合法化舉行了劃時代的公投,並獲​​64.1%民眾支持,政府因此修改法案,決議今年7月1日起同性伴侶可登記結婚,瑞士也成為全球第30個同婚合法的國家。雖然相較於其他西歐國家,瑞士的同婚合法化來得略晚一些,但許多評論認為「遲到總比未到好」。日前,瑞士也出現了國內第一對結婚的同性伴侶。

「我願意!」在瑞士東北部的小鎮沙夫豪森(Schaffhausen),57歲的卡尼爾(Alois Carnier)和67歲的盧(Peter Leu)緊握彼此的雙手,在親友的見證之下,成為了瑞士有史以來第一對結婚的同性伴侶。

去年9月,瑞士針對同性婚姻合法化舉行了劃時代的公投,在橫跨瑞士26個州中,有三分之二、也就是​​64.1%擁有投票權的瑞士公民支持法案通過,瑞士政府因此進行修改「所有人都有權結婚」(Marriage for All)的法案,並決議今年7月1日起同性伴侶可登記結婚。

這樣法案的通過,也讓長年以來一直被視為西歐國家中偏保守的瑞士,再度跨出重要的一步,瑞士也成為全球第30個同婚合法的國家。

「對我們而言,這個儀式真的很重要,因為已經等了20年了。」卡尼爾表示,他和盧在2014年時登記為「伴侶」(partner),並在過去10多年的時間持續為瑞士的同志族群爭取權益。

在瑞士的日內瓦(Geneva),有另一對同性伴侶也在7月初結婚,46歲的艾琳(Aline)和45歲的羅瑞(Laure)已經在一起超過20年,並育有一名4歲的兒子,和卡尼爾與盧相同,她們也在先前就登記為伴侶。

2021年9月,瑞士通過劃時代同婚法案,今年7月1日起同性伴侶終於得以辦理結婚。(圖/美聯社)

事實上,瑞士是歐洲倒數幾個通過同婚合法化的國家,回顧瑞士一路以來對於同志議題的進程,與其他西歐國家相比,往往在媒體中被描繪為「慢半拍」。

根據《法新社》報導,直至1942年,瑞士才將同性戀除罪化,且因當地保守派的勢力根深柢固,當地婦女在1971年才取得投票權、1985年才獲得平等結婚的權利,以及得到丈夫允許後,在外工作的權利。

2007年,瑞士首先通過了同性伴侶法案,讓同志伴侶能合法登記為彼此的「伴侶」,自此之後,每年約有700對同性伴侶會進行註冊與登記。2018年,國會則通過讓同性伴侶能合法領養伴侶的小孩。

雖然相較於其他西歐國家,瑞士的同婚合法化來得略晚一些,但許多評論認為「遲到總比未到好」,擁有850萬人民、經常被視為相對保守的瑞士,如今加入同婚合法化的行列,而歐洲目前尚未通過同婚合法化的國家,仍有義大利、希臘還有小國安道爾、摩納哥跟聖馬利諾共和國。

不過,多數中歐及東歐的國家,至今仍未通過同婚合法化,僅准許異性伴侶登記結婚。

根據《華盛頓郵報》(The Washington Post)報導,7月生效的同婚法案除了保障瑞士的同志伴侶享有和異性戀伴侶同樣的權利,更首度保障女同志伴侶能合法取得捐精,以及領養不具血緣關係的小孩。另外,法案也保障同志能協助跨國伴侶取得瑞士國籍。

當瑞士同志伴侶的婚禮鐘聲終於響起,當地仍舊有不少批評的聲浪,其中,以主打維護「家庭價值」的右派政黨瑞士人民黨(Swiss People's Party),則是反批「孩童和父親是這個法案下的輸家」,或是這個法案「殺死父親的角色」。

像是2007年通過伴侶登記法案時,當地教會及保守政治黨派就高度反對,並深信法律上承認同志伴侶間的關係,會「削弱」傳統家庭價值的根基。10多年後的現在,當地右翼人士及宗教團體仍然疾呼同志婚姻不會為社會帶來任何好處,只會讓父母的角色受到威脅,並直指「國會作出了錯誤的決策」。

不過,即便社會中仍有反對聲浪,瑞士民眾已經在一次次的公投與倡議中,展現出對於多元性別權益的支持,也讓當地的LGBTQ族群獲得更多的法律保障。

瑞士女同志伴侶巴賓斯基(Annett Babinsky)和沙瑞(Laura Suarez)也於7月1日辦理結婚並於蘇黎世的戶政事務所前慶祝。(圖/美聯社)

全台敬老金大調查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