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主權移交25周年:過一半的「50年不變」,有哪些改變了?

7月1日香港主權移交25周年將屆,香港街頭掛滿慶祝旗幟。(圖/美聯社)
7月1日香港主權移交25周年將屆,自1997年7月1日起,英國將香港主權移交北京,北京亦提出「50年不變」的承諾,保障香港司法獨立與維持公民各項自由權利。然而,「50年不變」如今過了一半,已爆發多次大規模的抗議運動,港人更隨著「港版國安法」的實施而迅速外流。在港人認同動搖、政治地景巨變下,不變的50年究竟發生了哪些改變?

7月1日香港主權移交25周年將屆,香港各地也掛起中國國旗和香港特區旗幟慶祝。自1997年7月1日起,英國將香港主權移交北京,在「一國兩制」原則的承諾下,香港成了中國的特別行政區。在移交初期,不少外界聲浪質疑,在中國的統治下,身為全球金融中心、擁有獨立司法並保障公民自由權利的香港,是否會成為一個普通的中國城市,為回應這樣的質疑,北京當局當時給出明確的承諾。

前中國領導人鄧小平於1984年提出北京對香港的統治方針,北京將實行「一國兩制、高度自治、港人治港、現有的資本主義生活方式50年不變」;時任國家主席江澤民也承諾會保障香港人原有的生活方式。而「50年不變」的承諾,也載入《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第5條相應規定。

而歷經董建華、曾蔭權、梁振英等3位特首的執政,現任香港特首林鄭月娥於2017年上任時,也承諾會維護香港在「一國兩制」下的核心價值,並指出「新聞自由、 司法獨立和清廉的政府」都是香港人的驕傲。

在北京最初提出的美好承諾及多位前後任香港特首的「維護」下,曾被應允不會改變的50年如今已過了一半,而「一國兩制」下的香港是否仍有著被承諾的「自由」?主權移交25周年,香港又經歷了哪些變化?

2017年7月1日,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出席香港特首林鄭月娥的就職典禮。(圖/美聯社)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動盪

在《基本法》的保障下,香港人期待的社會是延續英國殖民統治時期的司法獨立、言論自由還有各項權利保障,然而,在主權移交後,數年間陸續爆發多起港人抗議事件,中國政府對於香港事務的「干預」也日漸明顯。

2003年,「七一遊行」爆發,以民間人權陣線為首的泛民主派,號召香港民眾於7月1日上街抗議,反對根據《基本法》第23條立法的《國家安全條例草案》,深怕草案中的「叛國罪」、「顛覆罪」、「分裂國家罪」和「煽動叛亂罪」等會削弱香港市民的人權與自由。當時,有超過50萬香港市民走上街頭,以「反對二十三,還政於民」為遊行主題,要求時任特首董建華下台。

「七一遊行」引起的「七一效應」,讓香港政府決定於隔年撤回《國家安全條例草案》,時任特首董建華也於2005年請辭下台。「七一遊行」因此成了當時主權移交後最大規模的遊行,對往後港人的政治參與影響深遠。

2014年,香港爆發「占領中環」(又稱「雨傘運動」),因當時中國國務院新聞辦公室發表白皮書指北京對香港擁有「全面管治權」,且於同年提出決議,規定香港特首須由提名委員會支持,被香港學界視為是「假普選」。為此,香港市民走上街頭爭取北京政府承諾的普選制度、許多學生也罷課參與抗爭。因此,「占領中環」被視為香港民主抗爭的種子。

2019年,香港政府強推《逃犯條例》修訂草案,引發「反送中運動」,香港民主派因此號召市民上街抗議《逃犯條例》可將香港居民引渡至中國大陸受審。上百萬的港人參與在這場抗議當中,並提出5大訴求,包括完全撤回《逃犯條例》草案、撤回「暴動」定性、釋放被捕者且撤回控罪、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追究警隊涉嫌濫用武力的問題、行政長官林鄭月娥辭職下台等。然而,民眾的訴求不僅未被回應,北京當局對香港的箝制更是越演越烈。

2019年11月11日,一名反送中遊行示威者遭港警壓制在地上。(圖/美聯社)

2020年6月30日,中國人大通過了《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法》(簡稱「港版國安法」)。在「港版國安法」之下,超過200名政治人物、記者、律師、音樂家遭逮補,另外1000多位市民也因涉及反送中運動遭逮補。

隨著「港版國安法」的實施,香港在近2年也面臨新聞自由的重大危機。2021年6月17日,香港保安局引用「港版國安法」凍結壹傳媒旗下3間公司資產,涉款1800萬港元(約新台幣6480萬元),為期2年。《蘋果日報》因此陷入營運困境,並決定於2021年6月24日,為創刊26年的《蘋果日報》畫上句點。

不過,《蘋果日報》並非唯一一家遭受「港版國安法」箝制的媒體。在半年內,《立場新聞》、《眾新聞》等支持民主自由理念的媒體相繼關閉,多名新聞工作者也因煽動罪名遭指控與逮補。

《蘋果日報》於2021年6月24日停刊,壹傳媒創辦人黎智英同年底遭控「串謀發佈煽動刊物」罪。(圖/美聯社)

日前,無國界記者組織發布2022「世界新聞自由指數」,顯示香港的記者自由度由原先的68名跌至148名,與東南亞的菲律賓、非洲國家蘇丹、盧旺達等地,同被歸類為「新聞自由情況艱難」。

2021年3月,中國人大通過《關於完善香港特別行政區選舉制度的決定》(完善選舉制度),決定以「愛國者治港」的原則,重整香港立法會制度,林鄭月娥也認為「愛國者治港」的原則能夠「讓香港重回『一國兩制』的初心,有利於促進香港長期繁榮穩定。」

同年底,香港立法會換屆選舉,以親政府建制派候選人橫掃席次,佔90席中的89席,當選人中僅1人自稱非建制派。而在這次的立法會選舉中,港人投票率呈現1997年以來最低,僅30.2%,雖港人並未上街抗議,但被外界認定是以低迷的投票率表達對執政者的不滿。

2022年5月8日,在《逃犯條例》草案被提出期間擔任保安局局長的李家超,以「唯一候選人」的身份當選香港行政長官,並將於7月1日上任。而從航運商人董建華起始,歷經曾蔭權、梁振英、林鄭3名港英政府時期的政務官,警察出身的李家超如今將走馬上任,亦被外界視為是北京「鐵腕管制」香港的開始。

警察出身的李家超如今將走馬上任,亦被外界視為是北京「鐵腕管制」香港的開始。(圖/法新社)

港人認同何去何從

25年來,香港人數度走上街頭爭取民主自由,但隨著北京當局曾提出的「50年不變」承諾逐漸消逝,香港人心中對於獨立、經貿發達、自由的家園認同也無處置放。

2021年7月1日,「港版國安法」實施一周年,中國共產黨也迎來第一個「百年黨慶」。在種種巨變下,不少港人選擇離開故鄉。日本《日經新聞》以「流散」(exodus)形容香港的現況,報導指出,在中國人大通過「港版國安法」後,香港外移的人口來到了新高。且自2021年英國開放港人申請「香港BNO簽證」後,已有超過6萬名香港人申請,另外,加拿大、澳洲也紛紛降低了香港人移民的門檻,因此有超過27萬名香港人在「港版國安法」實施後的期間迅速外移。

一位化名Adrianna的香港人就表示,香港大量失去自己的人民,「我們把這個地方視為自己成長之地,但現在我們看到的,只有香港越變越糟」,他也說,「感覺就像是香港已經沒有希望。」

此外,深受社會動盪影響的,還有香港人的身份認同。根據2019年6月26日香港大學民意研究計畫公布調查顯示,在反送中運動爆發之前,民眾對於自己是「香港人」的身份認同感達1997年以來最高、對於自己是「中國人」的認同感則是1997年以來最低。

不過,在短時間內發生多起政治巨變後,今年香港民意研究所發布「市民身分認同民情總結調查」顯示香港市民對於自己是「香港人」的身份認同在2022年來到5年內新低,對於「中國人」身份認同則來到3年半內新高。

香港伍倫貢學院社會科學院講師黃志偉分析,很可能是因為「港版國安法」實施後,香港市民不敢觸犯法規,怕說出身份認同是香港人會引發當局認定自己「對中國不忠誠」的質疑。另外,也有評論分析在「港版國安法」實施後,該離開的市民也已經走的差不多,仍留在香港的市民,勢必要調整自己的心態。

在主權移交後的25周年,香港人口迅速流失,政治地景也與過往期待的越差越遠,究竟新任特首上任後的香港將走向何處,「不變的50年」又剩下多少事物沒有改變,在許多港人心中,也許只能打上大大的問號。

2022年6月4日,往昔舉辦六四紀念晚會的香港維多利亞公園空無一人。(圖/美聯社)

相關新聞

專題|全台敬老金大調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