休庭10天再開庭 強尼戴普律師展示「愛的日記」交叉詢問安柏赫德

(圖/美聯社)
好萊塢影星安柏赫德(Amber Heard)和強尼戴普(Johnny Depp)互控誹謗官司,在休庭10天後重啟,17日除是安柏赫德最後一日作證外,她也接受強尼戴普律師的交叉詢問,兩人共同持有的「愛的日記」更首度呈現於法庭。面對強尼戴普為何不正眼看她的詢問,安柏赫德回應,因強尼戴普感到內疚、在說謊。

「安柏赫德2012年送給強尼戴普的禮物是一把刀⋯⋯」每每開庭就有數十萬人觀看直播的安柏赫德和強尼戴普互控誹謗官司進入第5周,面露滄桑、身穿深色西裝的安柏赫德,在週二結束為期4日的作證,並接受強尼戴普律師的交叉詢問。

「你送一把刀子給你口中會喝醉、揍人的人?」強尼戴普的律師卡蜜兒(Camille Vasquez)在法庭上展示了一把刀子,據稱是安柏赫德在2012年送給強尼戴普的「禮物」。安柏赫德則回應,她送禮物時,並不認為強尼戴普會拿這把刀子來攻擊她。

安柏赫德現年36歲,2018年時在《華爾街日報》刊登一篇指控強尼戴普家暴的評論文章,並稱自己是「遭受家暴的公眾人物代表」。目前,安柏赫德向強尼戴普提出誹謗求償1億美元,並指強尼戴普污蔑她為一個騙子,且她並沒有「揍」(punch)強尼戴普,只有為了保護妹妹而「打」(hit)他;58歲的強尼戴普則向安柏赫德求償5000萬美元,指控她謊稱自己是家暴受害者,並稱自己才是長年遭受暴力對待的受害者。

(圖/美聯社)

「愛的日記」法庭首曝光

不過,當卡蜜兒詢問安柏赫德有關強尼戴普拿酒瓶性侵她的指控,為何遭受性侵卻沒有驗傷和就醫紀錄?安柏赫德則說,嚴格來說身體沒有受傷,所以沒有尋求治療,但她確實承受了極大痛苦。

卡蜜兒接著嘗試釐清時間序,以確認2015年3月,強尼戴普是否在手指「被削去一截」情況下,強壓她並施行性暴力,安柏赫德雖表示前述事件描述是正確的,但反指卡蜜兒「故意把每件事情排出先後順序,然後串在一起。」

接著,卡蜜兒在法庭上展示在所謂「酒瓶性侵」的時間點後,安柏赫德寫給強尼戴普的「愛的日記」,以及兩人相擁的親密合照,而照片顯示強尼戴普手指上纏著紗布。 

卡蜜兒並朗誦強尼戴普和安柏赫德共同持有的日記內容——這也是外界首次見到這本「愛的日記」——據安柏赫德所述,該日記為兩人一起紀錄相愛時光的筆記本。

在前述強尼戴普手指「被削去一截」的2個月後,也就是2015年5月時,安柏赫德在日記裡寫下,「真愛不只是瘋狂的情感或是想要平安度日,真愛應該兩者都具備⋯⋯我仍然渴望把你撕成碎片,吞噬你然後好好品嚐一番。」

同年7月,兩人在蜜月結束後,安柏赫德在日記中寫下,「度蜜月的時光璀璨無比,我每一天都比前一天還要愛你」,不過,本週一安柏赫德則在法庭上控訴,強尼戴普在度蜜月時,用T恤勒住她的脖子。

根據《路透社》報導,卡蜜兒質問安柏赫德日記內容,安柏赫德表示,她寫這些只是要「盡可能維持和平」且「生活好的時候真的很好」。

此外,卡蜜兒也向庭上展示安柏赫德當年婚禮規劃時程表,其中一項活動為「跳舞狂歡的派對配上毒品和音樂」,並質問安柏赫德,「當妳把強尼戴普形塑成毒蟲的同時,卻安排在自己的婚禮上使用毒品?」安柏赫德回應,派對流程後來有再調整。

(圖/美聯社)

安柏赫德:強尼戴普很內疚、不敢看著我

而為外界所爭議也關注的部分,雙方證詞始終不一,例如安柏赫德和強尼戴普的司機詹金斯(Starling Jenkins)提供的證詞就有出入。根據《洛杉磯時報》(Los Angeles Times)報導,在安柏赫德30歲生日晚宴前一天,她被詹金斯從科切拉音樂節(Coachella)送回飯店休息,然而,安柏赫德本人則稱,自己是被詹金斯送回家、和朋友待在一起。

另外,庭上問及強尼戴普在戒掉鴉片類藥物後安柏赫德的相關作為,她回應,「我盡力讓他維持清醒,我曾盡我所能的支持他。」且稱強尼戴普後來依舊持續酗紅酒、抽大麻還有服用搖頭丸、迷幻蘑菇等。

無論是雙方的攻防、措辭或是穿著,這場各界持續「收看」的訴訟已延燒數週,據《洛杉磯時報》報導,安柏赫德的律師布萊德霍夫(Elaine Bredehoft)最後在庭上問她,強尼戴普曾在他們分開後表示「絕對不會再正眼看她」,理由究竟為何?

安柏赫德回應,「因為他很內疚,他知道自己在說謊,不然為什麼他不敢看我的雙眼?」「我撐過來了,我在那個男人的暴力行為下倖存,我現在在這裡,我能夠好好看著他的雙眼。」

安柏赫德5月16日在庭上作證,情緒激動。(圖/美聯社)

相關新聞

專題|全台敬老金大調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