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可仕家族班師回朝:菲律賓特色的總統大選與戰略選擇【觀點】

被稱為「獨裁之子」的小馬可仕,是如何在36年後帶領家族重返總統大位的?(圖/美聯社)
以民粹主義聞名的杜特蒂,成功交棒也訴求變革的小馬可仕,並將自己女兒薩拉成功拉抬到副總統的位置,「杜馬王朝」看來連續執政18年相當有可能。相較西方媒體報導普遍呈現懊惱而無法理解的感受,可見小馬可仕班師回朝顯然令人難以想像。但這位屢被稱為獨裁之子的小馬可仕,到底是怎麼辦到的?

(※ 文:林子立,東海大學政治系副教授)

這屆菲律賓大選,有幾個重大特色,包含獨裁者之子擊敗粉色力量、威權復辟勝過改革力量 ,而在假新聞的潤飾之下,兩大政治家族結合繼續統治,而且極度受到人民歡迎。

以民粹主義聞名的杜特蒂(Rodrigo Duterte),成功交棒也訴求變革的小馬可仕(Ferdinand Marcos Jr.),並將自己女兒薩拉(Sara Duterte-Carpio)成功拉抬到副總統的位置,「杜馬王朝」看來連續執政18年(一任6年不可連任)相當有可能,其親中的外交路線顯然贏得民心。

而西方媒體報導普遍呈現懊惱而無法理解的感受,菲律賓在南海上不斷受到中國海軍侵犯主權,怎麼又會選出親中而且不承認父親錯誤的總統?美國喜歡的粉色力量現任副總統羅布雷多(Leni Robredo),自由主義的色彩並無法激起選民認同。

儘管大選已經結束一天,但由於菲律賓地理上島嶼眾多,正式官方結果要5月底才會出爐,不過以《BBC》報導截至目前的98%的開票結果,小馬可仕以56%的壓倒性得票率,大勝對手羅布雷多的28%。這位屢被稱為獨裁貪污總統馬可仕的獨子,被人暱稱為「邦邦」的小馬可仕的確不容易,讓人不禁好奇他是怎麼辦到的?

杜特蒂成功將自己女兒拉薩拉抬到副總統的位置,「杜馬王朝」連續執政18年似有可能。(圖/美聯社)

大選下菲律賓的經濟結構

小馬可仕在2016年參選副總統的對手,正是今日跟他競爭總統大位的羅布雷多,而且當時還輸了263,473票。6年後,人權律師出身且挾著執政優勢,走親美改革開放路線的羅布雷多,這次卻徹底敗給貪腐第二代、代表親中保守力量的小馬可仕。一般解釋大致歸內他善用社群媒體,把他父親獨裁統治的年代描繪為美好的「黃金時代」,加上與現任總統杜特蒂的合作,於是贏得這場選舉。這些說法固然沒錯、但過於簡化,要理解這場大選,還是不能忽略菲律賓自身的經濟結構。

菲律賓人口約為1億1千萬人,估計有6500至6570萬人為登記選民,在疫情肆虐下,就業率約為89.4%,雖然相較疫情前有所下降,但仍然是不錯的。根據世界銀行公布的報告,2021年底菲律賓經濟也從疫情中復甦,增長達到5.3%,並預期在2022-23年可維持5.8%的成長。

即便經濟穩健恢復,但菲國的人均GDP在2021年還是只有3572美元,世界排名100以後,屬於中低收入的國家,伴隨的是長期嚴重的貧富差距,是東南亞國家中最嚴重的,也跟大多數拉美國家一樣GINI係數都超過40以上,瀕貧窮線下人口也高達23%。

這樣的經濟現實,使得杜特蒂政府在過去6年的施政多聚焦於脫貧、打擊毒品以換取多數窮人的認同,也使杜特蒂滿意度居高不下。以民粹主義的經驗來看,通常經濟的落後者多數支持民粹領袖。

菲國的人均GDP在2021年還是只有3572美元,世界排名100以後,屬於中低收入的國家。(圖/美聯社)

菲律賓特色的總統勝選因素

這樣的經濟背景對本次選舉產生巨大的影響。根據菲律賓民調公司Pulse Asia Research在今年3月針對總統大選進行的民調,樣本抽選2400名公民受訪,發現關鍵投票因素有3:第一,候選人與各地區的聯繫;第二,選民對現任杜特蒂總統的認同與否;第三,選民的政治態度,也就是對馬可仕獨裁執政時期的感受。

而這3點關鍵投票因素,相較其他成熟民主國家選舉時重視的年齡(世代差異)、階級對立、教育程度等,對菲律賓選民而言並不太重要。這也說明為什麼不論貧與富、城市與農村,受訪者對小馬可仕的支持度大致相同。

會有這樣現象與菲國的經濟發展程度、混和強人與民粹政治、加上特殊的地理文化所產生的選舉特色有關,呈現的是候選人與地區的連結,與地區選民是否支持在地出身的候選人至關重要。

小馬可仕來自包含4個省的伊羅戈斯區(Ilocos Region)乃是菲律賓的第一政區,並得到81%的當地人的支持。所以不意外,第二名的羅布雷多來自於比科爾區(Bicol Region),當地人就只有9%的選民會支持小馬可仕。

在此情況下,小馬可仕能夠跟杜特蒂家族合作搭檔正副總統,無疑就是一個致勝的關鍵,不僅成功化解羅布雷多的執政優勢,還將來自民答那峨群島(擁有5個政區1個自治區)杜氏家族的選票吸納己有。該島人口佔了菲國的五分之一之多,其中有76%是杜特蒂的堅定支持者,儘管同時會失去討厭杜特蒂的選票,但是小馬可仕早已取得足夠的支持。根據民調顯示,支持小馬可仕幾乎等同於杜特蒂,也等於支持薩拉擔任副總統。

民調顯示,支持小馬可仕幾乎等同於杜特蒂,也等於支持薩拉擔任副總統。(圖/美聯社)

而第三個重要因素,也就是選民對於他獨裁父親的認知。那些認為老馬可仕主政時期是美好時代的選民,自然會強烈支持他兒子。1986年被「人民力量」推翻的老馬可仕流亡夏威夷,落魄的他3年後就死於異鄉,但全家很快就於1991年返鄉並投入選舉。

而以3000雙高跟鞋醜聞出名的伊美黛夫人,甚至於隔年立刻投入總統大選,雖然落敗,但小馬可仕與姊姊Imee Marcos也輪流掌握伊羅戈區的國會席位和州長至今。但是權力和財富成功的改變民眾對他們家族負面的看法,並將之視為是一場迫害,過去的獨裁統治,如今被重塑為一個相對和平與繁榮的時代。

這3個特色與其他民主國家顯然不同,年輕人通常會支持代表進步改革的力量,然而在菲國羅布雷多的粉色力量顯然沒有這樣的吸引力。相較之下,小馬可仕的競選團隊知道年輕人沒有歷經過獨裁暴力、腐敗和不穩定,運用社群媒體,聰明的迴避傳統媒體監督,成功洗白、美化家族歷史,讓小馬可仕在競選期間獲得大量年輕選民支持。

1989年老馬可仕過世,伊美黛在靈柩旁隔著透明夾板親吻馬可仕。(圖/美聯社)

事實上,小馬可仕獲得年輕人的支持比率(59%)更勝年長者(43%),顯然年輕人對於他的競選方式感到滿意,例如競選集會以流行樂、喜劇和舞蹈為號召,參加的選民可以免費獲得時尚潮流的腕帶和T恤。不僅如此,在有投票權的各個年齡階層,小馬可仕也都贏過對手。顯然,極力塑造親和形象的他,並沒有透過激起對抗對立的民粹方式贏得選舉;既然如此,還有其他因素可以解釋他的勝利。

人均GDP不高的菲國擁有96%識字率,普及教育是民主化後的特色,儘管在中學階段有大量的中輟生,仍然有35%的中學生能念大學。小馬可仕在教育程度低的人支持度有46%,但大學學歷選民支持開始高升,具有碩士文憑的支持度達到61%,這進一步證明他的支持超越民粹訴求。

能夠有這樣的選票,可知菲國的教育環境有助於該國服務業發達,包含金融、保險與旅遊業,吸引最多高學歷的年輕人就業。同時,於自由貿易中扮演重要角色的製造業獲得杜特蒂政府的政策挹注,以及受惠美中經濟逐步脫鉤,逐漸成為全球ICT產業供應鏈的一環,成功吸引金額龐大的外國直接投資(FDI),工業就業人口也提升至2019年的19.1%。這些數據有助於理解杜馬王朝建立的利基。

小馬可仕獲得年輕人的支持率達59%,比起年長者的支持率43%再勝一籌。(圖/美聯社)

小馬可仕繼承杜特蒂的美中平衡戰略

小馬可仕成功扭轉父親時代的負面形象而取得政權,其對外戰略動向格外引起華府的警覺。小馬可仕對於當初美國勸老馬可仕流亡夏威夷肯定感到不快,現在美國在南海與印太的布局又少不了菲國的支持。而在當前美中競爭格局下,杜特蒂表面的反美親中路線無疑讓華府顏面無光,但是又不能放棄菲國的戰略位置與同盟關係。

事實上,站在國家利益的角度上,杜特蒂顯然將菲律賓的槓桿力量發揮到極致,做到美中對抗時的左右逢源,對內以毒品戰爭與經濟改革贏得民心的他,對外完整的保持國家尊嚴,對美中都是有硬有軟,分寸拿捏得宜。

杜特蒂就任之初曾嗆美軍離開菲律賓,卻在離任前與美國在有爭議的南中國海展開有史以來規模最大的聯合軍事演習。另一方面,在他離任前的國情咨文,卻又稱南海爭議無仲裁,兩手策略一覽無遺。他的戰略智慧,也從跟印度採購布拉莫斯(BrahMos)岸置超音速反艦飛彈可見,他不將國防安全完全放在華盛頓手上,也不曾真正信任中國會在南海衝突有所克制,特意選擇印度與俄羅斯共同開發的飛彈,將戰略自主的作為發揮得淋漓盡致。

2018年5月,菲律賓與美國海軍陸戰進行為期2週的聯合軍事演習。(圖/美聯社)

可預期對美國無好感的小馬可仕將會繼承此戰略方針,經濟上接受中國援助,南海安全上仰仗美軍與自身的國防投資,集體力量又有東協作為屏蔽,這的確是台灣無法擁有的條件。

正因如此,菲律賓與美中的關係將延續過去的路線,徹底靠攏中國並不符合菲國的利益,因此當前亞洲的權力平衡將延續現狀。從這6年來台菲關係不因杜特蒂的親中戰略而下滑可知,這固然是台灣的經貿實力緣故,倘若中國因武力取得台灣將會成為地區霸權,菲國就會失去左右逢源的戰略條件。

的確,菲律賓是一個地理距離台灣不算遠、但心理距離卻略顯陌生的國家,菲國是僅次於越南,台灣的外籍勞工的第二名,到2018年底時有8萬多名菲人在台灣工作。台灣也是菲國第八大貿易夥伴,跟台灣的電子產業合作密切。

台灣應該理解,菲國可預期的親中路線是戰略選擇而非唯一作為,站在台菲兩國利益的考量,未來進一步深化與小馬可仕政府的合作正當此時,這同時也有助於提升台灣對美國的重要性。

(本文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小馬可仕預期會繼承杜特蒂的戰略方針,經濟上接受中國援助,南海安全上仰仗美軍與自身的國防投資。(圖/美聯社)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