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潔隊員職災多,清運過程風險大【獨立特派員】

近幾年各縣市的清潔隊員招考,往往吸引了大批的民眾來參加考試,尤其近年疫情讓不少產業受到重創,清潔隊員不受景氣影響、工作穩定成了最大誘因。不過清潔隊員其實不算是公務員,而是公家機關聘僱的勞工,除了民眾每天都會接觸的家用垃圾清運,還有許多不為人知的辛酸。而他們也提醒,若民眾能夠多花一點時間仔細分配,同時妥善處理尖銳鋒利的回收物,就能夠幫第一線的清潔隊員降低受傷的風險。

垃圾車一停,民眾立刻將手中的垃圾丟進車斗裡,而清潔隊員也在車斗裝滿後進行垃圾壓縮,以節省更多的載運空間。不過每一次壓縮,背後伴隨的也都是一次風險。

新北市環保局工會理事長許效溢說明,由於有些民眾會將罐裝瓦斯、化學藥品等物品直接丟入垃圾專用袋中,導致清潔人員在進行壓縮時,常常發生液濺體出的狀況。

許效溢也補充,除了垃圾車的清潔隊員,負責收取回收物的資收隊員在進行踩踏壓縮時,有時也會因為穿透、尖銳的物品因而受傷。袋子中的垃圾對於清潔隊員來說,都是可能帶來傷害的不明物體。

而除了每一袋無法辨識內容的垃圾,清運過程本身也蘊含不少風險。桃園市環保局工會監召葉斯勝在清潔隊中擔任垃圾車隨車人員,在他的工作場域裡除了穿刺傷是來自不明內容的垃圾袋,從業員摔傷、扭傷往往是站在車後斗作業的結果。

根據環保署109年清潔人員勞保職災給付類型統計,占比最高的是值勤中的交通事故以及被撞,共計有17件,其次是墜落、滾落及跌倒,共計有14件,刺、割、擦傷的比例也將近有一成,共計有5件。

不過隊員一旦受傷,不見得會完整出現在工傷統計數字裡面。全國環保公務機關總工會顧問賀光卍解釋,偏高的職災率會影響到管理幹部的考核與勞工的考績,因此黑數在兩個管理制度底下必定存在。

清潔人員工作風險十分高,不小心就有可能造成職業傷害。(圖/獨立特派員)

高風險加上責任自擔,清潔人員從事司機意願低

夜色中開進窄巷裡的垃圾車,要注意前方可能有的行人或慢車。短暫停留的時間裡,隨車人員以步行的方式快速協助民眾丟垃圾。巷弄中的工作除了考驗隨車人員的體能,對駕駛來說更是一門技術活。沿街回收的政策,讓垃圾車及資源回收車必須深入巷弄,駕駛員也必須想辦法克服環境限制,甚至有時還需隨車人員幫忙移開巷弄裡的摩托車,倒車前進的技術更要嫻熟。

桃園市環保局工會理事長賴啓仁清潔隊資歷22年,目前是垃圾車的駕駛員,相較於隨車人員的受傷風險,他的職種類別更讓清潔隊員退卻。賴啟仁說,由於出勤時段都接近於下班尖峰時段,一旦不小心發生交通事故,司機就有可能要承擔所有刑事上的責任,也因如此讓許多人都不想從事相關職位。

倒車過程中,駕駛員無法精準掌握後方狀況,尤其是夜間及陰雨天,後視鏡等照後設備功能完全無法發揮,意外常就因此發生。即便後方有隨車人員的監控,很多時候也依舊無法避免事故,若碰上人流與車流,於車陣中的風險更是無法預估。

夜間及陰雨天常是垃圾車駕駛最容易發生事故的時候。(圖/獨立特派員)

清運點間時間壓力,變向增加收運風險

除了日常外在因素,清運過程中準點的要求往往也催化了職業風險。打開垃圾車上的工作車機,每個清運點都有要求到達的標準時間,許多時候兩個點之間只有兩分鐘時間可以利用。

新北市環保局工會理事長許效溢告訴《獨立特派員》,除非是遇到車子故障、交通意外等情形,一般垃圾車的定點皆會列入清潔隊各區隊的評比之中,因此隊員們都會盡力避免讓誤點的狀況發生。

沿街收運停留站點多,同時盡量抵達每條巷弄,形同到府收垃圾以達便民效果。不過也因為站點多、停留時間短,在急著丟垃圾的壓力下除了造成民眾與清潔隊員的摩擦,清運過中雙方也都有危險。

作業區旁立著明顯的告示,有提供清運服務的日子裡一天有兩班收運,同時在清運時段作業區內禁止停車,這種定時定點設專區的設計,目前只有台北市實施,讓不少其他縣市清潔隊相當羨慕。

臨近清運時間,拖吊車會到專區巡邏確保作業區淨空。全國環保公務機關總工會理事長蘇家源,同時也是台北市環保局工會理事長,提起定點設專區的清運模式,安全是他最大的感想。

車輛一停妥就是30分鐘,除了民眾可以緩步丟垃圾,回收車也有更多時間協助民眾分類。同時因為專區淨空,擔負清運任務的垃圾車及回收車,不需要與其他車子或行人爭道,路上車流依然可以維持正常。

台北市所實施的定點定時回收專區。(圖/獨立特派員)

各縣市管理標準不一,清潔人員盼訂定基準維護權益

清潔隊員的工作相當多樣,除了一般民眾熟悉的廢棄物清運、環境清潔,疫情期間的消毒、平時傳染病媒蚊的防治,都需要清潔人員透過證照取得、或是一定的專業時數訓練才能上線。

然而清潔隊員的身分卻有些模糊,原本在省府時期有清潔隊員之管理要點及設置標準,不過87年精省後清潔隊員的管轄歸建到各個地方政府,也讓各地清潔隊員勞動條件不一致。

另外現行工會法規定,30人以上的組織才能組建工會,使得許多清潔人員人數較少的鄉鎮市無法籌組企業工會,無形中削減偏鄉清潔隊員對勞動權益的爭取及談判能力,也讓清潔隊員更迫切想透過身分立法為權益奠基。

載著廢棄物離去,留給民眾一個乾淨的居家環境,是清潔隊員對社會的奉獻。也期待在他們前方的清運路上,風險不再如影隨行。

(※ 李婕綾 張智龍/採訪報導)

全台敬老金大調查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