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露營場污水亂排沒人罰 身為露營者的我們可先做些什麼?

(攝影/梁駿樂)
近年台灣吹起露營風,露營場亦愈建愈多,全台已有逾1700家露營場,卻有逾8成是非法。而這些露營場污水都有經處理才排放的嗎?在營主把排污設備做好前,我們就只能袖手旁觀?露營者究竟可以先做些什麼挽救生態?坊間流傳用小蘇打粉代替化學洗碗精又是否個好方法?

露營場污水直接排到土壤 衝擊生態

根據交通部觀光局統計,截自2022年4月1日,全台有1701處露營場,其中合法設置的有218處;「違反相關法令」的露營場則有1402處,佔總體82%。這些露營場大部分地目上都屬於農牧用地,現行法規上不允許設置露營設施,換句話說,因此這些露營場都屬於違法設立,也就是普遍所稱的「非法露營場」。

既是違法設置,更難要求大部分「非法露營場」設置排污設備,加上處於偏遠地區,所在位置多半沒有下水道規劃,部分露營場會直接將污水排到營地附近土壤、河川,衝擊生態。

雖說可依《水污染防治法》裁罰違規業者,但時代力量立委陳椒華就直言,因為執法單位人力不足,還未見有露營場因污水非法排放被罰。

長期投身環保運動和非法露營場議題的陳椒華說,「這些露營場位於較偏鄉的地方⋯⋯現在有很多違法工廠、露營場,那你真正要管到污水排放,以我目前所了解,地方環保局的人力可能還是不足。」

露營場排放的污水主要是來自廁所、洗澡水和洗碗水。新竹縣是近年露營區建置最多的地區,記者走訪新竹山頭,發現有露營場流理台的污水直接排放,也有露營場的洗澡水排放到竹林地。

位於新竹尖石鄉的一處露營場,浴室的洗澡水直接排放到私有的竹林地。(攝影/梁駿樂)
浴室裡有提供一般常見的洗髮精和沐浴乳。(攝影/梁駿樂)

該營地負責人林先生表示,「林地它已經沒有土地利用價值了,那你說肥皂那些,因為我帳數少,使用的人也少,量也少,對土地會有點污染,畢竟是化學東西嘛,但是不會很多,我又不是說每天都接700人這樣子。」

林先生又認為,這塊竹林地屬於私有地,所以沒有問題。

不過,直接排放污水還是有違法疑慮;在《水污染防治法》明確規定:

水污染防治法 第32條

 

「廢(污)水不得注入於地下水體或排放於土壤。但廢(污)水經處理至合於土壤處理標準及依第十八條所定之辦法,經直轄市、縣(市)主管機關審查核准,發給許可證並報經中央主管機關核備者,得排放於土壤。」

台大環境工程學研究所童心欣教授進一步解釋,直接將混合洗劑產生的水倒入空地,確實會造成污染。「露營場一般來說就跟我們家庭污水很接近,所以常見的是排泄物,比如說有機碳、氨氮、磷,其中磷,最重要是來自清潔劑(如:沐浴乳、洗髮精、洗碗精)。」

她也補充,因為現在露營族群的活動習慣不同,產生的油脂也不少。

雖然林先生沒有對洗澡水做污水處理,但他另外花費約200萬開挖一區化糞池處理糞尿。林先生也點名,部分更早開設的露營區,是幾乎不處理排泄物,甚至會直接排到竹林。「雖然說沒有錯啦,人的尿對土地是有一定的滋養功用。」

手指指向的位置便是林先生露營場設置化糞池的位置。(攝影/梁駿樂)

排泄物不是屬於「天然」的東西?為什麼還要特別處理?

童教授指出,雖然河川有自淨作用,但由於台灣河川普遍都較短、積流量不夠多,不一定來得及清乾淨,「尤其是氨氮和磷,會造成水的優養化現象」,會破壞水體。

陳椒華也提醒,「現在水庫優養化很嚴重,這些都是飲用水,政府又要用花更多錢來做水質處理,水庫還可能會死掉,有些藻類會釋放毒素,所以不能小看露營區排污的問題。」

除了水庫可能因優養化而無用,優養化也會影響生物的棲息環境。童教授表示,「優養化會減低水中的溶氧,影響到魚類生存,像七家灣溪的櫻花鉤吻鮭對溶氧十分敏感。」另外,台灣特有種「台灣鏟頜魚」(俗稱:苦花)也喜歡棲息於高溶解氧水域。

台大環境工程學研究所童心欣教授。(攝影/梁駿樂)

除了清潔劑,清洗食器上殘留的油脂時,油脂直接排到泥土也會造成環境破壞。

林大發博士在台灣有5項水處理專利、畢業於中興大學土壤環境科學系研究所,任職於一間微生物開發公司的副總經理。他提到,「油脂進入到土壞本身會有氧化的作用,氧化之後會產生自由基,油脂會與土壤結合,會造成土壤硬化,除了會產生斥水性,油脂本身也會殺死土壤裡的微生物。」

新竹尖石鄉另一處露營場,流理台的污水在未經處理下直接排放。(攝影/梁駿樂)
流理台所排放的污水非常混濁,呈現乳白色。(攝影/梁駿樂)

陳椒華更指,有露營場會使用除草劑避免野草叢生,「其實要擔心除草劑的使用,大雨沖刷這些致癌物,也會到河川裡面。」

童教授也補充,「 它是廣效性,除了殺到原來要殺的草以外,它滲透到其他地方也會把其他生物給殺死,它會影響到魚類,其實對人也有影響,很多說法都說是人類致癌物。」

武陵農場花600萬建置4組露營區污水處理系統

位在雪霸國家公園內,海拔1千750公尺上的武陵農場是少數合法的露營場,副場長胡發韜說,武陵農場總共有282個營位,分為6大區塊,設置最大可容納人數是1128人,而污水處理系統更是以1200人的容量去設計。

胡發韜表示,露營區共設置了4套獨立的污水處理系統,並針對氨氮、重金屬及相關的菌類都有相關的處理。「確認相關排放標準符合中華民國的法規才排放,而且我們是採比法規更嚴格的標準。」

武陵農場副場長胡發韜。(攝影/梁駿樂)

放流水的排放會這麼嚴格是因為武陵農場附近的溪流——七家灣溪與高山溪是「國寶魚」櫻花鉤吻鮭的棲息地。

櫻花鉤吻鮭又被稱為「台灣鮭魚」,為台灣特有櫻鮭亞種,相當稀有且瀕臨絕種,對水質中的溶氧十分敏感。(攝影/梁駿樂)

胡發韜又補充,高排放標準除了是因為櫻花鉤吻鮭,還為免造成德基水庫水質優養化,所以武陵農場除了在露營區建置污水處理系統,當時還依環工技師建議,採用「A2O去氮去磷」處理工法設備,設置1座污水處理廠,處理包括國民賓館、武陵富野渡假村等,七家灣溪沿岸各個點污染源產生之污水。

污水處理廠在1994年開始蓋設,胡發韜說,據了解花費2千至3千萬左右,每年人事維護則大約花100萬,硬體更換費用另算。2022年並特別編列800萬預算更新硬體,以採用新的排污工法。

武陵農場設有污水處理廠,處理附近一帶的污水。(攝影/梁駿樂)

露營區的4個獨立污水處理系統則在2013年開始辦理改善,胡發韜透露,當時的建置成本約600萬,「當然是個負擔啊,其實就是秉持CSR社會責任跟企業責任啦。」

武陵農場露營區在配有4個獨立污水處理系統,並設置在地下。(攝影/梁駿樂)

能以百萬、千萬維運費為生態盡心力,但許多小型民營露營場經濟規模不足以投資高效能設備,營主甚或可能因此卻步,那還有什麼方法?

學者建議:現代式化糞池+生物過濾 還需源頭減量

考量成本,一般小型露營場可能無法負擔高昂的排污處理廠建造和維護費用,童教授建議,體積適當的現代式化糞池,加上生物過濾系統,就可以就地解決露營場的排污問題。

「兩大方向,一個就是建造化糞池,前面還有一個是源頭減量,在露營場不管是洗澡、洗碗、洗手都應該要用不會對環境造成問題的,比如說單純的肥皂,甚至可以請露營場,限制他們使用化學物。」除了肥皂,童教授也提到有「綠色標章」的清潔用品等也是不錯的選擇。

標有「高生物分解度-環保標章」、「絕不包含石油化學界面活性劑」的洗碗精。(攝影/陳博志)

林大發也提到,「若露營人數較多,單日產生污水量大,此時如果傳統化糞池容積不足,則會來不及處理水質,建議可改採『環保化糞池』,這是傳統化糞池的升級版,優點是可以加速微生物淨化水質速度,約24小時即可完成淨化。」

林大發特別重視微生物及酵素在環境污染上的應用,他也補充,「(環保化糞池)缺點是較貴,視乎體積數萬至數十萬不等、需要用電,且需定期巡查以維持其設備正常運轉。」可是相比大型污水處理廠,環保化糞池成本低了許多,且都有現成組裝好的,只需要請吊車送到露營場。

新式環保化糞池有三池,市面上有販售如上圖現成組裝好的,可以直接請吊車運送到營地安裝使用。(圖/羅布森公司(股)公司授權使用)

童教授指出,鑑於台灣的使用情境,建議在化糞池前增加「油水分離槽」(業界又稱油脂截留器),以攔截油脂,加強化糞池的處理效能。

林大發認同童教授的提議,他說,「露營區跟家庭一樣,除了有廁所污水外,還有『廚房污水』需要處理,廚房污水因為含有油脂⋯⋯油脂會抑制、殺死(化糞池有益的)微生物,大幅降低化糞池生物分解效率。」

林大發特別提到,「油水分離槽」的廢棄油脂最終去向也需要被關注,因為許多清運業者已不再清運廢棄油脂,衍生惡意非法傾倒問題。

只能袖手旁觀?身為露營者的我們可以先做些什麼?

「我們怎麼知道哪一家露營場有沒有做排污?畢竟不可能打去問嘛。」常聽到露營愛好者會說出這段話,多數消費者確實可能難以得知每家露營場污水處理得多徹底,但是我們都可以參與源頭減量。

坊間流傳不少對環境友善的露營方法,其中「小蘇打粉代替化學洗碗精」這個最為普遍。但童教授指出,小蘇打粉當然比化學「好一點」,但通常小蘇打粉用量都較多,因此可能產生大量碳酸氫根(HCO3−),導致污水鹼度很高,也會變成藻類的食物而促成優養化。

童教授建議大家可以購買環保署所推行的「綠色標章」產品,不過她也提醒,這些產品雖可被分解,但微量污染物(如:環境荷爾蒙、塑化劑)還是有機會回到環境中。可是,環境友善的產品還是優於化學產品。

環保署「綠色標章」的網站上列有所認證的產品,包括沐浴乳、洗髮水等等。(圖/截自環保署綠色生活資訊網)

另外,童教授又建議,在清洗食物器具時,大家可以先用衛生紙擦掉表面的油脂,以減少清潔劑的使用和減輕化糞池的負荷。

童教授表示,在露營場清潔食具時,可先用衛生紙擦走表面的油脂。(攝影/梁駿樂)

政府可以怎麼做?「綠色露營場」認證是解方?

可是,只要求露營民眾源頭減量並非長遠的辦法,非法露營場遍布台灣各地,陳椒華就建議短期來說,政府必須趕快輔導符合條件的營地合法,也可補助營主設置污水處理設施。另外,她也提議可以設置露營專區,以便管理。

陳椒華認為,「在國有地設置一些專區,輔導營主去那邊承租、去經營,一個鄉鎮可以設置一至兩個。」

時代力量立委陳椒華長期關注非法露營場議題,並提倡設立露營專區和專法。(攝影/梁駿樂)

除了設立露營專區,胡發韜與童教授都認同,露營場管理可以參考現行的「環保標章旅館」制度,由政府推出「綠色露營場」認證,吸引營主加強污染防治、綠色採購等,也讓一般民眾能透過網路系統查詢經認證的綠色露營場,尋找有合法排污的露營場。

以「環保標章旅館」為例,旅館需經過第三方驗證,以符合「旅館業」環保標章規格標準,查核範疇如:企業環境管理、省水節能措施、污染防治設備、一次用產品減量與廢棄物減量、綠色採購等,而且經審查通過後,才可以取得環保標章。環保標章旅館又分為金級、銀級、銅級三個級別。

胡發韜說,武陵農場的國民賓館得到「銀級」標章,館內均使用環保標章產品,包括浴所所提供的沐浴乳和洗髮水,而露營區則沒有提供任何清潔劑。

武陵農場露營區的浴室。(攝影/梁駿樂)

不過,露營者選擇露營場地時,首要考量會是露營場是否環境友善?有沒有做排污嗎?還是CP值、美景優先?到底「綠色露營場」要怎麼吸引顧客?

胡發韜就提到,綠色露營場可以搭配現有「環保集點」,就像武陵農場國民賓館現在就是1萬點折抵100元住宿費。

業者指無法遵循 陳椒華:公部門成立專法可能性低

「不管我們推薦他用什麼設備,如果環保局沒有辦法去稽查,或者是把它納管的話,再多的說明都沒辦法執行。」林大發補充,雖然目前有《水污染防治法》明定露營場不能直接排放到土壤,但該法沒有像其他行業,明定露營場的放流水排放標準

也就是說,縱使營主建了化糞池,甚至污水處理廠,但因為沒有明確的標準,營主不知道要做到什麼程度,政府也無法有效執法。

(攝影/陳博志)

陳椒華指出,雖然現在有「露營場管理要點」,但是它屬於行政命令、沒有法源、沒有母法。

而翻查「露營場管理要點」,裡面有關排污僅有:

「四、露營場開發及經營涉及土地使用、開發利用、環境保護、水土保持、建築管理、消防管理、衛生管理或其他相關事宜者,應依各該相關法規規定辦理。」

在新竹尖石鄉經營露營場的林先生表示,「如果要管理露營業者,基本上他是要設一個專法,這樣大家才有可以遵循。」

不過,長期提倡設立「露營專法」的立委陳椒華提到,「目前看起來公部門...觀光局沒有很樂意做這個部分。」她直言,成立專法的可能性非常低。

陳椒華說,現在最快的方法是在「發展觀光條例」加入:「露營場的管理應該設置『露營場管理要點』」的條文以此修法,讓該「要點」具有法源。

如果你關心這議題,你可以⋯⋯

  • 分享這篇報導給身邊會去露營的朋友們
  • 一起加入「源頭減量」行動,使用環境友善的清潔方法或清潔劑
  • 跟露營場主提起可以建設化糞池等污水系統
  • 主動暸解露營場合法化的情況,並在日後多支持合法露營場

相關新聞

專題|全台敬老金大調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