確診者現身分享親身經歷,思考台灣未來防疫政策【獨立特派員】

台灣疫情升溫,十多條不明傳染源有待釐清, 指揮中心表示, 維持目前防疫措施, 但大方向朝鬆綁前進, 不過三月中旬,中研院社會所展開社會意向調查預試,其中對於縮短國人入境居家檢疫天數,預試結果約有50.9%的民眾反對,如果對象改成外國商務人士,反對比例更上升到61.4%,顯示國人對邊境管制鬆綁依然有相當疑慮。許多人說,在全球疫情嚴峻的過去兩年多,成功防堵疫情的台灣是地球上的平行時空。不過隨著輕症化以及各國防疫政策的鬆綁,如何與世界接軌,將是後疫情時代,台灣社會必須思考也無法迴避的課題。

「19665是今天的一個新的個案,他是新北市的一個個案,是一位設計師,那平常都會騎車,還有搭捷運到各地的工地去監工。」2022年2月13日,在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發言人莊人祥的發佈下,民眾C先生正式成為了台灣確診病患中的其中一人。

C先生回憶入住專責病房的情景仍然記憶猶新,表示在當時一天大概會接300多通的電話,為了配合疫調及回答各個警察局與衛生所的問題,整體通話時間更是高達12小時左右。

根據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統計,今年一月以來,新冠肺炎感染者以無症狀或輕症為主,前五大症狀為喉嚨症狀、咳嗽、流鼻水或鼻塞、發燒以及頭痛,零星還有肌肉痠痛、嘔吐、發冷、腹瀉以及嗅味覺異常。

相較過往新冠肺炎感染者的中重症,甚至死亡案例,目前主要流行的Omicron變異株,感染者發病症狀與感冒症狀類似。不過即便病情輕微,C先生仍然因為擔心被他人知曉確診而備感壓力。

除了外界的眼光,根據目前防疫政策,確診者的密切接觸者,除了需要採檢,還會被納入居家隔離的管制對象。對周遭所造成的影響,也讓C先生心中有所負擔。

C先生說,在14天內全部跟自己接觸過的人都必須接受隔離,也因此造成許多人在工作上只能被迫停擺。此外也使得他們暴露在可能染疫的風險之中,也一併引起他們家人的擔憂。

專責病房的生活十分封閉,除健康檢測外的所有事務都必須由病患自理。(圖/獨立特派員)

選擇與疫情共存,新加坡放寬檢疫限制

而在距離台灣3094公里外的新加坡,同樣是確診者卻有著不同的境遇。2021年9月,69歲的新加坡總理李顯龍帶頭示範施打第三劑疫苗,也開啟與疫情共存的防疫模式。

旅居新加坡的台灣民眾賴昱頵告訴《獨立特派員》,在當地若症狀為輕狀,或是無感的話,只要在居家隔離72個小時之後再進行快篩檢測,待檢驗結果呈現陰性後就可以再次踏出家門。

在共存模式下,確診者不一定全數進入醫療體系。從公部門最新的官網指引觀察,症狀輕微的民眾,經過醫生評估,如果符合家庭恢復計畫,只需要在家隔離三天,第四天快篩呈陰性後就能出門。若結果持續陽性,就維持隔離到第七或第十四天,天數取決於是否接種疫苗以及是否為12歲以下兒童。

擴大疫苗覆蓋率是新加坡與疫情共存相當重要的一環,疫苗施打除了攸關活動範圍,沒有施打疫苗不幸染疫,衍生的醫療費用,民眾必須自行負擔。然而與疫情共存,並不代表放棄防疫,現今的新加坡社會依舊有社交距離、口罩令以及場所容留人數等限制。

新加坡公共場所中,依舊設有各式防疫限制。(圖/獨立特派員)

染疫已成日常,面對龐大確診數字不再恐慌

與疫情共存將近半年,新加坡目前每天依然約有萬人確診,旅居新加坡的台灣民眾賴昱頵笑說,其實大家都已經習以為常,如果周遭沒有朋友被感染,那表示他沒有朋友。

而在2138公里外的日本也有類似的情況,在今年的疫情高峰後,日本在三月開始放寬邊境管制措施,對於國內確診者,各個地方政府措施不同,不過基本採取分級原則。目前日本每天依然有超過四萬人的確診數,但民間已經習慣這樣的數字。

「大家會覺得說,其實每個人都有可能已經染疫,只是沒有症狀顯現而已。所以當真的聽聞確診的消息,自然也就沒有這麼的驚訝的感覺。」旅居日本的台灣民眾黃毓倫說,目前日本的措施是將嚴重病患安排住院,不嚴重的病患安排居住防疫旅館,而無症狀或者是輕者病患則是居家隔離。

此外黃毓倫也補充,雖然政府放寬措施,但社會相關防疫措施依舊執行徹底。不僅皆在公共場所入口放置消毒液體,飲食店的開放座位也相較以往變得更少,而座位與座位間的隔板設置也絲毫不馬虎。

日本每日確診數雖居高不下,但政府已開始放鬆邊境管制。(圖/獨立特派員)

防疫意識反增加緊張程度,台灣社會需更多包容

「至少在三月之前,我們完全看不到我們國家因為它的輕症化,它的普遍化,而在防疫政策上面有什麼改變。」中研院社會學研究所助研究員曾凡慈表示,就台灣現狀不管是中央政府或是地方政府的做為,其實都在告訴民眾新冠病毒十分危險。

大規模的採檢、匡列,甚至整個大樓的住戶全數送至集中檢疫所隔離,這些景象在Delta疫情期反覆在出現在媒體上,提高了民眾的防疫意識,也增加對疫情的緊張程度。

曾凡慈在2020年時訪談了40多位居家檢疫者發現,相較確診,更多人擔心伴隨而來的不確定後果。他補充,一旦在台灣感染,第二天就會出現在例行記者會中。而其所屬的國家、身份,以及去過哪些地方,都鉅細靡遺地被列出來並放大檢視,對病患而言其實是一個非常大的壓力。

隨著輕症化,除了檢視防疫措施,重新建構對疾病的敘事,也能幫助社會對疫情有更全面的認識。身為前確診者的C先生也認為,自己因為染疫的關係對疾病有了新的理解,不僅更了解應該要如何應對,也發現了有些事情其實並沒有大眾原本想得這麼可怕。

曾凡慈說,現在的台灣社會需要更多康復者的故事,讓更多確診、康復、回到正常生活的過程被人聽見。當有一天確診者不用再擔心被社會獵巫、排斥,可以大方地分享自身確診事蹟時,才會是疫情正式結束的開始。

(※ 李婕綾 張智龍/採訪報導)

九合一選戰解析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