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立波具戰略關鍵地位俄軍猛攻 烏軍民奮勇抵抗

俄羅斯入侵烏克蘭一個月以來,首都基輔、第二大城哈爾科夫及馬立波這3座城市,遭受的攻擊最為激烈。其中總人口約50萬的馬立波,遭遇的砲火最猛烈、損失最慘。但在斷水、斷電、斷糧、斷訊的情況下,馬立波軍民奮勇抵抗,俄軍損兵折將,更是加大火力猛攻。因為對克里姆林宮來說,馬立波不僅在經濟與戰略上具有關鍵地位,拿下烏克蘭國民衛隊亞速營的根據地馬立波,對俄羅斯總統蒲亭來說,更是具有報仇雪恥重大意義。

車臣軍閥、俄羅斯總統蒲亭的忠臣,別名「克里姆林宮戰龍」的卡迪羅夫,21日在他的Telegram網頁發布一段影片,稱旗下車臣士兵已抵達馬立波,真假國際媒體難以查證,但釋放這支彪悍大軍進城的消息,無疑恐嚇意味十足。

馬立波是俄軍首波進攻目標之一,地毯式無差別空襲、砲擊,將整座城市打成廢墟。20日晚間俄軍指揮中心甚至對馬立波下達最後通牒令,不舉白旗宣布投降,那全市僅存13萬人將全被貼上「新納粹敵意份子」標籤,被送上俄國軍事法庭受審。

然而,馬立波軍民依然奮勇抵抗,俄軍損兵折將,更是加大攻擊火力,遭歐盟外交和安全政策高級代表波瑞爾批評,俄軍行徑犯下了「重大戰爭罪行」。對此,英國皇家國際事務研究所的烏克蘭專家盧塞維奇指出,只要俄軍拿下馬立波,就能建立起俄國到克里米亞之間的陸橋,對他們將是一場重要的戰略勝利。

人們將屍體下葬於馬立波郊區。(圖/美聯社)

盧塞維奇認為,「馬立波戰略性港口的地位一直深受保護,過去8年與俄羅斯聯盟之間的戰事,馬立波更是深深介入頓巴斯佔領區事務。俄國的計畫是掌控這座城市,掌控連接克里米亞的港口,要為(城裡)人口提供多少(物資),他們不會放在心上,對那些從馬立波撤離的人,他們都將能入境俄國。」

戰前總人口約50萬的馬立波,是亞速海最大的港口,也是大型鋼鐵廠所在地,是烏克蘭出口鋼、煤炭、玉米的樞紐。

不僅如此,它還是烏克蘭戰鬥力最強最猛、亞速營的根據地。而亞速營正是蒲亭那篇出兵萬言書裡,必須為烏東一萬多條人命負責,他口中的所謂「去納粹化」的箭靶。

盧塞維奇表示,「馬立波是亞速營的根據地,他們有非常高的戰術與經驗,2015將城市從俄羅斯佔領下解放。我個人認為(俄軍攻擊馬立波)是為了報復這個營在2015年奪回了這座城市,蒲亭非常想要展現他可以拿回他認為屬於他的東西,所以我認為他想要在俄國電視展現復仇的故事,逮捕到亞速營的戰士。」

亞速營是一個極右派思想自願者所組成的民間軍事組織,成員近千人,他們擁抱極端國族主義、白人至上的意識形態,以NATIONAL IDEA(國家理念)2個首字母所組成的代表性符號,像極了德國納粹所使用的狼之鈎,被貼上新納粹組織的標籤。2019年美國國會一度企圖將亞速營,歸類為「恐怖分子團體」,但最後並未成真。

說來也是諷刺,亞速營有些戰士來自一個小型但活躍的極右派團體「右區」,核心成員都來自東烏克蘭,講俄語,早期的理念是主張「大小白俄羅斯」東斯拉夫民族大團結,也就是俄羅斯人、白俄羅斯人以及烏克蘭人。相較於烏克蘭正規軍的疲軟,亞速營在能源業寡頭伊格爾克羅莫伊斯基,以及億萬富豪塞里塔鲁塔等人的出錢贊助下裝備精良。2014年夏天與頓巴斯親俄分離主義民兵一戰成名,烏克蘭政府於是決定將這群極端國族主義者納入正規軍體系。

2014年英國《衛報》記者在馬立波的隨軍採訪,記錄下亞速營成員迪米崔對頓巴斯戰爭的看法,當時這位年輕的戰士說:「他相信烏克蘭需要一位強有力的獨裁者掌權,願意灑鮮血,但在過程中團結整個國家。」

2015年開始亞速營的勢力往政壇擴散,創辦人安德烈比列茨基成立「國民兵團」這個新政黨,擠進了國會,但2019年並未連任成功,他們與東歐各國的極右派勢力保有密切聯繫。

德國之聲DW採訪的斯德哥爾摩東歐研究中心政治學者安德瑞斯烏姆蘭德指出,「通常右派極端思想被視為是危險、會引發戰爭的。」但在烏克蘭情況正好相反,戰火讓一個邊緣的兄弟團體轉變為一股政治勢力,但他們在社會的影響被高估了,對多數的烏克蘭人而言,他們是對抗惡霸侵略者的人。

全台敬老金大調查

相關議題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