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國爸母爭監護權 8歲囡仔寫批予總統望留臺灣

淡黃色信紙上,八歲女童寫下,小英總統法官叔叔阿姨您好,我今年八歲,在台灣出生長大, 3月14日,我會被爸爸帶走,但是我想要留在台灣,跟媽媽阿公阿嬤一起生活,女童說,這裡是她熟悉的地方,如果被帶離開,心會碎掉,這起台義跨海爭女案,台北地院家事法庭在今年1月6日已裁定,由父親單獨行使8歲女童親權,這讓詹姓女子不能接受。

詹姓女子:「如果我沒有把監護權,就是讓他有共同監護的話,大概就不會有這問題,但是因為我當初有考量到,因為小孩,希望她可以有比較健全的狀態」。

徐立信:「身心俱疲啦,這是她覺得最大的一個感受,她會希望說台灣司法真的要給,愛自己小孩的媽媽一個公道」。


一直協助詹姓女子法律諮詢的民代轉述,兩造跨海爭親權以來,女子和小孩一直生活在不安當中,詹姓女子過去母女曾被富商反鎖在門外,還被潑水潑瀝青,但男方則指控,詹姓女子把小孩帶走讓他無法聯繫,對於這場爭親權大戰,律師分析,女方必須要舉證,男方有不適合撫養小孩的具體事證,才有可能抗告成功。

律師 林隆鑫:「媽媽在這個案件,在親權的官司上已經是輸掉了,那後續她如果想要透過其他方式,去把這個重新扭轉的話,她可能就是小朋友交付給爸爸之後,看看爸爸對帶小朋友,是不是有什麼不當不妥的地方」。

律師表示,雖然八歲女孩寫信表達意願,但爭取親權的母親仍必須舉證,男方確實不適合撫養小孩,不過以往"執行交付子女"案例,在現場都會考量孩童意願和心理狀況,不會真的"強制執行",若孩童和媽媽無法分離,就會擇日再執行。


 

相關新聞

專題|全台敬老金大調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