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圈暖化、風電奪地 北歐薩米原住民雙重受害

綠能是全球抗暖化所必須,挪威打造歐洲規模最大的陸上風電場,卻引發另一個環境與人權問題,因為它的人為開發與噪音,侵害了薩米原住民,原本放牧馴鹿的土地與傳統,法院去年裁定,兩處大型風電場不得再營運,業者不斷試著還想繼續協商,但原住民堅定要求,盡快拆除風電機,拿回土地。

荒無人煙的雪白山頭,巨大的風電渦輪機持續運轉,看在薩米原住民賈瑪兄弟眼裡都是傷痛。原本未經人為開發、沒有人類活動、馴鹿自由放牧成長的環境,已經全毀。

馴鹿牧民約翰賈瑪表示,「渦輪機發出的噪音也很大,停車位、道路、十字路口,大自然完全被破壞了。」

薩米原住民主要生活在暖化最快的北極地區,放牧馴鹿的生活深受氣候變遷所害,永凍土融化,植被與樹木生態都改變。如今,土地還以環保為名被徵用作風電場,向來弱勢的他們疾呼,綠色轉型不能以犧牲自然為代價。

因為人為開發摧毀環境,風電渦輪機巨大噪音,會讓放牧的馴鹿敏感不安,無法在地面自由漫遊覓食,已經導致族群大減損害生計,若改人工餵養則違反國際公約中保障少數民族,維持自己文化生活的權利。挪威最高法院去年十月裁定原住民勝訴,認定佛森半島斯托海與羅安兩處風電場的徵地修建跟營運許可無效,原住民的律師要求立刻拆除151個風力渦輪,業者還想協商。

「我認為對我們來說,這從來不是錢的問題,而是土地的問題。」馴鹿牧民霍坦說,「我不能接受因為花了很多錢,花了很多年去建造就如何,它還是違法的,就必須拆除。所以不是我們妥協與否的問題,這是法律的規定。」

風電業者發言人史提恩則表示,「下一步是尋求同意條件,讓我們在不侵犯牧民權力和未來馴鹿放牧的情況下,使用這些風電場。」

挪威政府透過國營能源公司參與,是這些風電場的最大股東,總共為境內六個風電場投資超過十億歐元,斯托海與羅安加上附近四個較小的電場,構成歐洲最大的陸上風電場,裝置容量1057千瓩,年發電量超過3400吉瓦小時,足以供應超過17萬個家庭所需。合作夥伴還有德國與瑞典的能源公司BKW,BKW面對爭議已經行使退出條款。

如何尊重法律、保護薩米人的權利,同時避免損害巨大的經濟利益,減緩綠能轉型,成為挪威政府的兩難。
 

全台敬老金大調查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