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定期監護還是終身監禁——精神障礙犯人的無家日【觀點】

示意畫面。(圖/美聯社)
近年來幾件殺人案件因為犯罪行為人患有身心疾病,讓身心疾病患者族群被汙名化。但身心疾病的犯罪行為人即便進入監所,也會有出來的一天;我們必須要問的是,在刑罰之外是否有其他手段,能防止這類的犯罪行為人,再次因為身心因素犯下錯誤。

(※ 文:王子榮,雲林地方法院法官)

殺人案件一直深受社會矚目,往往搶盡各大新聞版面,近年來幾件殺人案件,卻也因為犯罪行為人患有身心疾病,讓身心疾病患者族群被汙名化,而社會對於身心患者不友善的眼光,讓該族群獲得相關協助與支持更顯不容易。

特別是,隨著幾起備受關注的案件,例如嘉義台鐵殺警案,該案在司法程序進行中,曾出現過無罪判決的結果,判決理由提及行為人在行為時因為身心狀況而欠缺責任能力 ,但在民眾對法律適用不瞭解下,「奪走他人生命卻可以無罪?」的疑問迴盪心中,更重創司法的公信力。

然而,身心疾病的犯罪行為人即便進入監所也會有出來的一天;我們必須要問的是,在刑罰之外是否有其他手段,能防止這類的犯罪行為人,再次因為身心因素犯下錯誤。

無行為能力者,責任和刑罰效果成正比

要知道,刑罰的效果如此嚴厲,甚至能要處罰一個人,必須是這個人完全理解自己的行為,也就是認知到自己的行為(意識能力),進而依照所認識而為行為的能力(控制能力),這也是刑法責任能力立法設定的模式。而當一個人不是處於完全責任能力,如何能予以苛責,此時在刑罰的效果上則必須予以節制。

所以,當行為人因為身心疾病發作而犯下刑事案件時,立法者選擇減輕他的責任,所以才會有刑法第19條對於行為人「行為時因精神障礙或其他心智缺陷,致不能辨識其行為違法或欠缺依其辨識而行為之能力者,不罰。行為時因前項之原因,致其辨識行為違法或依其辨識而行為之能力,顯著減低者,得減輕其刑」的規定。

不過問題來了,即便病人變成犯人其實只是偶然,但代表他的身心狀況都非常不穩定,甚至產生了社會危害(傷害他人),對於這樣的危險性必須予以降低跟有效控制。此時降低行為人危險性的保安處分應是很好的對策,其中《刑法》第87條監護處分制度或許是一個方式。

所謂的「監護處分」,就是給予醫療協助,讓被告的狀況能先予以穩定,相信這部份對民眾來說很陌生,由於涉及刑事執行的程序,媒體與大眾早在一則又一則的新聞中淡忘。實際上,監護處分執行狀況或有差異,但都是盡可能讓患者的症狀穩定並培養病識感,進而規劃職能復健。

例如衛福部嘉南療養院精神科主任李俊宏醫師曾提到,嘉南療養院執行強制監護處分的模式,是先讓個案至急性病房接受急性症狀的治療,以求能讓症狀穩定,醫師會進行藥物治療、協助個案建立病識感;護理師則針對問題行為介入,提升現實感,教導情緒調節技巧、並協助適應病房生活;社工師則會進行家庭支持度評估,並連結社會資源,鼓勵家屬參與治療決策。

此外,心理師會針對個案的認知功能等進行心理衡鑑,並以各式心理治療技巧處遇協助其控制衝動,並認知自己的問題行為;職能治療師則會安排職能治療活動、協助人際關係的調適,這些措施都是在積極營造協助復元的療癒性環境,使其能建構穩定的社會關係、恢復職業功能。

無限次延長,監護處分或終身監禁?

然而,監護處分目前只有5年的期限,這對社會大眾的「安全感」來說來遠遠不足,對於監護處分期限的攻防也是這次《刑法》第87條修法的重點。

立法院臨時會中對於監護處分期限的修法,著眼在於目前5年的期間過於短暫,增加了延長監護的規定,每次為3年,對於延長次數卻不予以限制。除了司法院認為不斷延長監護,會造成終身監禁效果,顯然有違憲的疑慮外,其餘的眾多草案版本,則是贊成不限次數延長的修法方向。

實則,大法官在釋字第799號解釋就明白表示:

對受治療者長期於固定處所施以強制治療可能產生治療或療效疲乏效應,甚至使長期受治療者逐漸為社會所遺忘或甚至自我遺棄,進而難以積極護衛其自身之權利,故施以強制治療達一定年限時,是否繼續施以治療,應由法官重為審查決定。

過長的監護處分可能淪為無效的治療,也代表行為人在這樣的模式下並無法改善其危險性,就該轉而接軌其他的制度,而不是透過不限次數的延長監護處分期間,反而成為實質的終身監禁。

《身心障礙者權利公約》第19條規定締約國應「認可障礙者生活於社區、具有與他人在平等基礎上選擇的權利」、「國家應確保障礙者取得一定範圍的居家、居住及其他社區支持服務,包含支持自立生活與融入社區的個人協助,以及避免與社區隔離或疏離」。

公約所提不僅是願景而已,而是當一位身心患者最終還是要回歸社區、重新回到家庭,對於患有身心疾病的被告來說,一旦將其一直隔離於社會,就代表回歸社區、回歸家庭的那一天更遙遙無期。

無論是刑罰也好,或是具有保安處分的監護處分也好,都是希望人會變好,談的是社會復歸。然而,社會對於精神障礙的汙名標籤始終根深蒂固,在重大刑事案件中,卻讓罹患身心疾病的人與刑事犯罪產生連結,在大聲倡議社會安全網之前,或許得先好好面對社會大眾對精神障礙所存在的偏見——當病人成為犯人,其實只是命運的乖張捉弄,並非因果關係上的必然。

(​​本文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