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工台北大遊行 訴求開放自由轉換雇主

移工大遊行,今(16)日下午從台北車站出發前往民進黨中央,終點站在勞動部。移工要求修法開放移工自由轉換雇主。對於外界憂心一旦移工能自由轉換雇主,重症家庭恐怕沒移工願意照顧,勞工團體直言外籍移工與長照問題應該由政府資源介入。

「我要自由轉換!」兩年一度的移工大遊行,從台北車站出發,走到民進黨中央,移工高舉法律條文,要求廢除《就業服務法》第53條第四項,不得轉換雇主或工作的規定,讓開放移工自由轉換雇主。

印尼移工Siti說,「如果成功的話,大家可以比較簡單換老闆,這樣子大家也就是,他們更有時間休息,然後可以拿到薪水。」

印尼移工Fajar表示,「我在這邊8年多,如果我阿嬤阿公(雇主)走了,我們也不可以換雇主,為什麼台灣人可以很簡單換雇主,但是我們不行。」

從民進黨走到終點勞動部,移工在勞動部前架設圍籬,貼上封條,象徵因為不得轉換雇主的制度,把移工困在惡劣勞動條件的大牢籠,是奴隸化外籍勞工的最大證明。

不過,面對外界憂心一旦移工能自由轉換雇主,重症家庭恐怕會因此沒有移工願意照顧。勞工團體直言,外籍移工與長照問題應該由政府資源介入。

台灣國際勞工協會研究員陳秀蓮認為,「把外籍勞工正式納入長照人員去分配,而不是讓這些重症的雇主個別承擔雇主的責任,然後第2個是,還沒有這樣做之前,長照的資源應該進去跟這些家庭照顧的移工做搭配,那才有辦法真正解決重症雇主照顧重擔。」

因為不得轉換雇主制度,移工無法像台灣人一樣可以自由選擇雇主,如果遭遇不當對待,還得自己證明雇主違法才可以依法轉換雇主和工作。勞團強調如果移工可以自由轉換雇主,雇主也會有動力要去改善惡劣的勞動環境,否則將被市場機制淘汰。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