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靜儀中二區補選勝出 力攻「討厭顏家」、升級政黨對決奏效【特稿】

(圖/林靜儀競選總部)
台中第二選區立委補選結果出爐,民進黨候選人前立委林靜儀以8萬8752票擊退國民黨候選人顏寬恒8萬0912票,顏寬恒繼2020年以5073票敗給台灣基進黨的陳柏惟後,再度於同選區選舉中落敗,復仇失敗。

中二選區開票後,顏寬恒在沙鹿、龍井、大肚、烏日與霧峰得票數均輸給對手林靜儀,顏寬恒出面宣布敗選,並祝福林靜儀,希望林靜儀可以疼惜第二選區,為地方打拚服務。

學者分析,林靜儀的勝選,背後代表的訊息是選民討厭顏家、厭惡藍綠惡鬥而投票,不能解讀為對自身的支持。

後顏清標時代 中二選區多「五五波」

2013年顏寬恒代替入獄的父親顏清標投入中二選區補選,以49.95%的得票率險勝對手民進黨籍的陳世凱不到1%。2016年第九屆立委選舉,顏寬恒將勝負差距拉開到3%,最後以46.65%得票率略勝對手陳世凱的43.71%。

2020年民進黨則是禮讓「奇兵」台灣基進黨陳柏惟,最後以51.15%得票率成功搶進中二選區。事實上,在顏清標之後,中二選區立委選舉與罷免投票多呈現「五五波」的對決局面,這次補選也大致如此。

東海大學政治系教授張峻豪以書面向《公視新聞網》表示,中二選區長期被認為是地方派系的重要根據地,特別是沙鹿、龍井、大肚三區,一直是顏家的重要票源,而烏日與霧峰相較傳統台中縣區有較多的新興移入人口,較不受地方派系影響,被視為中間選民較多,且顏家無法在此區得到優勢。

張峻豪指出,烏日與霧峰的選舉人數較其他3區少約11萬人,民進黨要拿下中二選區,除必須要確保中間選民支持,也要深入顏家勢力範圍才有機會。

(攝影/陳祖傑)

「討厭顏家2.0」選戰策略 催出在地傳統票

在這樣的初始條件下,張峻豪分析,民進黨的選舉策略大抵維持前次陳柏惟能催出中間選民,並力攻地方上「討厭顏家」的勝選作法,但兩次選舉大不相同。

張峻豪說,2020年陳柏惟的當選,和當時「反中」、「討厭韓國瑜」氣氛有關,這是激出中間選民的首要因素,而當韓流退去、台灣人也似乎越來越習於中共的文攻武嚇,民進黨此次補選初期,只能偏重在激起「討厭顏家」的行動,例如以綁架鎮瀾宮、綁架地方選民等說法來炒熱選舉,他說這對中間選民的經營較無著力點。

張峻豪說,「討厭顏家」並不能直接催出中間選民,尤其地方在前次「刪Q」行動中以罷免表達出「討厭陳柏惟」的聲音,而公投結果也看不出中間選民參與其中,他認為民進黨力攻顏家的效果,只能對在地傳統選民較有影響。

張峻豪說,顏家長期深耕地方,服務選民不分藍綠,「討厭顏家」的選戰策略可能會激起地方選民對民進黨的反感,甚至激起顏家危機意識,進而強化「固樁」以至於「拔樁」,這也是雙方一直呈現五五波的主因。

衝高投票率 地方選戰升高為政黨對決

台大政治系教授王業立以書面向《公視新聞網》分析,林靜儀團隊在選戰策略上以全力拉高投票率,升高為政黨對決,鼓勵年輕人踴躍返鄉投票,選戰一開始,林靜儀陣營就採取「全面攻擊」的競選策略,從違建、土地、財產到顏清標過去的事蹟全面出擊。

王業立表示,此外,民進黨全黨動員,所有的大咖輪流來中二選區助選、掃街,拉抬聲勢,以彌補知名度不足以及缺乏在地動員的能量。林靜儀的勝出,代表這種全黨動員、全力出擊的競選方式,面對競選期間較短的選舉,的確有一定的效力,並且有效的刺激投票率。

王業立說,從另方面觀察,此也象徵著中二選區,近年由於外來年輕人口大量移入,選民結構轉變,以及傳統的地方派系動員模式逐漸式微。王業立分析,國民黨消極的輔選方式,讓顏家單打獨鬥,讓藍軍政黨票未完全開出,也可能是另個重要因素。

張峻豪表示,民進黨為了催出中間選民,選戰後期將「討厭顏家」上溯到更本質性的議題,例如把顏家的違建問題上溯到土地正義、顏家對派系政治的影響上溯到台灣的民主前景、顏家在地方上的勢力上溯到會讓台灣人看衰中二選民等,企圖以更高層次的口號來催出中間選票。

張峻豪也提及,民進黨黨內天王相繼到來,無論在中二選區內還是外,都團結一致要炒熱選舉,這除了將影響中間選票走向,更重要地,也是要讓綠營支持者願意返鄉投票,守住基本盤。

(圖/林靜儀競選總部)

選舉結果中間選民增加 藍綠基本盤續萎縮

相較民進黨猛打「討厭顏家」,並將其上溯到土地正義與地方派系以號召中間選民的策略,張峻豪認為,顏家在此次補選策略較為採取守勢,除了過往長期經營地方、以「陸軍」之姿鞏固選區外,在接連「刪Q」、四大公投的催票動員後,選民對政治參與熱度的降低,中間選民對藍綠反感提高,是顏家「保底」的基礎之一。

除此,即便中二選區有著前次「刪Q」成功的經驗,但罷免通過不必然意味可直接連結到立委補選成功,從國民黨總統候選人韓國瑜、朱立倫在中二選區得票率遠不及顏家來看,張峻豪說,顏家刻意保持和國民黨之間的距離,這在國民黨聲勢低迷之下,成為顏家「保底」的重要策略另一。

王業立分析,顏陣營策略在於拉低投票率、固守基本盤,不要升高為政黨對決,以刺激投票率,並強調長年在地服務的歷史、顏家為土生土長的本地人,並對對手的猛烈攻擊,採取守勢,視為抹黑手段,以吸引在地的同情票,讓對手全面式的攻擊策略產生負面反彈的效果。

張峻豪亦提及,此次補選民進黨採取「討厭顏家」的攻勢,要對決的,便是守方所等待「討厭民進黨」的聲浪;民進黨拉高議題層次、訴諸中間選民的攻勢,要對決的則是守方期望這段時間中間選民厭倦政治的「不表態」。張峻豪說,若以整體來看,民進黨傾全黨之力的攻勢,更是對決顏家原本就是以地方派系之姿,長期固守的政治地位。

張峻豪指出,從選舉結果來說,林靜儀的勝選不該被解讀為對自身的支持,代表的是選民因為討厭顏家、因為重視高層次議題、因為想擺脫地方派系而投票。

張峻豪分析,這場補選不但贏者是因為對方、輸者是輸給自己,他說,此結果更是延續了台灣近年中間選民增加,並多採取「負面投票」的現象,並顯示出藍綠基本盤的持續萎縮,藍綠陣營需要讀出這場選舉結果的背後訊息。

相關新聞